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和Eygle的恶战

昨晚Eygle开会,我在佳程二层等了他一个半小时,Hannah一直陪着我等。和Hannah聊 天,觉得她才是小天使。她描述着和Lele的爱情生活,我仿佛看见了我跟Eygle的十年 后,应该也是快快乐乐的。Hannah说我来北京以后,Eygle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但其 实,也许Hannah从我的日记看到的,刚好是Eygle工作外的另一面。 前晚半夜惊醒,梦里我在痛扁Eygle,挣扎了很久才醒来,舒一口气。 我告诉Eygle,看我多疼你啊,做梦也不舍得打你。 他很不屑,说:你还没打过我啊? 我说你真的很小气啊,认识10个月才打过你三次,记那么久。 第一次打他在我们刚见面,我吃得很饱,挺起肚子,他不假思索地摸了我的胸。我大恼,使劲打他手板。 第二次打他在小可面前,他坚持说希特勒当年屠杀犹太人有正当理由。我很生气,在他大腿手臂上乱打。 第三次打他在大腿上,啪的一声,他比我还恼火。 错觉上我老欺压Eygle,可是他也没少欺负我: 例如,昨晚我们在被窝里放了些屁,蒙上头,看谁能憋,他憋一会就把头伸出去了,却死活不让我出来; 例如,他总是在吃完大葱后往我的鼻子猛吹气; 例如,刚吃饱饭他就抱起我旋转,直至我喊救命,他把我往地板上一放,天旋地转,想呕; 例如,他老嘎吱我,让我痒得死去活来; 例如,我在看电视,突然闻到酸臭酸臭的,猛地发现鼻子底下半厘米,他举着他脚丫的 。。。。。。

Posted in 小趣事 | 5 Comments

爬香山

今天心情很好 张开双臂冲下山 我像飞了起来 他也飞起来 他说 我的双臂是一对翅膀 小天使的翅膀 我们对着山谷大吼 他拉着我走过很多困难 从出门到回家 我们经历了整整12个小时 累得要崩溃了 回家的时候,Eygle背起我上楼 伏在他的背上 我像是一只羔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与联机的朋友进行交流,请使用 Live Messenger; http://get.live.com/messenger/overview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5 Comments

入冬了

昨晚愉快地入睡了,做了些不愉快的梦。10点,Eygle轻轻地起床,我突然间地醒来,扭过头看着他。 然后我开始收拾房间;Eygle做饭、扫地、擦地板;今天天气真好 :) 下午两点开始又睡了,中途醒来,看见Eygle也在我身边睡觉,轻轻地说着梦话:咪咪啊。 然后我又睡着,一直到天黑才醒来,我俩笑着,好像是冬眠。我收拾好书包,准备明天一大早起来爬香山:有猪肉干、酸奶、饼干、奶酪、山楂和酷儿。   北京入冬了,很冷。第一次在北方过冬,还有一个相互取暖的男人。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3 Comments

问题的解决

有关“如何才能解脱”的问题,于前夜得到技术上的解决:三粒安眠药 + 无数只跨栏的绵羊 一直到清晨六点半Eygle起床到公司集合去Team build我才直觉地醒来。Eygle摸着我的脸蛋说继续睡宝贝,然后到7点20分,我才醒来。中途竟然没做梦!不过我是梦游着打车去公司的,实在站不稳。 前晚洗澡后Eygle没有给我擦“大宝”,我钻进被窝他便抱着我,然后便开始呼噜。哼哼!!我往他的鼻子一咬,解恨!没擦“大宝”我浑身都干燥得痒,翻来覆去睡不着,Eygle没办法,只好起来给我擦,脸上流露出无奈。其实我想,这是多美的一份差事啊。现在每天洗完澡蹦上床后,他都得给我仔细地摸护肤露,我这个南方人的皮肤,刚入冬就开始抗议了。 对了,感谢Hannah MM的推荐,大宝又便宜,又滑。我一周用一瓶。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大家都喜欢调情

昨天跟猫发短信,她说:“嘿,看着一个女同事正享受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的调情。” 我回忆了一下,调情爽啊,从脑袋的晕眩到大腿的酥软,感情如盘古初开。往下发展,新的一轮纠缠就要展开,一发不可收拾,爱恨交加,欲罢不能。总比和自己的另一半聊得热烈,真是有感觉!对劲!来电! 调情成功了,伟大的爱情就从婚姻或对恋人的背叛中诞生,太玄了。像默多克、像杨振宁……他们的年轻女人啊,真是妙手回春的高手,老大爷的孩子都能怀上。杨振宁和我的师姐翁帆,默多克和Dr的师姐邓文迪等,真是生育超人!!! 感情的事大家都控制不了,男人情不自禁地边爱自己的老婆,边把舌头伸进别的女人嘴里,又把手伸进女人的胸襟,内裤;女人也不甘示弱地倒在别人怀里。 为了保护婚姻,Fesco本期的电子周刊建议婚后的男人女人进行相互暗恋、低调地调情。说这是婚姻的泡腾片,既可以永葆激情,又可以依靠成人的理智不在肉体上出轨。这难道是高见? 不忠的苗头,应该在被点燃之前扼杀,Alice说。听着,我感动的热泪盈眶。 虽然说啊,我跟Eygle的爱情也是从调情开始:从各自在对方的网站留言,到MSN上唇枪舌战,然后躲进被窝聊电话,直至千里迢迢地见面,每个月约会,然后我来到北京,住在一起。。。。。我们自始至终是纯洁的。Eygle说,除了跟你,我不跟任何人调情。但愿,我们永远能这样纯洁下去,我就有那么一辈子,我就只有你那么一个可爱的男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与联机的朋友进行交流,请使用 Live Messenger; http://get.live.com/messenger/overview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如何才能解脱

没有人会像我,随时崩溃。。。。。。我憋着呼吸,憋死自己,憋死梦魇,憋死记忆,把所有自己通通憋死。 昨夜凌晨两点,没有力气了,也没有了意志。起来吃药,继续躺了很久,Eygle抱着我,我流着泪,这好像是一辈子都治不好的病,没有人会像我一样想到这也是宿命。很多事情我都无可奈何,尤其是对自己。 如果还有一个自己,那么我会跪在她面前,求她在我脖子上深深地划一刀,于是我倒在地上,不断抽搐,开心地笑,因为从此我可以沉睡。 终于模糊,我和朋友走在童年上学必经的路上,突然一切变得苍茫,看不见尽头。我的朋友开始失去颜色,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如同马路一样变得模糊。天旋地转,有人在我耳边大笑,我开始呼唤Eygle,喊他来救我,不断地喊,哭了,很大声地哭,喊Eygle来救我,说我好害怕。 我猛地挣开眼,Eygle在摇着我的身体,我哭着,喘着气,拍着胸口,Eygle问我醒来没有。。。我回答了他。

Posted in 动荡 | 5 Comments

梦 屁股

前天半夜又被Eygle摇醒,朦胧中听见自己在呜咽,Eygle拍着我,叫我快点醒来,不要哭。今天清晨六点惊醒,问Eygle是不是有贼进屋,Eygle说没有,他陪我上厕所的时候我的心还怦怦直跳。回到床上Eygle给我讲半夜发生过的事,他说我半夜拿起他的手摸自己的屁股,于是他就开始摸我的屁股,心里觉得很奇怪,随后进入梦境。。。。。。他还在想我为什么要让他摸屁股,并且在我的背上画了九匹马,我数了数只有八匹,他找来找去,发现我的屁股有个马蹄印,原来其中一匹马飞走了,准备腾空的时候踹了我屁股一脚。。。。。。然后他被我的呼叫弄醒了。 真玄,到底是先摸屁股,然后有马蹄印?还是先有马蹄印再摸屁股呢? 我很努力才想起昨晚的情形,其实是:我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床的中间,怕Eygle睡得太偏会掉下床,我就挪了下,抓起Eygle的手,把他拉到身边,然后我就侧过身,入睡前的确感觉他摸我屁股,可是太困便睡着了。后来听见很大的响声,我便醒来,可能真的给马踹了一下。我问Eygle是不是有贼进屋,然后Eygle陪我上厕所。

Posted in 小趣事 | 7 Comments

李老爹大搓了一顿

今晚Kamus请客在李老爹大搓了一顿,庆祝第N次跳槽成功。认识了很多新的Itpub朋友和他们的MM。老朋友还有Cooly, 600一对。桔子、蜥蜴都没来。 香辣蟹很好吃哦,还看到了600家三只可爱的贵妇狗狗。今晚热热闹闹,很高兴。为了降火,回家吃了很多雪糕,现在肚子痛了,小公主活该。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AIG杯国际网球元老赛

昨天天气很冷,和Eygle大早去天坛转了一圈,下午匆匆回家睡觉,一直到晚上7点才起来。冷冷的天气抱着睡,皮肤烫烫的很舒服,醒来后借着窗外透进的灯光看一切都美好,玩了一会起床炖排骨吃,又精神又醒目,把椰汁西米露煲糊了。   今天山长水远又赶去了先农坛网球馆,其实,国际元老网球赛,90岁的国家元老–万里先生,被搀扶着出场,听说他也要打,真是冒汗。因为要捧Olin场,我没有去看万老比赛。有点遗憾没见到吴邦国和吕正操。Grace说,因为AIG赞助了曼联4000万美元,曼联明年年中也会来北京,到时候我们也要Social,我精神为之一震,但随之而来就是迷惘。   晚上Kamus请吃饭,所以现在要停止进食。

Posted in 职场 | 2 Comments

北京之夜

AIG赞助第二十届北京国际元老网球邀请赛。半百万的赞助费有十四张纪念晚会的门券,很意外Wendy送给我一张,于是我有机会跟AIG的其他高层一起出席。   晚宴在“北京之夜”举行,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代表,还有一些国家元老,例如原北京市政协主席白介夫,坐在我旁边的长方桌。全场有几百人,每六个人一张长方桌,跟我同桌的不知道是什么长,频频有人来敬酒,每当有人问我是谁,旁边日立公司的高层就会告诉他们,我是赞助方的。我只好点头微笑,举杯答谢。这种场合,我变得特别木纳,一直想着米米,想回家,我觉得自己举手抬足之间流露着胆怯。   晚宴在歌舞表演中进行着,背景十分瑰丽,舞蹈的排场让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叹为观止,尽管身在黑暗之中,不送到嘴边都不知道自己吃啥,但眼前的舞蹈和国粹(京剧舞蹈、变脸)确实豪华得让人赏心悦目。其实这些舞蹈都掺进了西方风格,也许这也是中西方文化融合一种表现吧。   同一个办公室还有很多同事没有票,那么说,Wendy对我还是好的。

Posted in 职场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