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小猫咪出生以后

从第一眼看到小猫咪开始便有股强烈的爱蔓延在全身,我很想使劲,可这娇嫩的身躯,早已把我的亢奋幻化成绕指柔,只能轻轻抚触,细细亲吻。看着小猫咪,我已感觉他的重量超越了我的身躯,超越一切曾以为不能承受的苦难。谨慎地搂着他,生怕他像氢气球一样飘走;不想睡觉,怕只是一场无比幸福的梦。Eygle不断亲吻着我,感受他初为人父的喜悦和激动,我体内每个细胞都愉悦满足。   我们的儿子   产后 平安地生下小猫咪,其他都变得不重要了。随遇而安,我选择留在六人间病房休养,并没有像计划那样转去国际部。迎接我的除了老公和婆婆的吻和表扬外,还有其他产友、她们的家属和陪护的祝福。房间里总是很热闹和开心。聊天,交换心得,时间过得很快;每天早上8:30, 家属被清离病房,我们几个产妇都伸着脖子等护士来抱BB们去洗澡,然后又焦急地等BB们被送回来。小猫咪和其他BB一样,手腕上拴着粉红色的胶带,上面写着妈咪的名字。医院给BB发的四套小衣服,上面印的全是猫咪,粉红,粉蓝,像这房间,像这气氛。 夜晚,当我的陪护忙不过来的时候,其他陪护也会纷纷过来帮忙,她们都是干干净净,热情友好的,穿着统一服装,有经理人管理和培训,照顾BB都十分熟练。我出院那天,她们还一起送我到电梯口,叮嘱我要好好保养。 如果我住在国际部的单人间,恐怕我会错过如此愉悦的经历。在这六人间,我觉得Eygle,婆婆,我的妈妈,他们都在医院里度过了愉快的集体生活。 身体恢复 所有人都说顺产后身体恢复很快,能吃能走。可是,侧切的伤口,麻醉药力过后,剧痛便使我进入迷糊状态,记得我不断叫别人不要碰我,不要碰我的床,我好像呻吟过,哭过。吃了两片镇痛,神志才慢慢清醒过来。 第一次给小猫咪喂奶,看着小猫咪嘴唇一嘟一嘟的样子,我笑着……睁开眼睛,小猫咪已经被抱回小床,看来是我喂奶的时候休克过去了。 护士说,产后六小时还不能自己排尿的话就要插尿管,我尝试坐在便盆上小便,醒来,发现老公在轻拍着我的脸,呼唤着我,这应该是第二次休克。 第二次Deadline前五分钟,我见精神好转,便让Eygle和婆婆用轮椅推我去洗手间,我希望用坐厕能找回小便的感觉。老公和婆婆用着各种方法引导我小便……迷迷糊糊觉得周围闹哄哄的,我还在洗手间,半瘫卧在轮椅上,Eygle和婆婆呼喊着我……有只手按着我的人中……有人往我口里塞巧克力……裤子湿了,很湿……一地玻璃……手背还插着针管……有血……很多张脸……走廊……走廊……很冷……病床……婆婆的哭声……老公的呼唤…… 科学坐月,回到家的第二天我便洗澡刷牙了,第四天洗头。我贪凉,嗜好自然风,开始帮忙。不知道有没有关联,还是前天开始我的背剧痛得直不起来,要吃镇痛片和贴膏药,真是要命。 亲人和朋友的祝福 陆陆续续,我接到了亲人和好友们的电话和短信。Lear在电话里哭了,她说她激动得无法自已,弄得我也笑着流泪。爸爸终于放心了,但愿他的忧郁症能随着外孙的降临能得到治疗。因为丽娟也是顺产的,所以有什么问题她说不用担心我也就不担心…… 妈妈 生小猫咪当天,妈妈坐下午3:30分的飞机赶来北京。她给小猫咪带了两大箱礼物,行李都超重了。我以为她会直奔来医院,给我一个热烈的拥抱,再兴高彩烈地亲着她外孙。结果,她回了家里收拾东西,做饭给我们吃。她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了。妈妈微笑着平静地跟大家打了招呼,看了一眼小床上的外孙,然后便开始给我喂饭,一口一口地喂。失望之余,我也是开心感激。 我出院回家,看妈妈像个铁人,不断忙碌,像是永远都不会累似的。过去的十天,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她像这样连续地开心过。她兴高采烈地忙碌着,嘻嘻哈哈地笑着,每天都变着汤谱给我煲1-2个补汤,督促我喝白兰氏鸡精,做很多我喜欢的广东菜。产后第三天,我的奶水便源源不断,现在一天便能挤出600ML的奶,很多还是被白白流淌掉了。我多么想跟她一起生活,尽管这些天我们一如既往地斗嘴,她总不满意我做的,我也总是批评她。但母女之间的感情真是很坚固,这分钟吵架,过两分钟就完全没事了。跟她一起,我可以任性,可以挑吃,可以发脾气,可以使唤她。她永远爱我。向母亲致敬。 婆婆 从7月初到我进医院待产,婆婆一直任劳任怨。她给我的爱,给我的鼓励是多么重要。她开明,她豁达,我像爱自己妈妈一样爱婆婆。结婚前一个晚上,我的姑婆再三叮嘱,待婆婆一定要如母亲。如果说我做不到,那就是,我对婆婆比对自己妈妈还要好。怕她累,怕她受委屈。 我以为一切都完美,自己陶醉在无限的幸福感中。婆婆妈妈、美食靓汤、老公儿子,乐也融融。可是,过去我曾很担心会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而妈妈在医院里工作二十多年,早就有洁癖,小猫咪的物品一切都要和大人分开使用,9个奶瓶轮候着,用一次消毒一次;小猫咪一天洗澡两次,换三套衣服,肚脐周围用酒精消毒,尿布即尿即洗……妈妈对小猫咪的爱,融入在对所有事情都一丝不苟,亲力亲为里。 但婆婆也爱孙子,她也需要充足的照顾小猫咪的机会,可是我忽略了。当Eygle告诉我,婆婆向他哭诉的时候我很惊讶,她认为她干的任何事情我和妈妈都不满意。我呆了,不知所措。我很清楚我妈妈,她绝对不是挑剔婆婆。过去我一直告诉她,婆婆对我像亲女儿一样,所以妈妈一直很感激,知道婆婆来北京一个月体重掉了5斤,妈妈还批评我干家务不勤快,让婆婆受累。所以妈妈来北京后,有什么事情,我很自然地喊妈妈做。 我仔细地回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婆婆觉得受委屈有她的道理。比起妈妈,她是个容易受伤的女人。又有前天,因为小猫咪喝了我的奶一直拉肚子,我的肩背病又发作,心烦意乱,发了点脾气,婆婆他们东北一家人,从不吵架,自然接受不了我的脾气;而我的妈妈,早已被我和她多年的吵吵闹闹,锻炼得很坚强,她完全可以自豪地说:“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吵闹以后,我的一句甜言蜜语就可以弥补所有我负她情感上的债。 所以,婆媳终归是婆媳,关系不能像母女那样百折不扭,自然需要细心呵护,才能使家庭和睦。我在这次事件的起因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愿这次小风波能尽快过去,婆婆为儿子劳碌了半辈子,没道理还要因为儿媳妇受委屈。她应该觉得幸福快乐才是我心愿。而婆婆的心愿,当然是我们都健康平安。 站在婆婆旁边 我跟妈妈说,说她不能总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她的严谨会伤害身边的人;我还百般挑剔她,说她给小猫咪喂食后,小猫咪不断打饱嗝,而婆婆喂小猫咪,小猫咪完全舒服。这是假话,婆婆喂完小猫咪,小猫咪一样会打嗝;我说妈妈做的菜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好吃……我不断打击妈妈的自信,泼她冷水,让她对小猫咪和我的爱冷静下来。今天,感觉妈妈真的受伤了,她继续不断地家务,只是她很少碰小猫咪,她开始撒手让婆婆照顾外孙,她没有过去十天那样开心了,一点都不开心。我心里像被刀刮一样,明知道她很爱外孙,明知道她还有10天就要离开北京,可是我只能坚持自己的什么事都不管的态度,脸上装作若无其事。她说在北京一直受我气,多少甜 蜜语都补不回来。但我相信,她会一直原谅我,因为她是我母亲。 我们爱你,妈妈!

Posted in 日志 | 230 Comments

小猫咪初世纪-之三

躺在产房里,看着大夫们忙来忙去的照料着两个产妇,我心里有点不平衡,如果她们生的比我快,就郁闷死我了,我一定要比她们快。 每次昏厥过去再醒来,我就寻找大夫的影子,有时候分娩室就空荡荡的,除了风和哭闹声,就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有一张新的脸孔出现,我说大夫,能不能帮我看看我什么时候能生。大夫问我,你开几个指了,我说进来的时候开了四个指,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生.大夫说要等到开十个指,现在我才知道在等什么。我说大夫你帮我检查一下有进步没有.大夫说怎么能有进步呢,你都不痛我说其实我很痛,但是我不哭不闹而已,然后大夫笑了,给我检查她很开心的告诉我,已经开了七个指了,很快就能生了。她拿了一个钳子给我破了羊水,说只要破了羊水,很快就能开十个指,就能生了(后来看了收费单才知道,就这一个操作,要22元)模模糊糊听到几个助产士表扬我,说这个女孩马上就要生了,还不哭不闹,真坚强然后我听到另外的女孩哭着说,我要死了,我不要生孩子了,你们救救我吧。然后我听到大夫给那个女孩联系刨腹产。我心里却更加坚定,我一定要自己把小猫咪生下来。 刚刚对我微笑的大夫让我下床到另外一个房间生孩子,我说,啊,我不去了,在这里生就行了,我不要挪来挪去了。她笑着说,怎么能在这个房间生,会感染的。我说,我走不动了,太痛了。然后那个大夫开始严肃起来,让我马上下床,跟她去另外一个房间。我说我要轮椅,大夫说不用,你走过来就行了。 又是那条冷冰冰的走廊,走着走着我就趴在了地上,开始用力生孩子然后我就听到郑郑的声音,说,小黄站起来,我的小黄最勇敢了。但是那时候我已经不能思考,还是坚持趴在地上生孩子,我就这样生了,哪都不去。郑郑生气了,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我一手抓住了一辆手推车,拖着车子就走,听到郑郑说,是去生孩子,你拉着个车干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就拉着车走。郑大夫很生气,把我的手从车上拖下来,拉着我进了病房,马上上了产床。 哇噻,那个产床很COOL啊,我脑海里马上想起了变形金刚。我躺上去,头垂在床的另一边,说,这样怎么生啊。郑郑大笑,说谁让你那么躺啊。我挪了一下,两只脚踏上踏板,说,医生,踏得太开了,我够不到。郑医生又笑,说,还没搞好。接着一按开关,床开始收拢,灯光亮起,开始变形。刚才那位对我微笑的大夫说,这个女孩很乖的,只是她问题太多了,破羊水的时候居然问我拿钳子是剪还是捅。郑郑说是啊,这个女孩很好玩,我不来她不会生。 郑大夫是我的产检医生,是不管接生的,刨腹产的她才会出手。她在我身边,使我感到了强烈的安全感,我问她,我真的能把孩子生下来么?她们都说,能啊,怎么不能呢,孩子的头发都见到了。我突然间就更加坚强,更加的有信心了,小猫咪的头发都看到了,马上就要出来了。又是另外一个大夫十分快捷的帮我消毒,两只腿盖上被子。郑郑告诉我需要什么样的姿势,需要在最痛的时候用力,要向大便一样用力,跟网上我学到的很不一样,看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姿势很象划艇,生过孩子以后,估计就会划艇了。 记忆中我只用力了四次最后一次用劲的时候,其中一个医生用钳子把我的子宫分开,郑郑数1,2,3,一边压迫我的腹部,那位对我微笑的大夫好像是在拔住小猫咪的头,好像听到“波”的一生,孩子向开红酒一样崩了出来,肚子一下空了,象给拔了一个木塞出来一样。哇的一声小猫咪哭了起来,声音极其响亮。大夫说,看,儿子。她递过来,我看到的是一个屁股,看不到小猫咪的样子,但是知道他平安的出来了。他的小脚丫是那么的可爱: 抱紧了郑郑的手臂,哭了起来。郑郑生气的说,你这样的情绪对你的子宫影响很不好,我说我太激动太幸福了,忍不住哭。郑郑大笑说,这傻孩子。我问这是真的么。然后我听见她们说,孩子6斤2两,我侧过头,看到已经被包裹好的小猫咪。我看不到他的样子,但是能看到他在挪动,我突然间觉得幸福无比。大夫告诉我,现在要为侧切的伤口缝针了,要忍住疼痛。我说,我不怕,一点都不疼。然后那个大夫和我聊起天来。我说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微笑。她说为什么,我说是你的微笑使我温暖起来,让我更加有力量,后来知道这位大夫姓吴,另外一位姓贾。缝线的时候吴大夫告诉我,这套设备是新的,日本天皇的儿媳妇生孩子也用这个,这个是中日医院用友情价从日本花了27万买来的。然后大夫从隔壁把eygle妈妈给我的包子和水拿给我,我就躺在床上吃东西喝水,然后等待两个小时后和外面的父子两个团聚。 一个小时后,我被推出了手术室。那道走廊变得明亮且温暖,Eygle妈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亲了我一下,说,辛苦你了。我也很高兴的亲了她一下。然后就见到老公。看着他幸福的样子,我觉得我比他还要幸福。 现在我有大小两只咪了: ……….  

Posted in 日志 | 16 Comments

小猫咪初世纪-之二

(感谢大家对Julia的关心,这部分内容由Julia口述,Eygle笔录,Julia希望能够把Baby诞生的过程全部回忆记录下来,和关心她的朋友们一起分享)   通向分娩室的那条走廊漫长冰冷且黑暗,护士把两个正在睡梦中的助产士叫醒说,这个产妇马上就要生了。朦朦胧胧我听见两个助产士说,刚在做梦呢。然后就亮了灯,让我躺在床上。 我说大夫,我现在怎么办呢,助产士说,躺着等呗,我问等什么,没有人回答我。 窗外吹进来的风凉飕飕的,助产士帮我做了清洁就开始了他们的闲谈。我痛苦的呻吟着,发现没人理我。大夫给我作胎心监测的时候,我告诉她们我很痛,她们没有打理我,于是我脖子一歪剧烈的呕吐起来,头发肩膀和半边床都给吐满了。 两个助产士看傻了眼,问我为什么要吐在床上。然后给我一件新的衣服说,坐起来把衣服换了。 我痛的坐不起来,但是她们催促我赶快坐起来,自己换,然后医生告诉我墙角有个厕所,让我自己上厕所。   于是我好不容易穿上拖鞋,挪到厕所小便,又回到床上去。 然后我又问大夫,到底我在等什么,大夫说等到你能生为止,很迷惘,能生为止是什么回事?   7点有两个孕妇给送了进来,靠,吵死了,她们的嚎叫声像杀猪一样,我心里想,得了,你们喊行了,我不喊了,我一声不吭的忍着疼痛,不咬牙,也不挣扎,我要保存力气把小猫咪生下来。 那两个产妇的哭闹声让我很闹心,但意志却坚定了起来,我的脑海里不断回旋着几句话: Eygle说,别害怕,有我在;周芬说,不害怕;我当时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就要和儿子见面了; URGUR说,Don’t Worry,Delivery is magic,there is no pain.   是的,不痛,一点都不痛,我需要阵痛来的更猛烈些,越痛跟Baby见面就越快了。   下面这张照片是在产科的病床上,生Baby之前,带着兴奋与期待的: 开始的时候还能看一点书..   …………………   

Posted in 日志 | 13 Comments

小猫咪初世纪-之一

8月11日早上8点,eygle刚刚出门上班,我的裤子就见红了,一点都不害怕,很兴奋,我就要跟Baby见面了。Eygle妈妈马上作东西给我吃,给Eygle打电话,让他赶快回家,听到他的声音,我兴奋的差点想哭。 9点钟,我住进了中日医院,生育高峰期,所有的房间都满了,躺到走廊的加床上,兴奋的和老公和婆婆聊着天,虽然医生护士都有点凶,但是这时候我很高兴,不知不觉的进入了阵痛状态,有一个医生接我去做胎心监测,态度非常的温和,看到她的工作证,写着神田硅辅,晕,原来是个日本人。难怪态度那么好,我要感谢她那么认真的照顾我。 下面这张照片就是在走廊的病床上,那时候走廊里已经加满了床: 11点左右,阵痛就开始频繁了,稳定的每十分钟一次,医生说,要达到每三分钟一次才能进产房。我想10分钟到3分钟应该不远了,可是一切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下午,产房新增的病房终于有了床位,医生说我只能卧床,于是一切都由Eygle妈妈照顾我,包括大小便。呵呵,真是尴尬。 又是不知不觉阵痛开始加剧,慢慢我就不想说话了。随后是每次阵痛都发冷冒汗,一直持续到傍晚,再到午夜、清晨,每次阵痛过后我都昏睡过去,每次醒来看表才过10分钟,现在回想起来,这20多个小时总共100多次的阵痛,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婆婆和老公看到我痛苦的样子,都手足无措。我有时候忍不住就哭了,有时候呻吟,模模糊糊听到邻床的产妇说真可怜,或者说好坚强啊。后来知道整个病房6个妈妈,其他5个都选择了刨腹产,决定顺产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大家都说我是一个糊涂妈妈,可是也许因为糊涂,我选择了自然分娩。 凌晨四点我跟Eygle妈妈说,妈我受不了了,我要刨腹产,妈妈和其他女孩都说,坚强点,这么久都坚持过去了,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四点半过后,我终于等到了3分钟一次的阵痛,不再兴奋,但是更加坚定,我不再害怕,eygle和护士扶着我上了轮椅,把我推进了分娩室,我已经准备好了去迎接小猫咪的到来。 …………………..

Posted in 日志 | 72 Comments

Swarovski Collection II

Gift from Fion: BB的奶瓶、摇铃、奶嘴和小鞋子 Gift from my aunts and uncles:肥鹅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

静下心来等小猫咪 老公送我花花

进入八月以后情绪便开始高涨,小猫咪半夜的踢动让我兴奋、紧张、害怕、激动……这两天静下心来了,它在恰当的时间就会降临人间,不管Eygle和我的无数次催促……肚肚像只大花猫 今晚Eygle下班回来的时候抱着一束美丽的鲜花 :) 第14束~ 谢谢你,亲爱的老公。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

Eygle出新书了

Eygle的新书《循序渐进Oracle》出版了,第一、二本合辑和第三本个人著作销量都不错,希望第四本新书也能热售,并且对别人有帮助。 以前Eygle鼓励我也写书,我尝试了,很惭愧,写了4000字,有很多原因,写不下去。但Eygle却坐言起行,06年初他说有灵感,然后马上开始写作,06年年中出版了个人著作《深入浅出Oracle》一书;07年初他又蠢蠢欲动,构思很快便形成,他写作的时候很专注。新作品今天出炉了。 他说过,如果他的作品能够帮助别人,那将是他最大的安慰。抚摸着他的新书,里面是他爱心、智慧和努力的结晶,我内心很激动,为他高兴同时,自己也感到骄傲。

Posted in 日志 | 41 Comments

本周靓汤–灵芝乌龟汤、黑芝麻莲蓬汤

灵芝乌龟汤:由于没有乌龟,也没有乌鸡,所以我用了普通鸡,就是普普通通那种材料:野生灵芝3只 +  红枣10颗 +  鸡腿两只 猛火10分钟转慢火30分钟,再用真空锅不知不觉熬了15小时功效:滋补去毒 黑芝麻莲蓬汤:由于Eygle妈妈听错,这周的黑芝麻莲蓬汤没有黑芝麻,我们用了妈妈买的白芝麻。材料:做甜品用的白芝麻若干 + 莲蓬6朵 + 猪骨2块功效:清热解毒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Ready 啦!

休产假一个月,我终于增重了2公斤;今天第七次拍B超,小猫咪已经变成双顶径9.4CM, 股骨长7.2CM的大头BB。 证明了,当初我不住院,不打激素的决定是正确的!小猫咪已经入盘啦!深呼吸~~~ 大夫说:自己生! 猫咪亲亲我的大肚肚,敲敲说:“快出来er!” 我也迫不及待了,肚皮实在好痒~ 打个喷嚏,好痛~ 我的大肚肚,由香瓜变成西瓜,又由西瓜变成了哈密瓜。 这两天心情很好哇,睡不着就听现场胎教—-Eygle的呼噜,昨夜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马太受难乐、b小调弥撒曲、麦兜-整多两笼大包。。。。。。慢慢,天就亮了。看着猫咪的睡姿,夜是那样的安宁。

Posted in 日志 | 214 Comments

心怀内疚 心怀感激

Eygle在昨晚又一场雷电交加的暴雨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了,本来他应该在上海多留一天,我的任性,让他错过了聚会,并在会场和机场之间马不停蹄地经历航班的折腾。我觉得这两天有点不知所措。 Eygle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份很大很大的礼物,是小惠惠在“玩具反斗城”买给小猫咪的玩具,很可爱的。小时候,我多么希望能有一件“玩具反斗城”里的玩具;长大了,看见香港电视台“玩具反斗城”的广告我还是觉得小朋友能拥有那里的玩具是十分幸福的事。终于,我们的小猫咪实现了我童年的一个愿望。谢谢小惠惠 ^o^ 另外要感谢牛总,牛总真是有心啊,特地从海淀区快递了两公斤山西小米到咱朝阳区,说是对下奶有帮助。我说牛总啊,你真关心我们家BB,他说是啊,我还怕Eygle不够吃呢。牛总真是细心的 ITpub LM帮男帮主。 前天牛总也在上海,网上碰到他,我说用了小米做饭吃,牛总心都碎了,还特地给我打了电话千叮万嘱,小米一定要用来熬粥才有效。我感动得一把鼻涕。Eygle妈妈问我,给你们送小米的朋友姓什么啊?我不假思索地说,姓牛,是个股神。过了两分钟才想起牛总不姓牛,Eygle说是因为他牛了,大家都叫他牛总。 还有还有,看见Yt小MM在Space里转载了送给我的散文,细细感悟了,谢谢。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