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7

Goodbye to Paull

Paul Randt 在中国的实习结束了,离别前他约我午饭。看着这个乐观向上小伙子,觉得年轻、富有和自由真好。年轻,他只有20岁;富有,张靓影和崔健也应邀参加他家的Party;知道他是谁的儿子,谁也不会为难他。不过即使他爸不是谁,他也照样得人喜欢,因为他非常礼貌尊重。 Olin在北京的时候我不能跟大家一起午餐,他就会等我吃饭。我们什么都聊,他知道我不开心了就会鼓励我,跟我谈谈他家里的趣事。相处两个月,我没有感到他有一点点的负面。如果一定要说有,也许就是,他把这个世界看得太美好。他说六月回中国玩,很坚定地说他一定来看我。可是我觉得这话太Kid。真是老了。。。希望他的乐观豁达一直会留在我的脑海里,给我积极的影响,让我也年轻活力。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大家都来怀孕

今年是全国生育高峰,参与这次盛事的,除我以外,还有许多朋友。昨天接到好友的电话,说她怀孕了,我真的很高兴;芬芬和娟都在为新生Baby写成长日记;Ally快生了;Jacky的Baby和我的一样大; Sofia忍受不了伦敦的烦嚣,和男朋友双双返回斯德哥尔摩计划未来的家庭;Yolanda和冯斌辞掉广州优越的工作,准备回长沙孕育宝宝,一切重新开始。 我的小猫咪也越来越大了,前天跟上司Wendy说了,她很温和友善,我压抑了四个月的心情终于得到彻底释放。这四个月战战兢兢,极度害怕上班的心情,相信没经历过的人无法领会,不是为了小猫咪的北京户口,我就无需那样忍受啦! 终于见天日! Yeah! 同事Lisa很疼我,给小猫咪买了一大袋 pigeon的婴儿用品。对比起来,我这个准妈妈就相当不称职了。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周末是极端的安逸

昨天和Eygle去元大都散步,北方的春天真明显,从春分开始,天气便回暖。柳树准备发芽,迎春花都开好了,躺在仍枯黄的草地上,看漫天的樱花,天气温暖了,心也特别踏实。我们碰到一对非常年轻的德国夫妇,带着半一岁半的Baby出来散步,他们才到了中国一周,Baby很漂亮活泼,跑过来跟Eygle和我握手,还轻轻地跟我们说“你好”。希望我们的Baby也健康活泼,现在心理上还接受不了不工作,但等Baby出来了,我想我就真的能够安下心留在家里照顾Baby,为Eygle做好的菜肴。温暖的季节,我们还可以一家三口做背包客,到处游玩,享受完完全全的成为母亲和妻子的幸福。 今天早上,Eygle和每个周末天一样宣布要放阳光进来了,然后猛地一拉落地房帘,无限的阳光倾斜而入,我躺在床上伸着懒腰,眯眼看着床边的玫瑰,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春天真好。这种感受是生活在广东的人们很少有的。想起去年北京入秋,天气从炎热转凉是多么的毫无犹豫,就是在一夜之间。我记得当天早上Eygle告诉我是秋分,那天起我也不再大汗淋漓。一个月后,忽然,我竟掉进难以忍受的严冬。在北方,四季真是极致。 我们整个下午都呆在露台里晒太阳。阳光很暖,风也暖。放着音乐,吃西瓜、剪指甲、给猫咪掏耳朵、看看书。尽管每一刻的幸福不是什么奢侈的事情,可是我也用心地感受。在我这个情绪大起大落的妈咪的肚子里,不知道小猫咪也是否也在享受生命的安逸,不知道他是否也在哈哈地笑,他踢我肚子的时候是不是在伸懒腰。 Eygle说,住在楼顶真好啊。看着停在屋顶的鸽子,我心里有种诉不出的平和喜悦。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跳舞

放着轻音乐,双臂绕着你的脖子,感受放在腰间的大手,触着你的脚尖,慢慢在木地板上舞动。把脸贴在你的肩膀,静静听你谈数据库,Big Endian 和 Little Endian,还好没睡着。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回应Cooly同学的问题

Cooly同学,真的不是银两的问题呢,你怎样才明白呢? 我们平日的开支也很大,所以也不在乎每个月多花两千块租近公司的房子,可是: 1.我身体不方便,搬家要打包,收拾。。。我没有这样的心思,尽管肯定不用我搬重物,家里有太多东西,去年7月搬过一次怕怕。 2.我公司五月份要搬,你说我们搬来国贸还是搬去金融街呢? 3.我们的新家下半年就可以装修好,一年内搬两次,是你你也不愿意。 4.现在的房子很温馨,还有一个露台,冬天可以看雪,夏天可以爬上屋顶看落日。叫我怎样下决心在闹心的金融区找房子住? 5.现在住的地方离Eygle公司近,我怎能自私? 关于买车的问题,北京那么堵,你还亲自开车,有毛病啊?

Posted in 日志 | 10 Comments

北京生活,每天淹没在人海中

周一至五,上下班,地铁 周六晚上,家楼下的交通依然繁忙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找茬

Julia: 你当年养的那只大白兔是什么样子的?Eygle: 兔唇。Julia: -_- ******************************************************************************* Julia: 昨天半夜摸摸你,浑身是汗。Eygle: 冷汗,受惊吓的。Julia: ?Eygle: 梦见你拿着本本,按纪录一条一条地跟我找茬。Julia: 这主意不错。Eygle: -_- Eygle: 你不好意思了吧?Julia: 你真认为我昨天找茬么?(昨晚我坚持Eygle不可能在整天里只跟我发信息聊天,Eygle毅然光着 屁股起床上网取证,最后我按  约定含羞受辱。) Eygle: 没有,我说你找查而已,查询的查。Julia: -_-我根本不知道连发短信都能查记录,你自己找查而已。Eygle: 不查的话,我不用睡觉了。Julia: 不是吧,你那样看我?Eygle: 哼哼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终于见到集团大头

上次写公司准备搬去金融街的事,谁料同事搜索资料,我的Space就在Google第一条。前几天又知道原来公司每天都做媒体监测,看来有关公司的字眼都得避忌。 因为集团的几大巨头访华,这周成为Office最紧张的时段。期待了半年,终于见到CEO销你魂先生,老乡谢生、还有文明美国商界Gxx会长J博士,还有其他非常High Grade的Officer。北京政府安排了四辆警车开路,期间总理温生还接见了大老板。 昨晚在北京饭店的XXXX颁奖晚宴终于见到他们了,我兴奋得无法言语,大头们没看我一眼,J博士却跟我挥手Say Hello。可是,见到J博士我也太兴奋了,以至于没有搭理他,半天才回过神来。销你魂先生的头真的好大哦。我想我可以没有遗憾的离开公司了,如果走到那一步的话。 今天下定决心跟Wendy说我怀孕的事,可是,她竟然去了上海开会,下周才回来。打击真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与联机的朋友进行交流,请使用 Live Messenger; http://get.live.com/messenger/overview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气死

今天早上回到办公室时,我的心情本来就很不爽,他又来找茬,说着说着我跟他就吵起来了,他居高临下地用目光威胁我,转过身后还说我是Shit,我也骂他神经病,他听到后又从房间里跑出来把话重复一边,然后说我竟然对他咆哮,我的火也烧上脑了,瞪着眼睛仰着脸和他对视,但顾及在Office的不合适,我只扔给他一句:So what?! Mind your attitude!!! 他愤怒地拿起电话,我知道他要投诉我了,但我却瞬间地阔然开朗,心情畅快。

Posted in 日志 | 12 Comments

Eygle 的新书初稿完成和小聚会

中午和Eygle的好友在太熟悉吃饭,秋实同学捧来一束鲜花,特别漂亮,真是惊喜。还有Kamus、蜥蜴和Cooly。至于英子、600小两口、桔子都有事没有来。蜥蜴来了就摸我的肚子,我十分高兴,相信小猫咪喜欢也能感受得到关爱。 这个周末Eygle还是从一大早起来便埋头写书,初稿已经完成了,相信很快就会出新书。我一个人玩挺闷的,又看了部垃圾片“ The Devil Wears Prada ” ( 时尚女魔头 )。所以,周末的聚会我是兴奋不已的。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