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Everything under control ?

后天才是国庆,但北京的交通提前一周已经比平常更疯狂,下班没有两个多小时是回不了家的;上班也一样。所以最近乘出租车的心态日益健康,心不急了,肉也不痛了。乘公交车也一样,站两个小时也不骂了,有时候还边看书边笑看旁边喋喋不休且站且骂,甚至坐着也骂的人。这是乐观啊!我还发现自己只要不是空调车就能看书且不晕车。何尝不是一种进步?我,有救了。 另一个同事比我还迟半个小时,我没有幸灾乐祸,领导也没有严肃地说,有时候,苦难是无需要陪伴者。 中午吃饭,我自个在日式面馆吃,点了一大碗豚骨面、一大碟日烧鳗鱼、还有一大碗红豆撞冰山。同方桌的其他六个陌生男人唰的齐看着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也是能吃的。吃完那烂鬼冰山后有点冷,还咳嗽,我知道不该总勇往直前的。 下午物业派人来喷蟑螂药,问是否方便,我心里想:好,同归于尽。 最后,请大家关注一下来自新华网的一则消息(关键字:农民工、精神病人、流浪人员): 奥运会期间北京将劝返农民工?毫无根据 新华社北京9月27日电(记者汪涌 张雷)在奥组委27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奥运立法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周继东说,目前关于“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将会劝返100万农民工”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周继东介绍说,北京作为一个开放的城市,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在奥运会期间,会以更加开放的形象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所谓劝返农民工这样的说法毫无根据。 周继东表示,北京市政府坚决贯彻执行中央和国务院关于保护农民工合法权益的政策,依法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这也是对农民工在北京做贡献的一种认可和肯定。 另据了解,北京市政府正在研究奥运会期间如何管理精神病人、流浪人员、乞讨人员的问题。周继东说,北京市政府已经提请北京市人大订立精神卫生条例,这个条例主要是为了维护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使他们能够得到及时的救助和治疗,同时也防止精神病人的行为给公共安全带来危害。 这我放心了。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从诗里行间感受哲学家的情欲—摘自《周国平文集》

“当她的酸性的欲望 穿透我的生命的盐碱地 我的哲学松弛了 宽恕了犹大也宽恕了上帝”                 —-《嫉妒与宽容》节选   “屋檐下 我是你的风雨衣 你系上钮扣 明白这雨要下一世纪”                  —- 《阵雨》节选   “在你和世界之间 我是弯曲的黄昏和醋垂直的视线 或者是一只铁锚 你被乖乖地靠了岸   在世界和我之间 你是弹性的阶梯和温暖的门户 或者是一枚分币 我押上一生的赌注   在我和你之间 世界是柔软的石头和结实的种子 或者是一丝遗憾 我们不需要牧师”               —- 《给L.Y.》   “我成熟了 向诞生我的神秘走去 把生命还给女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艺术、音乐会、演出、美食、阅读 | 2 Comments

26岁大寿

一大早准备起来上班,发现自己上半身动不了,暗暗高兴–颈椎又犯病。哈哈,不用上班。不过,真的很痛,只能卧床。   Eygle请假陪了我一整天,才发现,他坐的蛋炒饭很好吃。   下午他的书从昆明速运到家,将近300斤。满地狼藉。还好,屋子很快就备收拾得整整齐齐,只是不知道,那两个书架什么时候会倒。   一同寄来的,还有Eygle的相本本,和一本本情深款款的初恋、二次恋、三次恋。。。日记。我一边读一边笑,Eygle十分难为情。还有一大堆的信,Eygle主动提交进行安检,全部过关。其实我只看了一封家书,阿姨给Eygle写的,很感动。   今天收到很多朋友的祝福,还有Eygle的珍贵礼物,如下图(小鸡鸡已被Photoshop,我的!不给别人看!):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上周末悠闲过度

周六中午约了丹丹和师兄在朝阳公园野餐,傍晚跟他们道别后我和Eygle又从公园的另外一侧进去散步,好舒服哦,艺术雕像、喷泉、湖、风筝、花朵、荷叶、半黄的树叶、微风,还有笑脸。夜幕降临后,我们还借路灯打了半小时羽毛球,开开心心的。 上了巴士我就在后门旁边占了位置,马上睡着。Eygle拍拍我,到站了,他说:老婆啊,你刚才睡觉的时候嘴巴张成这样了,看,这样,哇靠,一群经贸学院下车的学生在围观。。。 我马上被气得精神抖擞。 周日,我们登上了德胜门,两人相视而叹,亏了;接着又去了宋庆龄同志故居,说到这,我就要八卦一下了。 李敖在电视节目里揭爆了孙中山鲜有人知的秘密,众所周知,孙先生倡导“天下为公”, 可是当年他却被长子孙科要挟,如果孙中山不让他当广州市市长,孙科就要为其生母热烈祝寿,提醒普天下孙中山还有个前妻这么一回事。李敖说,孙中山怕他的心肝宝贝宋庆龄吃醋,只好忍辱负重,成全了孙科。 我在怀疑这件丑闻的真实性,毕竟是家丑,又如何给外扬的呢? 傍晚沿着后海走,我们都累了,在破破烂烂的百年老店爆肚张落脚,Yeah, 它的羊肚仁虽然是贵了点,但真的很好吃哦,服务员也很Cool,看上去脏兮兮的,从头到尾只说三个字:几位?坐!我给Eygle拍照他也站在后面看着镜头。我的问题重复了好几遍,他根本不搭理。不过呢~ 生意好得很。 吃完饭精神抖擞,可是一上出租车马上又睡着了。

Posted in 聚会 | Leave a comment

2:40 P.M.

2 sleeping pills left   训教~ 听日又要只抽。   专家话,人蠢就要老实;我话,人蠢就要更醒目!   醒D啊~我地广东人吾系东亚病夫!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Happy Birthday~

凌晨12点,收到Lear的短信,很高兴,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跟她一起在广州,去年明天的中午在香港,晚上到了泰国,再晚点,我们在Victorias的酒店公寓楼顶游泳,喝酒。朋友还在Anna’s cafe给我庆祝了生日。真的很开心。今年的生日,不知道会怎么过,我不想到明天,还有明天的明天,还有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12点,Eygle抱着我,哼着跑调的生日歌,我把头搁在他脖子旁,眼角的泪还没有干。Eygle说,我辞职后他就请假陪我去旅游。我很想去东北他的家玩,欺负他家的牛牛和鸭子。中秋节,我和Eygle分别得到了三盒月饼,一盒雪糕月饼留冰箱里,等冬天带给叔叔阿姨吃,然后爸爸妈妈元旦过来北京也可以吃到;三盒快寄到吉林,给叔叔阿姨、姐姐还有姥姥。国庆回家我们也带给爸爸妈妈一些礼物:两盒月饼、一副水墨画、一本<深入浅出Oracle>、还有两盒药贴。 昨天半夜从噩梦中惊醒,心扑通扑通地乱跳,很久才平静下来,想上厕所,可是仍然很害怕,想叫醒Eygle陪我,听他呼噜呼噜的,不忍心。只好自己去,穿过客厅的一路黑漆漆的,心又扑通扑通起来。 今天下班,801在快线上以每秒1米的速度,且戳且走,弄得我两股颤颤,几欲先呕。情急之下,我想起了Office,我顿时心生不安,忘乎之于堵车。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2 A.M.

一分钟前结束了一个长途电话,通话时间56分钟,我听着反反复复的几句话,还以为是电话录音。 朋友醉酒,胡言乱语。 我无言,也是反反复复几句话:别这样了;你真傻。。。 那边是酒吧,那边的日子,我很久没那样过了。   Eygle已经熟睡,卧室像火车站一样。整个屋子在呼噜声中摇晃。昨夜凌晨三点,整瓶子最后的两片安眠药被吃完了,另外一瓶,剩下四粒,不舍得吃完。听着他打呼噜,其实我心疼的,喉咙多不舒服啊。 他最近很累,上周日晚上陪他去一个大客户那恢复一个数据库,因为对方需要备份数据的原因,加上我们去的地方已经是五环之外很远很远的地方,回到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凌晨,北京的交通依然很差,到处都在施工。望着车窗外,握着Eygle的手。Eygle言:谁说不能带着老婆闯荡江湖的?《东邪西毒》里洪七的名言,出在Eygle口中,我觉得既搞笑,又甜蜜。   昨天收到M寄给我的礼物,一只雪白的圆溜溜软绵绵的海豹。有两张卡片,其中一张签满了旧同事的名字和留言;来了北京,M第三次给我寄东西。去年的旧历生日,也是他为我暗暗准备了个很热闹的生日派对;情人节,他送我花;他要给我买Ipod;我存在,我离开,他为我做很多的事情。有这个朋友我是幸运的,我心怀感激。   Eygle给了小海豹一个名字,叫雪球。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很多上司,悲喜交集

今天Wend比较严肃一番话,说得我的心情很阴郁。我不知道她是心情不好还是不喜欢我。 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Judith夫妇说要请我和Ally午餐,答谢我俩预备酒会的努力。本来以为是工作餐,心里有点紧张,打了腹稿,准备在餐桌上总结酒会前期工作的一些问题。Judith订了东方君悦酒店里的"Made in China" ,TMD贵,我们只吃了一只北京烤鸭、一碟拍黄瓜、一小碗鸡胸肉、一小碟菜花、一碟炒豆角、三杯矿泉水、一杯青岛啤酒、四个雪糕,买单—1200人民币。。。抢钱啊~ 午餐的两个多小时,Judith和Jean没有提到任何有关工作的事情,只是谈着美国和中国文化的差别和有趣的话题。很开心地吃了顿饭,我的心情终于放轻松。Judith夫妇今天回美国,互相吻别,有时候我觉得跟外国人相处好像更容易。。。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今天很倒霉

我不迟到的时候大家都没到,甚至不到。。。 我迟到的时候,大家都来齐了。。。 。。。。。。 当Judy表扬并感激我时,我差点哭出来,因为我的笨拙,让她受了委屈,她还要跑来安慰我。 在这里,我得听所有人的。可是,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他们想要的总不一致。 好像我怎么做也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明天的在希尔顿办的酒会将会见到很多名人,我很害怕,真心话,我真的不想去。 救命。。。救命啊。。。救命啊。。。

Posted in 日志 | 9 Comments

我的一些乘车经验

北京,过了周末再回到街上,马路一下子膨胀起来。 当坐公交车成为你上下班的必要,你就必须掌握一些乘车的技巧。 最初在北京,坐公交车我只会怨天尤人,不屑于抢座,往往站到情绪失控之余还晕车。我还是明白适者生存这道理的,既然大家同坐一辆车,别人抢,你则也要抢,反正谁也不认识谁。 以下是我的一些乘车经验: 1. 高跟鞋、套装、手袋。。。都放在Office;上下班一定要穿悠闲; 2. 背双肩背包,准备好MP3/MP4,有趣的书,零食,备用电池。 3. 到了车站就要进入备战状态,不要交头接耳,不要分神,紧盯来车方向。 4. 目标进入视线范围后,你就要根据车速、司机的神情和周围的大环境作判断:公家车将要停车并开门的位置. 即使需要小跑,你也要尽量在开门前站准在门的正面. 5. 车卡不要挂在脖子上,拿在手里,一上车便要朝位置冲去,必须记住,刷卡只能成为你顺便的一个动作,否则位置会被从后蜂拥而上的人群抢去。 6. 尽量不要坐最前的几排,因为往后要是有老弱病残上车,你也就得让座。 7. 倘若抢不到位置,那就要靠后天的努力了。这时候需要你准确的判断,一般来说,不要站在抱着大背包行李的人旁边等位,因为一般他们都是去火车站的,以713为例。也不能站白领旁边等位,因为他们几乎都将和你一块下车。一般,730、801、小35都那样,一到国贸站或者大北窑就空了。 8. 要是沿途有公园或者医院,你可以尝试站在老人家旁边,他们要么就上公园,要么就去医院。 9. 你看见坐着的人睡觉你就不要站他旁边了,快要下车的人不会那么拽的。 10.可以站在小学生旁边,一位他们一般不会跑到老远上学,一般都是按居住地点上本区域小学的。

Posted in 职场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