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6

广东菜和理想生活

连续几天吃不下,饿得饥肠辘辘。晚餐决定在外面搓一顿!太熟悉-广东菜! 昨天下了雪,堵车,我只好步行去餐馆。第一次在北方过冬,起床看见露台已铺满白雪,心情特别好,穿好衣服一个人玩了很久。不过没想到,外面的雪融化后把街道弄得贼脏,满目狼藉。看来苏格兰的雪地是格外地纯洁清静。 Eygle比我早到了二十分钟,他从胸口里掏出一盒KFC的葡撻,说:“咪咪快吃,捂了很久,再不来要凉了。” 太兴奋了,刚才来之前给电话妈妈,早上她还在上班,下午已经在香港逛街了,我突然就想到从香港过澳门吃葡撻。一想便成真。我们点了广东酒楼的经典菜:乳鸽、豆是排骨、牛肉肠粉、糯米鸡、炒豆苗。终于撑得饱饱的。我不断告诉自己,这就是广东菜,多吃点!但其实广东人都会十分清楚,所有的这些菜,绝对不是出自广东厨师之手,味感十分不地道。在广东这些属于酒楼饮食的东西,味道的主方向是十分一致的。太熟悉的这类菜价格超过广东,但味道不广东。 睡觉的时候,Eygle和我看着图纸谈明年房子的装修。Eygle说,过两年我们再买一套,住更大的,我们会越来越有钱。我抱着他的肚子抬起头问他, 如果我们很有钱了,可不可以离开北京啊?Eygle说:“当然可以。”我顿时开心。嘿嘿,我要过神仙眷侣的生活,和Eygle, 在人烟稀少的地方。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3 Comments

死囚

发狂!满脑子都是广东菜   满脑子都是火辣辣的阳光与沙   满脑子都是特基勒和哥顿金   You come out and sentense me to death!

Posted in 动荡 | Leave a comment

因材施教

多听点摇滚,让小猫咪游得更快   那就健康一点   出来便是浑身肌肉   宗气十足!    

Posted in 陪你成长 | Leave a comment

年尾,困难的开端

终于能上Space了,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感冒好些了,26号开始,Eygle每天都榨白萝卜汁煲冰糖我喝,竟然那天开始,每晚钻 进被窝就不咳了,太神奇。 可是 Eygle病了,可怜的猫咪被我传染了。又或许是北京太冷。 关于我的工作,Head说我最近请假太多(四天),让我以后看着办。而我似乎是别于常 人,大家都有年假,而我没有,我请的都是扣薪假,我也难以争辩。看来在遮天手之下 的日子,苦恼要蔓延至我自动辞职之前。困难比我料想到的要多很多。要实现计划一就 必须要保守秘密,到不能再守了,计划一就要变成计划二,否则计划一将变成0。当计 划二实现,我也就没有工作了,再找工作已变得遥遥无期。我也哪里都去不了。 浪漫是否要完结了?我问自己。圣诞那天, Eygle抱着一束玫瑰回家。打开门的瞬间我 几乎要哭出来。 我常常哽咽着,不知所措。 我得要看开,否则全完蛋了。

Posted in 职场 | 3 Comments

一年

早上醒来,Eygle已经上班,隐约记得昨晚咳到快要断气的时候从喉咙迸发出几声尖叫。转眼又是昨天的事,希望今晚能有一夜安稳。   弄午餐吃的时候我在努力回忆去年的今天我在哪里在干些什么?脑海里闪了一下才记清楚去年平安夜我在广州跟大学的好朋友在KTV聚会,也是为娟庆祝生日。那晚还认识了Wing的Janet小师妹。大家都很开心,很多人喝吐了,我在厕所狂吐完后给电话Eygle,忘了说些什么。半夜三点被搬回娟家后,躺在床上又和Eygle聊了很久的电话。我想啊,这个人脾气怎么这么好?   转眼一年,突然想起昨晚是娟的生日,赶紧给电话她,真是内疚。今年猫和小可的生日也是过了才记得。而我的生日,阳历和阴历都是卧病在床。有些事情看来真是力不从心了。

Posted in 动荡 | 7 Comments

Merry Chrsitmas!

今天一时仓促的提议弄哭了两位妈妈,于是便忍不下心做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吧,希望病快点好起来。Eygle买了很多类型的坚果我吃,两个人松鼠一样嘎吱嘎吱地咬。  晚上接了表姐的电话,再在网上跟娟聊了很久心情放宽了很多。  Merry Chrsitmas! 大家 🙂  

Posted in 动荡 | 6 Comments

毁灭了对医院的希望

昨天下午看了《加勒比海盗II》,咳嗽越来越厉害;再看一半《墨功》,已是奄奄一息,神志很混乱,不敢关灯睡,一黑暗便是绝望。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可是咳嗽起来还是宗气十足,频率是每分钟30多发,机关枪一样扫了一个晚上,腰酸背痛。 今天早上Eygle去中日医院挂号,然后回来煮粥我吃。根据遵急诊医生嘱,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终于见到妇科专家。专家说:“哟,这我可不懂,堕胎生孩子找我,其他病找别的医生!懂了么?” 于是重新挂号交费,排队到三点半才见到呼吸科的大夫,被吩咐去验血,于是又排队交费,抽血,4点35分,大夫说,青霉素的皮试要20分钟,我们5点下班,你们明天再来吧。求情也没用,觉得医生们毫无同情可言,临离开诊室时,医生抛给我们一句:“不行就别要了哦~” 我哭了,赖皮一定要打针,熬了十天了,想见一个会治病的大夫都没有。 Eygle想了想,决定先皮试,在挂急诊号开青霉素。可20分钟后我被告知,青霉素过敏。我平静地穿上衣服,拉着Eygle的手离开医院,十天,我们见了7个医生,花了不少钱,可是却毁灭了对医院的希望。 整个肚子扁了,证实之前的是肚腩。  

Posted in 陪你成长 | 9 Comments

感激

昨晚Eygle买了榨汁机,熬了一杯雪梨冰糖水我喝,咳嗽似乎缓解了一点,今天没上班 ,睡了好几个小时,感觉精神了,虽然感冒症状加深。但能入睡的话,就是好的开始。 我要振作,否则怎么对得起家人和朋友们的关心。现在Eygle也很劳碌,做饭、洗碗、 熬药、还要哄我开心。真真实实,家庭里面伟大的不只是妈妈,还有爸爸。 桔子说,要怀感激的心,我想想是对的,如果政府没有政策,那计划并为之努力的事情 就并没有存在的可能。政策虽然是麻烦可恶,但毕竟有存在的价值。 Eygle的很多朋友纷纷留言和发短信告诉他止咳的方法,我也心怀感激。

Posted in 陪你成长 | 7 Comments

滑冰

昨晚梦见一个湖,很大很大 我太开心了,转过头看着Eygle Eygle说:去吧!冰很结实了 于是我脱开Eygle的手,向湖中心跑去 我第一次滑冰哦 感到很凉快, 很滑 摔倒了,仍然很开心 Eygle远远地看着我笑 很短很开心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5 Comments

看病

晚上十点看急诊还是要排很长的队,两位年轻的大夫商量该给我开什么药 她们判断,前几天另外两位专家开的棕氨合剂,我根本不适宜服用 Eygle问:能否输液,用青霉素? 两位大夫说:可以啊,可是晚上不能皮试,明早来吧。 Julia问:能否吃希刻劳? 两位大夫说:可以。 可是,前几天另外两位专家说万万不能。 我浑身绝望地回家,Eygle把白萝卜切丝,熬了白糖水给我喝下,咳了一会竟然入睡 了。半夜无数次咳醒,不过,我总算睡觉了。Eygle也很开心。 今天早上八点到医院,傻了眼,人山人海,估计排到我也要下午四点了。 于是闯进急诊室,也是一位年轻的医生。 她说不能输液,也不能服棕氨合剂,用希舒美吧。 拿着处方去开了药,一颗希舒美就要15元。说明书上写着:“在无适当选择余地下才可 使用本品” 那我到底吃不吃?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相信哪位大夫了。难道真的要听天由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与联机的朋友进行交流,请使用 Live Messenger; http://get.live.com/messenger/overview

Posted in 陪你成长 | 1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