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今年清明

这次扫墓,跟去年这个时候一样,外婆刚经历一场重病。扫墓前个晚上我都失眠。   不同的是心情。每年我们都要翻山越岭给六位祖先上坟,整个家族全年也就是这个时候最融洽,开开心心,边吃边走。去年,任性,身心疲惫,走了一半便坚决停下,他们继续走,我躺在外公的坟上睡了一觉,把路过的大妈吓得要死,沿路折返再从山的另一面上来,看坟上“死”的是谁。我道了个歉,偷笑着飘了下山。   今年的心情带着幸福,尽管昨晚给邻居家的狼狗吠得睡不了,但心情就像今天的阳光,充满希冀和盼望。当然,这天,全家都给我和表弟逗得很乐。我和表弟的未来,也就是全家的希冀和盼望。

Posted in 纪念 | 4 Comments

晕史

牙痛持续了好几天,终于好了,接下来脖子又开始累。破罐子破摔,昨天从早到晚就吃了一碗粥和一个蛋挞,看什么时候能晕倒。晕倒的感觉很奇怪的,本来站得直直地突然倒下,头也没感觉磕过哪,也不会做梦,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晕倒过好些次,醒来都出了一身的汗。   第一次:幼儿时期,给刀砍了一下手背,看着白花花的骨关节挪来挪去,晕了,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可乐倒了一地,邻居家的小孩看着我发呆,我看了一下受伤的手背又晕了,   第二次:小学时代,身体检查,从手指头抽血,很紧张,给戳了以后爬在桌子上晕了过去,醒来吐了一地。   第三次:中学时代,在家的厕所里晕了,身体脱水,妈妈背着我走了很远的路去医院,想起那情景总是很感动。   第四次:中学时代,走着走着,那段走了两年的路一天下水道的盖子给打开了,小腿理所当然地陷了下去,拔出来以后骨头凹了点,边走边低头看着鲜红的血,晕了,醒来发现自己在饭堂。   第五次:中学时代,医院里身体检查,抽血,第一次看着红黑色的血滑过长长的罐子流进试管,一、二、三、四、。。。不知道走了多少步,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一堆头在看着我。   第六次:中学时代,骑自行车摔了,两个膝盖血淋淋,经验告诉我,我一定会晕倒。于是我拼命地骑车回家,在楼下看见老爸,老爸说:哇!流血!要不要扶。我说不用,然后就看老爸咚咚咚跑上楼了。我也拼命地跑,醒来的时候在二楼,身下的地板给汗湿了;我开始得用四肢爬了,醒来在三楼;继续爬,醒来, 四楼;坚持就是胜利,我狼狈地掏钥匙开门,向沙发冲去。。。醒来看见老爸在看着我:“涂点药再睡吧。” 我又晕了。   第七次印象最深刻,因为第一次痛晕:醒来的时候糊里糊涂,不知道自己躺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还听到潺潺的流水声,脚感到有点烫。慢慢我就恢复了意识,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湿透。我看着厕所的门,心里想,惨了,即使等下有人回来,也不会有人立即发现我;即使他们发现不对劲,踹门的时候肯定不死也给压死。。。站起来,站起来,我不断对自己说。我害怕死在厕所里;而且那样姿态不好。我扶着洗手池挣扎起来,十个指头感到了给烫伤般的疼痛,我才意识到是刚才洗手的时候晕倒的,洗手池给软塞堵着,热水漫过边缘溢到我的脚上并且弄醒了我。不是吧~~我赶紧用毛巾把地板弄干,要不南美的房间可要下雨了。郁闷,我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却要拧很多次毛巾。我跌撞地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伸手摸了半天才找到电话,打给Daeseok,倒,电话录音。。。。。。然后再清醒的时候就是Daeseok给我打电话,我在电话里有气无力地说,come back, I am dying.是的,当时我真的是想到了死亡,胃痛得浑身发麻。Daesok终于赶回来,他准备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候我立刻感到另一种恐惧,我叫他不要打,我说我害怕。我指了指抽屉,让他给我找胃药,他看不懂中文,我也无法撑起来,我只好努力地让自己发音:“Big bottle, brown pills.”靠!他找了一瓶八仙果。真是绝望,他把所有的药掏出来一瓶瓶的show给我看......十分钟过后,我的痛就舒缓了,并清醒过来.   我当然希望自己健健康康的,但我需要照顾才能感到自己存在。

Posted in 动荡 | 69 Comments

My laptop ya

我的笔记本,不论上网还是桌面图标的点击,反应速度比我十年前的586还要慢,比我以前拨号上网还要慢,快给气死了。

Posted in 日志 | 28 Comments

How to sleep?

My girl, my girl, don’t lie to me, tell me how did you last night? In the pines, in the pinesWhere the sun don’t ever shineI would shiver the whole night throughMy girl, my girl, where will the dream goI’m going whe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三年

失眠的人总是有很多时间可以浪费,很多话可以傻扯,很多事情可以胡思乱想。深夜正是思绪癫狂和放风的最佳时候。   今天4月2日。03年4月1日,愚人节,早上醒来突然想去西安,下午买了张火车票,给西安的朋友打了电话;听说张国荣跳楼,那时候没相信。晚上Lear睡在旁边,劝我不要去西安,一个人危险。第二天,4月2日,愚人节刚过,上了火车,张国荣死了,一切都是真的,西安的小学同学思考还是停留在4月1日,没敢来接火车,我由另一个很正经的朋友接了,当晚在一个很简陋的招待所,空气闷得要窒息,心里有很多问题,很慌乱。往后的几天一个人在西安逛,还好晚上有朋友陪伴,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记得临走前很不舍得西安和西安人,一个认识了几天的朋友戏说: 你是否愿意留下当北方的新娘。当时觉得好玩,现在想想,当新娘就当东北的更北更Cool.   04年4月1日,忘了干了些什么,日记里也没有记载,回忆里应该是一段灰暗的日子。   05年4月1日,又是一段灰暗的日子。   06年4月1日,Eygle在泰山,爸爸在西安;早上很早就因为一个噩梦醒了,起来收拾房间,洗床单,中午看电影,下午又做了一个噩梦,晚上呆在医院,十点晚饭,十二点给鹌鹑训了一顿,一点半躺下,三点多醒来,四点多起来,五点多写日记。   现在06年4月2日,清晨六点半,准备尝试睡会,接下来准备逃课。    

Posted in 动荡 | 52 Comments

失眠史

凌晨3点,噩梦醒来后一直没睡。   据记忆,我的睡眠问题从幼儿园秋游前夕已经开始,半年一遇:分别为春游/秋游前夕。那时候就是为了到郊区玩一下,赔上了多少个无眠的夜晚;   失眠多发进入高考备考期,一天六餐,营养过剩导致身躯迅速肥胖,但无法补充睡眠需求;   以后,大学,稍微有一点声音我都无法入睡,于是宿舍的姊妹迁就了我四年,要睡一起睡。大三,考商法前夕吃了三倍量的安眠药,无效,第二天考试的时候题还没做完就开始打瞌睡;某天中午为午睡吃了两倍量的安眠药,当时无效,在去教室自习的路上停下,随便找棵树,躺下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天色已暗,脑袋搁在书包上面,流了口水。   再后来国外,无数夜晚通宵论文或者备考,当时很多课安排在中午及下午,早上吃安眠药睡一下,某些夜晚在餐馆打工,日日夜夜不断乱倒,一年吃了三瓶安眠药,最后一个月的毕业论文搏杀,吃掉了一瓶。   工作一年多,还是随随便便因为生活上情绪的一点波动失眠。这周做了三次噩梦,同一个主题,惧怕四月。   其实能睡觉的人,真的很幸福。

Posted in 日志 | 46 Comments

都说要低调

今天在MSN见到鹌鹑,鹌鹑说:你的幸福有必要这样张扬吗?我顿时感到难堪,可是,不写的话,如果一天幸福没有了,我该从哪里开始回忆?当然,像鹌鹑所说,感情将来可能会变苦,对不起,忠言逆耳。。。如果真有这天,那是注定的,无论我再努力,幸福的意义也早就改变。 如果真有那天,那就是我活该。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91 Comments

Broke Back Mountain

看李安的“断背山”,感觉如同看“廊桥遗梦”般难过。把剩下的杜松子酒喝完,身体像发烧。难得好天气,不该看这么悲的电影。早上把房间收拾整洁,把床单洗了,在太阳下晾着,随微风轻轻地飘。爱情,谁都希望要自由和轻松。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6 Comments

性什么?

昨晚恶梦,梦里我哭得一塌糊涂,醒来的时候上身还抽搐着,Eygle还活生生,我舒了口气。在床上躺了一会,Coco来电,说BB生下来后她大出血,下午抢救。我听了便开始哭,哭了很久。Coco说:没事了,不要哭了,BB很可爱很健康。然后我又哭了很久,都分不出是担心她还是因为BB而太高兴了。我激动地说:谢谢你帮我把女儿生下来了。Coco郁闷地说:你这样弄得我很压抑,都快24小时了,我都没有感觉她是我女儿你就抢先感觉到了。这些年来我对BB的妈妈很怠慢,但我觉得我会很疼我干女儿的。   又是关于BB的事,前天去看Allly的BB。抱着BB我兴奋地说:今天我也要搞一个出来玩玩。Chris很不屑:说,你能生就是奇迹了。我们很奇怪地看着她,Chirs斜着眼睛看我:Julia是断臂的。听了我更是莫名其妙,问是什么意思。她解释:断臂怎么生孩子啊? 然后她看着S笑,S低声解释:同性恋啊,李安的电影。我差点晕倒,时至今日,还有人认为我和S是一对。抓狂!每天晚上S都会给我2-4个电话,还是不肯挂线的那种。这段时间她每天不断地诅咒我和Eygle分手,说我俩分手她便快乐。昨晚我真很生气,临睡前没听她电话。今天她申请调职,说不愿看见我,我一本正经地把她训了。她回自己的位置上哭,听说她哭了很久,谁逗她她总凶巴巴的。过了半个小时,路过见她低着头,不忍心,过去逗她,不到一分钟她便生龙活虎,追着我过来欺负。S是我见过最野蛮的女生,她依赖我,我也迁就她。于是大家都认为我们断臂。我一直想改变她,让她积极一点生活,可是,她给前老板,给家庭,给朋友都宠坏了。现在我都不知道该对她怎么办。再骂她我还是疼她的。   一生中给几个女人纠缠过,可是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我对女人比较Man,可是,我还是认为自己是他,世界上最温柔的女人。

Posted in 日志 | 50 Comments

莫名其妙的对白

A 作Presentation的时候我盯了他的袜子很久,直到我通知他入职的时我才跟他说:Er…请穿深色袜子。 A 疑惑地问:为什么要穿深色袜子,能不能穿白色?我从小到大都只穿白色的。黑色的有什么好看? 我只好告诉他:黑色皮鞋白色袜子,不得体   通知B做身体检查:甘先生,请保留明天的第一次小便。 B惊讶:什么? 我开始结巴:Er…请您明天起床后不要小便。 B惊讶:为什么? 我接着结巴:Er…明天体检要验小便。 B惊讶:那我明天起床为什么不能小便呢? 我继续结巴:Er…我…我担心你明天验小便的时候没有小便。 B惊讶:那你叫我怎么忍啊?一个晚上没上厕所还不给人家小便。。。 我的脸烫得快炸了:先生,你还是小便了再过来吧,不过验小便的时候你要有小便。。。 大家开始语无伦次,挂了电话后我突然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通知人家早上起来不要小便。   C作Presentation。我,Agency的总监,还有HR主管一排坐下。C从头到尾在诗歌朗诵,表情极丰富,声音曼妙,眼神扑簌迷离,当时我只能用四个字总结这位女士:十分变态。再看她头上的蟠龙云海,脚面打皱的丝袜,耳环,项链,玉镯,胸针……看得我脑袋发胀。我递了张纸条给坐旁边的总监:Faint! 总监也回了我一张纸条:Me too. 发问的时候,她身体坐很端正,但头稍微往下侧歪着,眼神翻上来含情脉脉地盯着我们的大帅哥,看都没看我和HR主管一眼。总监问她:你有什么问题要向我们提问呢?C 表情更加丰富了:呵呵呵,那。。。你认为我应该问你什么呢? 总监看了我一眼,看他精神不支了,问我有没有问题问她。我问:岑小姐您十分清楚您应聘的职位加班出差非常频繁,那您的孩子谁照顾呢?C: 当然是他妈妈。大家顿时感到奇怪,她不慌不忙接着说:他妈妈就是我。晕死。。。她一出培训室的门我就跟总监说:Short!   大家意见非常统一。

Posted in 职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