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6

麻烦男友 多情男友

经过一个晚上和两个下午的努力,我俩打包了大小共27箱家当。上下六层楼不下十次,扔了几十袋的垃圾,我的双手,洗手前像70岁,洗手后马上年轻了20岁,50。手腿发酸,但凝视着自己的战绩,我又开始崇拜自己。   傍晚,Eygle回家,如我所料,样子十分惶恐。   Eygle: 老婆你把干花扔了? Julia  :啊,这你还看出来啦?你说不要的。。。(害怕ing…) Eyge: 房东的!我在楼道里看到很多落花。。。(喘气ing…) Julia :  啊。。。   吃着饭,Eygle弯下身子吐骨头,“霍”的一声吐了以后,他把头凑近垃圾筒看了很久。 Eygle: 老婆你也看见了吧? Julia : 啊,你没有Sony的产品,我也没有,那线控耳塞谁的呢?(偷笑ing) Eygle: 不错!   吃晚饭: Eygle: 啊,老婆,你把我的鞋子都扔啦? Julia : 没有啊~扔了一对李宁的球鞋。 Eygle: 老婆呀,那是我的第一对球鞋啊,陪了6年了。 Julia:  啊,看破了个洞。还扔了一对很多洞的皮鞋。 Eygle: 啊,那是款式啊!几百块钱的。告诉我你到底还扔了什么? Julia:  扔了好多哇!不过放心,你MM们的情信都给你留着呢。在盒子里面放好了。 Eygle: 啊,谢谢谢谢,老婆真好! Julia:  嗯, MM还真多。。。对了,我还扔了你很多东西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家/装修 | 5 Comments

搬家前夕

4月30号,我第一次来到Eygle北京的家,感觉,房间很乱,灯很暗。 5月22号,Eygle的家也成了我的家。房间每天都整齐,灯,奇怪地在我心里越来越亮。每天我就在这等他回来呵护我。小小的房子,两个人的欢愉,很多朋友的回忆(http://www.eygle.com/archives/2006/06/friend_life_oracle.html)最初是我嚷着要搬家的,现在即将离开,我心里有着淡淡的不舍。Eygle无意中找到了他的第一块手表,叔叔送的,很旧,但仍然能走,嘀嗒嘀嗒地,握在手里,看着他的欢喜,我的视线模糊了。   明天就要搬啦,Eygle为我做的一切我都会感激,珍惜。

Posted in 家/装修 | Leave a comment

猫咪,相煎何太急啊?

我俯下身洗脸,Eygle站着,把漱口水吐在我头上。 我等着,他俯下身洗脸,我赶紧把漱口水吐在他头上。 两个人开始抓狂,互相泼水,好冷。。。 昨晚煮了个咸鸭蛋,臭的。 Eygle说咸鸭蛋都是臭的,于是两个人皱着眉把臭蛋吃了。 整个晚上我们都在呵气,他往我头发狂吹,然后告诉我:老婆,你的头好臭。 我一把按住他,用舌头给他洗脸,于是,两个人都变成了臭鸭蛋,并且出现休克症状。

Posted in 小趣事 | 4 Comments

Microsoft的信息安全峰会

今天跟着Eygle参加了Microsoft在中国大饭店的信息安全峰会,很开心哦,学习,开眼界, 主会场演讲 主题及嘉宾如下: 1:打造可信的互联世界- Steve Riley– 微软信息安全战略专家 2:网络犯罪现状—许剑卓–公安部公共信息网络安全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局副处长 3:宽频时代的网络安全—李志霄 –微软中国首席技术执行官 4:信息安全管治的重要角色—任家明–国际资讯系统审计师协会国际副会长   人我都不认识,但是各大主题我都听懂了。这场峰会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中午有自助餐吃。   Steve 演讲完毕,Eylge感叹说:这老外的英语口语真好! 我看在场的没几个用翻译耳机的,看来英语真的很很很普及了,难怪到现在我还没找到工作。   好不容易熬到自助餐时间,哇~~~好多好吃的,有中国菜,意大利菜,也有希腊沙拉。。。我故作优雅,实质上咀嚼得很快,幸好在场的都是中国人,而且绝大部分是男人,所以不会有人认为我很能吃。Eygle说:老婆慢点,我们有的是时间。我说:还有半小时就撤场啦!Eygle说:那我得再拿个碟子。不愧为五星级的饭店,好多帅哥厨师,秀色可餐哇! 不知不觉,我已饱得要吐。   饭店里有很多名店,LV, Gucci, Fendi…琳琅满目,我好兴奋哇,在广州逛名店的时候我总小心翼翼地 故作优雅,但跟Eygle一起,不自觉地很放松,指着这个那个大呼小叫,我无法解释这感觉。   Eygle: 老婆,我没钱。 Julia:   你有的! Eygle: 真的没有。 Julia:  想骗我?老公,CD哇! Eygle: 家里有,还有VCD、DVD,多的是。 Julia:  老公,Armani哇! Eygle: 他妈的,这么贵。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小趣事 | 16 Comments

打羽毛球

今天风很大,打羽毛球得猛抽,pia~ 球上树了;我拿起球筒就往上砸,球筒也上树了,噼噼啪啪掉下四五个羽毛球;Eygle脱下他妈妈亲手做的黑布鞋,郑重地交给了我;瞄准目标,我抛,鞋子上去就没下来了。郁闷!   回家的路上看到一棵树,绕着树和Eygle追逐,转了一圈两圈三圈四圈。。。。。。晕驼驼,想呕。再爬六层楼,我倒在地板上死了。   看来今天状态很差,昨晚也打羽毛球,也在房间里绕着桌子和他追逐了N圈,往后还很有力气地进行了斗牛,但今天的状态比较差,很累很累。

Posted in 小趣事 | 3 Comments

小事几则

昨天傍晚到家的时候天还亮着,于是跟Eygle在家楼下打羽毛球,想不到他的球技跟中国象棋日月同辉,一样差劲,好歹我也打过几年网球,正手反手正手反手,霍霍霍…半小时后Eygle气喘连连。真是太久没运动啦,天气热,躺了两小时也睡不着。突然Eygle的呼噜声没有呢:mmm…老婆… 我:啊? Eygle:老婆啊 我:怎么啦! Eygle:走! 我:吓? Eygle:盛饭去! 我:你醒醒!……   哎!心神不宁啊,想不到这人除了打呼噜还说梦话。   在招聘网看到一条招HR应届大专毕业生的,要求英语四级,我大喜,往下一看遂失望,要求是男生。我抱怨,Eygle平静地说,不去,可能招来搬东西的。Hia hia hia hia 还有昨天看他打了个冷战,我问他怎么啦?他说:冷! 我又问:怎么会冷呢? 他平静地说:太热了。这人说话特逗,记一个优点。     妈妈 今天妈妈给我发了两条短信,一条关于找工作的,另一条是关于做人的。妈妈说:君,做人要有大量,大方,要有信心。我想起非典时期,我戴着口罩上学校的医院参加集体体检,我给妈妈发短信,说全校只有我戴口罩,全世界都看着我。妈妈回短信:大家不戴你也不要戴,要注意个人形象。当时宿舍的妹子们看到狂笑。   妈妈的教训要铭记于心,做人要豁达,乐观。

Posted in 小趣事 | 2 Comments

又磨合

贪睡铃 被铃闹醒后觉得超困,懒床了很久,起来,才7:30,Eygle说,把闹钟调早了20分钟,那可以贪睡很久了。我晕,好困啊!!他偷笑。   差旅费 今天我自个出门,桌面搁了300块,嘻。。。一定是他给我打车的。。。如果我一个月去面试十次,那么我月薪可达免税3000了。   气死我 上午面试后找他一起午餐,下午还有一场。午饭后他送我去地铁站,我说好累啊,他把眼镜摘下来,放在我眼前晃,指给我看上面有我喷出来的唾沫,他说:看你蛮有力气的嘛,唾沫都能喷这么高。气得我犯晕。   优雅的女人 一道心理测试,Eygle从五类女人中选择了优雅的一项,于是我问他:“老公,我优雅吗?”问了三次他都没有理会我,最后他只回了我一个字:“Busy”, 于是网上的冷战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我俩都不说话,走在回家的路上,他拉起我的手,我抬起头,充满期待地看着他:“我优雅吗?” 他摸摸我的头说:“老婆当然优雅了。”我笑了。。。他继续说:“看你上身球衣,下身短裤,脚踩脏布鞋,多优雅!” 我开始浑身发抖。一起挖鼻屎,流口水,呵气,放屁作乐的日子,换来是一番冷嘲热讽,难怪男人都说情人好啊,情人什么都好,优雅啊,善解人意。其实我想,情人一旦变成老婆,一样地也会糟糠起来。   第一次吵架 不知道昨天的算不算吵架,反正大家激动地说了几句话后仇恨地盯着对方,沉默,在MSN向朋友投诉,分开洗澡,上床,关灯。我知道我很蛮横,本来两个人开开心心的,自己莫名其妙地抓狂起来。不过我没有后悔自己的无理取闹,我知道他在乎我,他就会照顾我的感受。得在这里向Eygle说声谢谢,对不起。关灯,他把我扯进怀里,紧紧地抱在一起,“老婆,我只爱你一个。” 这话很简单,但对我来说很重要。我需要他不断地提醒我,在我感到困惑的时候。请看到日记的男生都学习Eygle,其实女生真的很脆弱,需要她爱的人随时关注她,爱护她。Eygle是很体贴的男人,也很Cool,很Man,尽管他也喜欢撒娇。   不过,不同男人疼自己女人的方式是不同的,这点我得说一下,感到实在就好。还也许,我和Eygle处于爱情刚开始不久的阶段,他尤为热衷于温柔。。

Posted in 小趣事 | 9 Comments

What is my moment?

Yvette’s diary:   Malibu is sweet, sweet enough for the happyness, but too sweet to fit the bad mode, to forget the pain.  unlike the white lable Vodka, not tasteful, and so it’s perfect for the moment.   What is my moment?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Farewell

昨晚柔柔、小可、Eygle和我四个人一起看超女,我还是第一次看现场直播,觉得蛮感动的,但不至于我会追着看,除了爱情,平静和团聚,我似乎已无欲无求了,这是悲还是喜?   今天中午Eygle拉我们去吃韩国菜,送小可到火车站以后,柔柔、Eygle和我三个人去了西单逛街,晚饭柔柔请我们一伙人在麻辣诱惑大搓一顿。很喜欢这餐馆,气氛妖娆,诱惑,食物的味道很好。   北京今天下大雨了。   柔柔明天就要离开北京,说实话我比较重色轻友,来北京一个月,老只跟Eygle呆在一起,很少跟她沟通。终于在她要走的时候我感到不舍的难过。听着她在对面房间收拾行李,偶尔看看她,我心里酸酸的,尽管她是要回杭州享受她的幸福和团聚。没有如果啦,就在这祝福她和大师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吧,希望柔柔开心,平安。    

Posted in 聚会 | 13 Comments

凉爽的夏日。。。。

小可坐在地上写报告,背靠沙发,笔记本随着她的姿态呈60度张开,小可打字的动作就像给肚皮瘙痒。   我午睡醒来,干净的地板,冷快的房间,红颜知己。。。真舒服。。。从冰箱急冻层取出来的可乐放在阳光下半小时了,冰该化了。于是在阳台企图打开瓶盖,啊~~~~~~往后退了两步,迅速关门,透过玻璃看见可乐高高兴兴地像喷泉一样四处乱喷,哇啦啦,哇啦啦,哇啦啦。。。。。。三分钟过后,大瓶子里剩下一条大冰柱。。。一地可乐,Eygle说,那你们只能趴着喝了。  

Posted in 小趣事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