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昨晚漫漫长夜

一周内Eygle煲了五次土豆炖排骨,现在他每天主厨,Julia实在有口福。 这整周工作都很忙,我的睡眠这些年来都有问题,似乎很难医治了,而这几周特为严重。 昨晚开了瓶2000年的长城红,没收拾碗筷,没洗脸,趁着酒意上床睡觉。从晚上9点到今天早上7点,我跟Eygle都醒了无数次,有以下共同的感觉:凌晨两点之前每次醒来都觉得还很饱,难受;往后每次醒来都觉得很饿,也难受;两点钟醒来那次我们喝水、上厕所、聊天、还一起玩。 漫漫长夜,我断断续续做了些梦,零零星星记得梦到有贼进屋,很害怕,这周第二次梦到;然后又梦到自己给日本人肢解,这几个月至少有二十次以上梦见自己被谋杀,死着死着便习惯了。 Eygle说:吃完晚饭立即睡觉,整个晚上都太难过了;今天晚上不吃饭直接睡觉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与世界各地的朋友进行交流,免费下载 Live Messenger; http://get.live.com/messenger/overview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前半夜

半夜我怀孕了,马上收到中国移动的短信:“送实惠活动,充值卡10元,密码为013026871559280320。”天旋地转。。。。。。摸摸肚子,哦~~~~ 没事,中国移动的短信倒是真的。送10块也不用大半夜发短信啊,害我后来都没怎么睡。 早上刷牙的时候Eygle说:“昨晚梦到BB生了个女BB。” 看来最近得小心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与世界各地的朋友进行交流,免费下载 Live Messenger; http://get.live.com/messenger/overview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My mind

昨天晚餐喝白酒,轻飘飘的,心里有点乱得分不清方向的快感。喝酒也许就是为了这感觉。跟Eygle半年的晚上在家消费了七瓶红酒,半瓶白酒,醉了,两个人在高兴的基础上更高兴一些,那,你说是不是很快乐?怎么也想不清楚昨晚我俩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谈到一个家庭只能有一只小鸟的事情,我笑了很久。   半夜迷蒙中听见Eygle喊我,并且摇着我的身体,我发现自己在哭,哭得很伤心,满脸都是泪。我在梦和现实中徘徊着,一个劲地哭,Eygle捧着我的脸,直到我完全醒来。   头痛,这几天一直痛,前晚睡得最好了,半夜只醒过一次。我想我的记忆力,慢慢为时间和安眠药所消耗,很多知识我都记不住。我咬紧牙关看弗洛伊德的心理哲学,翻了两页我便忘记之前看过什么。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喜得果汁猪猪

Grace这次过来买了两大包优之良品的果汁猪猪,一包大家分着吃,另一包全是给我的礼物。香港的几个头对我都很亲切,不知道是因为我们的共同语言,还是香港人本来就比北京人容易相处。     啊,对了,一个月前好朋友从香港给我寄了四磅牛肉干,再次在这里感谢,真好吃,吃完了。   今天忙得我头痛,回家的巴士一戳一戳的,直到现在我还晕车想呕。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

短发,久违了五年

Eygle一点头发型师便下手了 上次是说前面动感,后面静感,剪完后郁闷了一个多月 这次多花点钱 老板亲自剪 说是左面动感,右面静感,发型叫沙宣波波.月亮 。。。。。。 短发,很短,Eygle说好看 我话呢都唔错 http://photo.163.com/photos/julialovesthailand/71614716/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麦兜的梦想小铺

今天早上收到Larplado给我和Eygle寄来的澳门鲜烤牛肉干和猪肉干。 Yeah…….牛肉干、猪肉干,还是香港和澳门的经典,太喜欢吃了;有天我想,如果国内有卖就好,谁料这头想,那头就发现Larplado的梦想小铺可以买到;说想吃,两天时间就收到了,非常谢谢Larplado和他的女朋友。   为食的朋友可以Visit以下网站:http://shop33808403.taobao.com/

Posted in 日志 | 10 Comments

小倒霉

一年一度的咳嗽又爆发,重感冒,去年一咳就是一个季度,轻微哮喘,在医院吊了几天点滴,无数个夜晚死去活来。希望今年不会啦,尽管身边还是有殷勤的照顾。爸爸妈妈不在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还要照顾猫咪,也算是孝顺了。   下班在华堂买了很多菜,家附近就那么一个日资超市,在富人的地盘里买菜真是冤枉,一个土豆2.5元,一个猕猴桃4.5元……有时真是一边买一边骂。在北京搬家后生活水平提高了,我们仅仅从消费单上就可以找到依据。真是握拳!   Eygle今晚炖的土豆排骨很好吃,我做的是蒜茸扇贝,旁瞟了一眼,拿起一个罐子便拧,突然从大腿凉到脚底,一股臭气攻鼻而来,TMD,拧开了瓶装臭豆腐。玉腿变臭脚,真是惨。Eygle转身拿了盐罐问我:BB你找的是这个吗?一样的蓝色罐子,真是顿足!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特8路

冬天在北京挤公交车其乐无穷啊,既可以被人挤死,又可以挤死人。大家穿得厚厚的,撞来撞去,乐死我了。   更乐的是坐特8路,双层巴士,首层和楼梯都挤满了人;二层比较松动,高于158厘米的人站着的都得弯腰弯脖子,只有我还能踮着脚嬉皮笑脸地挑衅。   我最喜欢就是坐二层的第一位,眼看就要撞着前面的车,一停,竟然没有撞上,神奇的很。   生活在北京的初秋 :http://photo.163.com/photos/julialovesthailand/71614716/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Photos of the Beijing reception

http://photo.163.com/photos/julialovesthailand/65702886/ 够仔细的话可以发现我在某个角落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金融高峰对话—-Olin Wethington答记者问

魏欧林首度亮相:AIG中国突破与压力无关     来源:【上海证券报】   编辑整理:【中国保险网】   日期:【2006-9-15】             魏欧林     AIG中国成员公司主席(2006-)     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特使(2005)     美国财政部部长顾问(2004-2005)     伊拉克巴格达联盟临时管理局经济政策主管(2003-2004)     华盛顿Steptoe&Johnson律师事务所合伙人(1985-1989,1993-2003)     美国财政部国际事务助理国务卿(1991-1993)     美国总统特别助理暨白宫经济政策委员会秘书长(1990-1991)     美国商务部副部长帮办(1983-1985)     过去20年中,魏欧林先生参与了很多重点国际金融问题的决策工作,其中包括:中国的金融市场开发,伊拉克的经济建设,日本的机构改革,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加入国际金融体系等事宜,七大工业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集团的职能划分,拉丁美洲的经济改革,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谈判。     ■金融高峰对话     又是一个“官员”下海的案例。     今年3月,魏欧林(0linL.Wething-ton)临危受命,在AIG中国业务拓展几陷停滞之关头加盟AIG,出任其中国成员公司主席,负责该集团在中国各种业务的拓展,包括寿险、非寿险业务,金融服务、资产管理业务。     而就在半年以前,魏欧林尚且身为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特使,与中国主管宏观经济、货币汇率、海外金融政策的高层官员深入沟通,以了解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方略及汇率弹性变化。     抑或巧合,在他上任不久,那些曾经“纠缠”AIG中国关键成员公司AIA(友邦保险)以及AIU(美亚保险)三四年之久的问题:AIA团险牌照、经营区域、投资管理中心,统统解决,AIU的子公司牌照、经营区域问题也出现转机。     这会让人联想到是魏欧林带来了神秘力量?     昨日,就任刚满半年的魏欧林,在AIG作为主要投资人的上海商城首次接受了记者专访。     破冰者     记者:我们注意到,今年以来,也是您上任以来,AIG开始在业务范围(团险牌照)、经营区域以及投资渠道(成立资产管理中心)等多方面获得实质性的突破,而这些问题都曾经是阻碍AIG在中国发展的重大瓶颈,请问这些问题获以解决的原因何在?跟您个人的多年从政经历有何关系?     魏欧林:AIG本身在中国就有多年的历史和根基,它也是财富500强中唯一一家在1919年在中国就设立分支的美国公司,事实证明它对中国市场有长期眼光和计划。其实,我是被AIG所吸引,被AIG在中国的发展和长期承诺所吸引。     其实,在监管方面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快速解决方案。AIG在过去数月的突破,更大程度上与它同金融监管当局的长期合作关系和承诺有关,而不是通过施加某种压力的手段来解决。监管当局需要时间对某些问题找到一种合适的解决方案,而不可能是根据偏好来作决定。     AIG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机构,它有能力向监管机构甚至竞争对手提供经验,以共同推动形成一个更有效率和稳定的金融市场。     拓疆     记者:在解决了上述关键性难题后,AIG接下来有什么扩张计划?     魏欧林:AIG一直希望获得新的业务机会,但并不是所有的。AIG追求平衡的、健康的业务增长。就比如不断扩大市场份额,那是每一个公司都全力以赴的事情,但是更重要的是,市场份额本身必须是健康的、平衡的,符合财务稳健性原则的,这样的市场份额才有意义。AIG正是因为一直按照这样的原则经营才有今天。     记者:中国市场的开放,吸引了几乎所有跨国公司,外资并购也正在成为国内金融市场的焦点问题,花旗、汇丰等集团以及凯雷等基金相继下手国内金融机构,而AIG在2003年人保上市前入股9.9%之后就再也没有新的并购动作,请问原因何在?是没有合适的并购对象还是出于其他考虑?     魏欧林:目前AIG在中国确实没有正在洽谈中的目标。人保是中国最大的非寿险公司,在国内非寿险领域有最大的份额和影响力,这也是AIG选择参股的主要原因。问题在于,像AIG这样的投资机会,并不可能每两年就能有一个。即使对于花旗这样的公司而言,也不可能一两年就能做这样大手笔的投资。     AIG对于投资机会很敏感,但同时也坚守审慎原则。AIG和人保的合作迄今为止都进展的很好,双方关系很融洽,这与前期的关系培养有关,这同样需要时间。     AIG中国框架     记者:除了并购,AIG在中国还有怎样的发展模式?     魏欧林:AIG发展的模式有很多种,收购仅仅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合资公司模式(比如友邦华泰基金),扩大现有业务范围(AIA和AIU),成立独资公司等。就具体的业务领域而言,需要有相应合适的拓展模式,而不是单一的并购。AIG会认真评估每一个机会,并寻求一个最合适的操作模式。我们不会跟风或者模仿其他竞争者。     记者:除了寿险和非寿险领域以及基金业之外,AIG在国内还有哪些重要的业务领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转载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