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6

想家了

昨天约了Eygle晚餐在外面吃,从家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的巴士才到建国门附近,晕眩。就是说你送我一辆法拉利,在北京我也不知道怎样开才算是开车。很堵,看来一辆自行车是必要的,将来找到工作了,就学Charles在上海时那样,先骑一段路,再转地铁。   Eygle带了我去Merrylin吃上海菜,撑得我不能走路,这家伙点菜的时候总不相信我已经不像当年能吃了。现在只有84斤,工作前还有94斤的,最后几个月的劳累使我的胃缩了。Merrylin的菜做得很不错,我喜欢那些Waitress的优雅和温柔,于是,我很努力地吃。Eygle扫着我的肚子说:BB。唉,再瘦我也有很大的肚腩和屁股,手脚都有叫内蒙人喊惊的肌肉。造物主是多么不公平啊。凭啥满街都是高挑的漂亮的MM?为啥就是让我当丑小鸭呢?不过丑小鸭也有人疼,我要过得很幸福很幸福,疼丑小鸭的人才会觉得值得。 爸给我电话,他在那头哭了。妈抱怨我几天都不给老爸打电话,说着她也哽咽,匆匆挂了线。Eygle给我擦着眼泪,尽管心里想起家会很酸,但是,我仍觉得自己生活得很幸福。Eygle给我买了新的手机卡,挑了漂亮的号码。以后每天都给爸妈发短信,让他们为我感到孤独,我心里无论怎样都原谅不了自己。还有外婆,不知道她怎样了,我知道,无论她的情况有多坏,他们都不会告诉我的。心里很害怕,连电话都不敢给她打。其实,如果大家都健康平安快乐着,物质生活,对我来说,真的可以很简单。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2 Comments

Rose rose rose

  昨晚北京堵车,他晚回了二十分钟,开门,一束玫瑰给送到怀里。快乐,说不出话来。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6 Comments

周末-呼和浩特之旅

上周五整天都阴沉沉,在家里最开心地莫过于接到Arise的电话,他说Julia你在北京找不到工作的话就过来泰国玩个够再回北京拼杀,包机票吃住。心动,很喜欢泰国。对于北京,暂时还觉得很陌生。收拾好行李,外面下起大雨。坐在出租车上,无奈地看着雨刮有节奏地左右左右,堵车,到他公司花了1个多小时。他从后面拍拍我的肩膀,把我搂住,心里放晴。   雨继续下,火车站,19:00,两个人说说笑,打打闹,时间过得很快。本来很兴奋,26年来从没有在餐车上用过餐。结果,这列软卧不设餐车,沮丧。8:06,火车驶出北京站,记得第一次坐火车是在16岁那年,也十年了,火车上发生着各种各样暧昧的事。喜欢坐火车,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喜欢火车悠悠的浪漫。而和他一起,只是四目相望,相拥而睡;站着的时候随时有个肩膀给依靠,有个怀抱给温暖。这简单而却足够让人满足。我祈祷他就是我的最后一站,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不要发生。   来到呼和浩特 一下火车我俩就兴奋得狂奔起来,内蒙古,我从来没到过的地方。跑了老远两个人才冷静下来,往相反的方向再狂奔。一出站就看到准新郎新娘。给娟一个拥抱,她先我和猫、小可嫁人了。看着她老公和婆家对她的情意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感动并且欣慰。   大召寺 我们只能在呼市留两天,于是这次的旅程跟内蒙古的大草原无缘。让我印象很深的是Eygle提及过的大召寺,寺里面充满烧香的气味,光线暗淡,宁绕着烟雾,我的心跳加快,怀疑自己内心深处的烦嚣有否给这里带来亵渎,深呼吸,我默告这里的佛,我不带恶意。。。拉着他的手,我想起了我们的相识,是由网上开始的,从关于和尚的话题。。。我笑了笑,看着墙上的轮回图,轮回,《智慧的能量》里有一段话解释其本质:只要继续在轮回中流转,将不断经验不满足与苦恼。思索一下,目前这个身体,带给我们多少烦恼。我们必须喂养它,给它衣服穿,费心照顾它,以维持健康。我们必须在阳野或工厂里做工,赚钱养它,并建造房屋为它保暖。经过一天辛苦的工作,身体十分疲劳,我们的心也因而感到沮丧。然而,不管多么保护自己,身体还是会生病或受伤。即使没有人愿意和这个带来不适的身体绑在一起,似乎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让我们脱离它而生存。这种无法自由选择的情况,就是轮回的本质。我看不到这些痛苦,也没想过要逃脱,只为今生能和你在一起,而来生可以再次相遇。   香衣草的气味 在酒店附近买了消毒液和浴盐。放了半浴缸的水,泡在薰衣草的香气里,不想多说,安静地躺着,温暖我的,不知道是水还是他的身体。记得以前宿舍的浴室里有个浴缸,我喜欢躺在水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喝啤酒,烦恼的时候还能潜在水里,在水里我便什么都听不见了,快要窒息的时候才从水里冒起,痛快。   内蒙人的盛情 内蒙人的好客,这次来深有体会。晓东的妈妈很热情,早在一家四星的酒店给我和Eygle订了个豪华套间。娟的婚礼被安排得很炫,司仪很会搞气氛,也特地给足面子我们几个广东人。给波波哥灌醉,因为我的妹子娟,我仿佛成了婚礼里最最快乐的人。还记得在婚礼的台上,我给新人和他,献唱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喝高了,站不稳,完全忘记自己唱歌有多难听。发生什么,一切我都知道,只是飘飘然,情绪早在控制之外。Eygle抱着我吻,模模糊糊听到他说话:老婆以后只能在我在场的地方喝醉,也只能醉在我怀里,谁也不能看你醉了的脸,亲你醉了的唇。。。他说了很久。。。我爱他这么说,也爱他这么霸道,我喜欢有人和我一起随心所欲地热烈,直至被激情焚毁。如果没有轮回的话,我就能活这么一次了。   婚礼下午两点左右就结束了,波哥喝得有点高,非要给我们订回广州的机票不可,我俩快要哭了,我们要回北京呢,火车票都买好了。波波哥说:你们来了内蒙就要接受我们内蒙人的好意!折腾了很久以后他让我给机场售票处的MM报身份证号码。我赶紧说:不好意思,我哥们喝高了,那MM脾气也好:没关系,再见。最后波哥又要我们留到周一清早,好让晚上去劈酒,我和Eygle再三再六地推辞,如果他不是要赶准时上班,我想在内蒙多呆些日子,为了好玩!晚饭波哥请客,说要为我这个东北人饯行。结果,我又喝High了。。。记得整个房间热闹得很。我能记起的高兴地喝醉只有三次,这天晚上、娟的婚礼、还有去年娟生日那天在广州的聚会,那是平安夜,半夜给Eygle电话,凌晨三点,那时候根本没想过我们会见面。   周一早上七点,我们又回到北京。

Posted in 纪念, 旅行 | 4 Comments

阴天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搬到北京的第三天

同样的时间,做好饭,换了衣服就下楼去等Eygle回家,今天我想站在离家更远的地方,因为我知道他会从哪个方向回来。。。   刚下了楼梯,低头看了一下鞋子,一抬头便看见一个笑得很高兴的男人向我狂奔过来,我尖叫了一声,用手捂住了胸口。在这个男人把我抱起之前我才反应出来那是Eygle。是我反应太慢还是他跑得太快呢? 我的心噗噗地跳了很久。Eygle转过身,叫我拉开背包的链看看里面有什么,yeah…是一只小熊,软绵绵的小熊,还绑着粉红色的丝带。Eygle说他的名字叫BB…然后其它小动物也给起了名字:小老虎叫东北虎,小狮子叫狮子王,鲸鱼叫小鲸鱼,他起的名字基本上没什么意义,于是狗狗就叫白雪公主。   每天晚饭后都要剧烈运动(很难解析是什么剧烈运动,反正不是那个),洗澡后我俩便开始了第一次的冷战,原因是他说过的事情没有做到,虽然是小事情,但是原则问题。关灯以后便没事了,我的原则,冷战吵架等要在当天睡觉之前解决,否则小问题慢慢就会变成大问题。   今天早上也没有大志找工作,再懒一天!!收拾房间,擦地板,洗衣服,买菜,接了很多电话,上网跟几个好朋友交待了我的北京生活。今天下雨,胡思乱想了一会,状态很快便恢复。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9 Comments

爱情-感冒

无聊中翻看了朋友网上写的第三部中篇,蛮搞笑的,很久没有看小说笑出声来,本来我也不看小说。 朋友的第二部小说我懒得看,而第三部的男主角,跟第一部的性格很想,或许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冷漠,骄傲,有情,无情,睿智,复杂而又单纯。两部小说对比,作者的语气是差不多的,但第三部比第一部带点武侠的味道。 还是写得不错的。嗯,朋友有个毛病,喜欢把女主角的胸写成C cup。太过分了,简直藐视了我们这些A-的,为什么A-成不了女主角呢?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Days unemployed

Dinner prepared in the evening, standing on the path he came home, I caught him walking towards me, dipping his head to, in arms, a bunch of flaming rose.  He’s sooooooo cute, With a black rucksack, as well as, in a black T-shir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无聊ing

Insuk 又怀孕了,我差点晕倒,三年两胎 啊。。。我算是服了Daeseok,倒立着佩服!   Ray的儿子应该有三个月大了,名字有一半是我给起的,想着便得意洋洋。   在我闷得慌之际,畅给我打了很长的电话,他建议我买份北京地图到处走走,然而他说完后叹气:“不过你买了也没用,我估计你看不懂。“ 不止一次,我被怀疑智商,于是很郁闷。今早Eygle出门前说:外面天气很好,老婆到外面走走。我嘴里答应,才不干!我心里知道,出门以后拐几个弯我便要迷路了。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1 Comment

Before I Came

试考完,也考砸了。出考场,感觉很晕。前面的题回答太细,后面还有30分论述题没做,还有的回答不确定。朋友问我为什么不抄,说培训中心在考的时候发答案。顿时脑袋发胀,不知道考这试的意义,白白浪费了几千块钱。其实想翻书的,可是不敢。 考试前夕凌晨四点吃了安眠药才睡,八点闹钟响的时候迷迷糊糊,发现旁边躺了个人,吓了一跳,看清楚,原来是Eygle,心很快安稳下来。 他来之前我吞吐着问妈我俩能不能一起睡,妈妈犹豫一下,批准。她跟阿姨收拾好我的房间后又准备收拾客房,我说: 一间房就可以了。妈看了我一眼,严肃地说:怎么这么张扬?你不能半夜爬下去,或者他半夜爬上来啊?差点晕过去。。。 过了两天她还给我们弄了十盒安全套,叮嘱我们一定每次都用。数了一下,120个,我俩互相看着,想像了一下,累! 临睡前,老爸说:你俩那个生活一定要节制哦,身体第一! 没准备他会说这样的话,出了身汗。送我俩去机场,爸的眼眶红了,转身上车就走,车开到收费站的时候,两个老人家不舍得,转头又回来了。当Eygle答应爸爸妈妈,爸爹妈姨,还有Record爸爸一定会对我很好的时候,我在想,这家伙说这话的时候是否不假思索?。。。。。。 行李很多,我在想,到了他家这些东西该怎样收拾?我该怎样开始新的生活?如果飞机一直飞下去,一直地飞下去,那样,很多事情就不用面对了,而我和他,就像这样的,一直快快乐乐的。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4 Comments

Weekend! Eygle is coming

中午Eygle来电,说周末来的机票买了,因为担心台风珍珠的影响,Eygle一直没把机票买下来。  平均每月见面一次,连续四个月;虽然Eygle总是说没关系,但我还是很内疚。Eygle可以做很多事情了,例如买很多的东西,例如每天都可以吃得更好,例如可以租更好的房子。。。我很感动,他力所能及的,他都在尽量地为我去做。精神上他也一直给我无限的支持。妈妈跟爸爸聊过天,中午吃饭的时候爸爸终于笑了,说要去机场接Eygle,显然他放心了很多。 很快我们就要两个人一起生活了,我没经历过一对情侣长期地单独相处,将来会遇到什么样的矛盾,现在我只能幻想。我有心理准备去面对困难和改变。我相信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问题都会有方法解决的。而我暂时最需要做的,是要调整“下岗”后的心态,用心学习,尽快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那Eygle的压力就会少很多。。。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