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6

Sunday

周六凌晨三点多才睡,第二天10:30一觉醒来,望着挂在墙上画,赏心悦目啊!索性两个人躺在床上观赏,嫌不够过瘾,于是两个人便在画边作赋。Eygle的书法值得一赞。   《冷月红梅》– Eygle与Julia合作            清辉冷月  红梅傲雪         或映长空  或占花魁         或在咫尺  或隔天涯         一心相系  自此不移     《柿柿如意》—Eygle题:诗酒赏心 书画悦目 美景良辰 世间所稀     我的作品– Lunch: Salad,  Sausage,  German Cheese, Eggs and Porridge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我设计的Eygle

昨晚和Eygle聊天到凌晨3点,今晚意犹未尽,边喝红酒边赏画,然后又开始试今天买的衣服。他不准我抽烟,可是今晚他竟然陪着我,于是我和他一起抽了来北京后的第三支,喝了杯咖啡。   他仿佛摇身一变了,我觉得他很帅。为他新建的相册http://photo.163.com/photos/julialovesthailand/62934022/      

Posted in 日志 | 10 Comments

去南新仓 买国画

在同学Ken的提议下,我和Eygle去了南新仓溜达,位于东四十条的皇家粮仓兴建于明代,迄今600多年历史。我有点难以理解的是,政府已经把这整条胡同租给了画家和商人,粮仓给装修成画室、酒吧、餐馆等。我们再来迟一步,就看不到最后一间粮仓里面的原貌了。整条胡同很快将被现代的文化笼罩起来,不伦不类,真有点可惜。关于这个遗迹,Eygle有更好的文字叙述:http://www.eygle.com/archives/2006/07/nan_xin_cang.html   继续坐713往南走,去了趟潘家园,非常大的古董市场,我是懵懂,分不清珍品和赝品,所以光看不买。   我终于理解Makovic说的Sauna day了,冷了几天,北京今天终于开始回热,傍晚我和Eygle已经累的不行。回家前竟然在华堂泡了两个小时,给Eygle买了些衣服和国画。国画是抽奖中的,但要自己出装裱费,1300元。Eygle说,很值得。我觉得他喜欢就值得吧。   http://photo.163.com/photos/julialovesthailand/61378843/   RMB 360  《柿柿如意》片断     RMB 260元 《冷月寒梅》片断     RMB 680一套 《牡丹图》之《国色》片断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Film:《无痛失恋》

今天下午连续看了三部电影:《可可西里》《骄阳似我》《无痛失恋》。在第三部电影中,我过分入戏,以至Eygle回家时,我已失魂落魄,电影结束后,延续很久,我处在在半知觉的状态,情绪非常糟糕。Eygle喊了我很久,看他焦急我也无法回过神来。直到Eygle把灯亮了,我才慢慢清醒,泪流满面。 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我可以相信,一部电影,甚至一首歌,真的可以杀人。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308777/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震撼的可可西里

刚认识 Eygle的时候去看他的博,有一篇文章叫《震撼的可可西里》,当时没在意。看到柔柔的留言,我心里偷笑,也觉得没什么震撼的。   看完电影《可可西里》,从一开始我的心就被揉成一团,到电影结束,我差点伤心死了。生活在那里艰难,要保护可可西里的藏羚羊更加艰难。可是勇敢的巡山队以无私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与凶残的狩猎者斗争。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他们以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国家对保护可可西里的重视。藏羚羊的数目也开始回升了。   可可西里,藏语的意思是:美丽的山川,美丽的姑娘。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养鸡

童年的体验会影响一个人整生的主观思想。例如看到大公鸡,我马上会想到,它的冠又红又大;早上天还没亮,人正睡在紧要关头就开始叫晨;它尾巴的毛可以拔下来做毽子;会追着人琢,还会飞。 Eygle新年回家的时候在零下三十度拍了很多他家大公鸡的特写给我看,说这只大公鸡很凶,但很会保护母鸡。我也觉得大公鸡很可爱,五一去的时候,想看看。阿姨说,唉,本来以为等你们回来杀大公鸡给你们吃,谁料死了。我实在觉得太可惜,大公鸡煲老火花生汤是很补很好吃的。Eygle听了后很是生气,说我喜欢大公鸡只是为了吃。现在看回大公鸡的照片,这小帅哥怎么会得病呢?   母鸡 看到母鸡我就想到把手伸到它的肚子里,毛茸茸,很温暖;闻一下手指,臊臭的,鸡味十足。黄色大母鸡翘起来的屁股很肥美,鸡蛋都是从那里出来的,生蛋以后它们总果果果地叫。   我们家断断续续地养着鸡,七八个母鸡挤一平方的洗手池底下;自从搬到农村,对鸡来说,生活可真是大大改善,椰林树影,风生水起,绿草如茵,真是个好地方。但一定不能飞过鸡窝旁边那道铁栏。 从前养过一群鸡,它们都在轮候等入锅,会生蛋的自然留在最后。它们总从铁门缝里钻出来,跑到小花园到处撒野。老爸只好弄了块铁网,加固,弄了一个多小时,刚转身,鸡又越过一米高的铁网,从铁门缝里钻出来嬉闹。老爸骂了一句他妈的,又花了一个小时把铁网加高。最后老爸发现,母鸡最高可以跳两米,那实在没办法了。   最后剩下的两只鸡关系很好,它们总呆在一块。一天妈妈说:爸爸,你今晚下班杀个鸡煲汤给女儿喝。那天晚上我们喝了鸡汤,可是妈妈发现鸡窝里还有两只鸡,觉得奇怪。老爸说傍晚去捉鸡的时候发现它们站在铁门上聊天,摇来摇去都不下来,想想它们那么好朋友,杀掉一只,另一只就没伴了,怪可怜的。老爸只好跑到菜市场买只鸡回来煲烫。   最后两只鸡是怎样死的呢? 早就说过,一定不能飞过鸡窝旁边那道铁栏了,其中一只母鸡淘气飞过去,当场给四邻居的狼狗逮住。等母亲一个战步冲上前,用力敲了狗头一下,把它抢回来的时候,它已经被吓得木鸡一样,笔直地站在地上发呆,歪着头,嘴巴张得很大。到了第二天,它的嘴还张着,不吃饭,也不玩。另外一只鸡也傻傻地看着给吓呆了的伙伴。第三天,老爸索性把两只鸡一起杀了。   留着记忆里的另一只鸡 家里后来养的一批鸡中,其中一个最出类拔萃,它能每天躲开七条狼狗,走过八间屋子,找九邻居的鸡玩,然后傍晚六点左右一定自己跑回来,从容地撞开小花园的门,从缝里钻回鸡窝。它是一支芦花鸡,所以特别容易认。每次出去玩之前,它都先在家里生下蛋再走。所以,我们都喊它乖乖鸡。那一届的鸡,留下的也就只有它,不舍得杀,最后送到外婆家了。我说过,只要它活着,它就要留着。四年了,乖乖鸡现在还被好好养着,每次到外婆家我都会去看它一眼,它总是那么悠然自得,快快乐乐。  

Posted in 纪念 | 2 Comments

我养过狗的

我养过三条狗,一只狼狗,两只菜狗。关于我的那只狼狗,我没印象了,只是老爸十分喜欢他。因为它是狼狗,老爸冀望它能长得想一邻居和二邻居家的两只猎犬那样彪悍。   关于一邻居家的猎犬: 白色的猎犬,四岁了,听说现在还是处女;她长得非常高大,傲慢,到处惹事生非却百战百胜。尾巴翘得很高,从来不摆。   关于二邻居家的猎犬 德国种,巨大,凶狠;绑在树下,一个路过的老人家轻敌,躲避不及,被它咬了;所有骑车路过的人都要拐道;它太凶了,见到我就狂吠,在空中扑来扑去,终于有天,喉咙发炎,打了几天针;它喜欢和主人的三菱吉普赛跑,终于有天成了车下亡魂。   关于四邻家的狼狗 母的,对邻居都很友善,只要来了陌生人就开始凶猛,喜欢与一邻居的白狼狗干架,屡战屡败。 大家都养狼狗,所以爸爸也疼爱自家的狼狗。养了两个月,我们家的狼狗夭折了,我在广州上学,不太清楚。   关于我的两只菜狗 谁见了它们的照片都说它们长得丑,包括Eygle和Dr。这让我十分伤心,因为我喜欢它们。其中一只叫嘻嘻。它长着越来越像猴子,也因为特别内向,从来不给我和爸妈摸,也就不得人心,我要抱它的话得飞扑,扑到了它也不咬我。于是,它从来没有洗过澡,也没进过家门,只呆在小花园里。它神经病的,见到邻居男主人回家,它就扑过去抱住那叔叔的大腿,亲热得不行,于是,我们一家常常很恼火。想打它又打不着,它倒每餐回家吃饭。   另一只狗叫宝宝,也是神经病的,见到我就傻了,追着我,追得我很烦,追到了就舔我,乱跳。我家的猫见到宝宝就开始又怕又恼火,宝宝看见猫咪便安静下来,蹲着很疑惑地看着猫咪,猫咪的毛都竖起来了。,我们只好赶宝宝出去,宝宝在门外呜呜的叫,很想进来。有时候它成功地溜进来了,又给我骗到门外去,它追着我,我冲回屋子里面,赶快关门,它便在门外用鼻子和爪子撑门,我知道它只是想我疼它。因为这样,往后它死了的日子我想起它,便热泪盈眶。   宝宝活着的时候我们便送给邻居了,名义上是邻居的狗,它看都不看邻居一眼,它老跑到我们家的院子里玩,吃饭,睡觉。邻居也准时喂狗,于是,嘻嘻和宝宝都两边吃。嘻嘻一直绕着宝宝转,宝宝的喜怒哀乐几乎成为嘻嘻的喜怒哀乐。暑假过后,我也回广州了,后来电话里听说宝宝死了,嘻嘻那天很忧郁,在宝宝的尸体旁边等了很久,然后就很戏剧般离开了,谁也没有再见过它。   我现在还有它们的照片,宝宝笑着,嘻嘻很呆。后来家里就再没有养狗了。

Posted in 纪念 | 3 Comments

体检

假如真的进了AxG, 我们以后就要像今天,早晨7点就一定要起来。 往日总让我破口大骂BJ 的公交车,哇!今天才真正让我目瞪口呆。双腿没上车已经开始发软,蜂窝般的人群让我泄气。   地铁!过了检票口后我便以每分钟10来米的速度被往前推着走,面对此情此景的老外,一定十分理解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一列车缓缓停下,车上黑压压的全是人,每一个都眉头紧锁,吱~ 的一声门开了,车外的人蜂拥而上。我刚抬起一只腿,马上就双脚离地了,从门口一直飘进车厢中间,每个人都零距离地亲密接触,不只是零距离!一个变 0.8个了。惊呼声不断四起:不要挤啊!。。。一个男人的公事包在被夹在空中,手吊在下面,不经意看,还以为他那么幸运抓到了地铁的扶手。看大家拧紧的脸,我忍不住笑了,控制不住,一直笑了两站地。这是典型的幸灾乐祸,我身处其中,也乐在其中。公事包男也开始笑了起来。还好我没吃早餐,否则,食物会连同我的胃,一并从口里被挤出来。。。   终于出了国贸站,天下起雨来,好冷,还没拿伞,到了友邦我已经变成一只鹌鹑。战战兢兢地进了体检室,里面很温暖,很大很舒服。 老医生让我在沙发上休息,给我倒了杯热茶,我喝了她再倒,我喝完她又倒,弄得我不好意思;护士很温柔地给我登记,告诉我抽血后可以吃桌上的巧克力威化;年轻一点的医生给我体检,摸着我的肚子,很和蔼可亲地问了我些问题。突然间,我热泪盈眶。10:30,要去医院拍胸片,我依依不舍地离开。  

Posted in 职场 | 9 Comments

真假福娃

晚上穿了阿姨给我俩做的布鞋去散步,他的是黑的,我的是花的。 还抱了福娃去,上天桥的时候有个小伙子冲上来扯我们的福娃,说要看看我们的福娃长什么样子的,于是我们开始对话:  Eygle :喂,干嘛! 小贩 :借我看看,我那也有卖福娃的。  Julia :我这个是正版的!78块呢! 小贩 :我的才卖20。  Eygle :你的是假的!(紧扯住福娃的脚) 小贩 :给我对比一下有什么不同。 Julia :你的比我的更丑。 Eygle :看完没有啊?(双手扯住福娃的脚) 小贩 :行!你要的话给电话我。  Eygle :你的肯定不一样。 小贩 :是啊,可是我的便宜啊!。。。(我俩晕倒) 我对另一个正在被城管赶的小贩说:喂!我来找你的呢! 城管: 你卖玫瑰啊? Julia :我俩买的! 小贩: 你找我?  Julia :是啊,对比一下。 城管: 快收起来走。 。。。。  Eygle:我们的福娃不要冒牌的伙伴!

Posted in 小趣事 | 4 Comments

该死的面试

昨天施奈德公司电话我面试,问:请问您是不是xxx? 我又犹豫了:我si, 请问您 xi 哪位? 没人说话了,仿佛双方都陷入了无限的沉思,我忽然间感到打击,我平常不是这样的! Schneider    :您应聘我们公司的 Internal relationship specialist (对方结巴) 是吗? Julia            : 哦,shi 的。。。(往后我拼命的卷舌)   约好时间,舒了一口气。后来我便闷闷不乐,我恐惧,恐惧高跟鞋、恐惧公交车、恐惧问题的重复回答、恐惧普通话。尽管Eygle说,我是如何的举止优雅、美丽动人、亭亭玉立、大方老实、持家有道、弹指神功、东方不败、铁掌水上漂。。。越说越离谱,不理他了。Lost! 想家,想念自己的语言。我会说普通话的,只是很多时候我的感情无法表达,而已。   上床关灯,跟Eygle说了很久的话,后来他睡了,我辗转难眠。第二天起来,看看镜子里的我,像个福娃。干脆破罐子破摔,连妆也不化。我不想去!!!终于到了将台路,问了好多人,没人知道施奈德大楼在哪,包括几个出租车司机;打电话给HR,三次都没人接,我眉开眼笑,回家!我第二次放弃我第五个面试机会。   回家前,情绪失控,忍了两个月,终于我要买我的衣服啦!    

Posted in 职场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