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阿Blue…

。 。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

请了一天病假,感觉很罪恶

半夜翻来覆去,迷迷糊糊觉得胃很痛。 天未亮Eygle便去了跑药房,倒了开水给我服药,给我擦药油,大概8点的时候看他坐着睡着了,手还捂住我的肚子。 痛得全身是汗。睡了一个上午,现在终于缓过神来。 吸取教训:海鲜不能和牛奶混吃、冬天不要喝冻牛奶(上次也是身体极度疲劳的时候灌了一杯冰牛奶,第二天胃痛晕倒在地)。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CSDN 的新年酒会

在元素吃自助餐,吃了很多刺身,很饱;Eygle和蒋涛他们聊了很久,谈罢,Eygle说:不吃了,注定吃不饱的。 Lucy MM竟然记得我是一年前参加聚会坐在门口的Eygle老婆。 Eygle在Presentation的时候说:现在我都带着老婆参加各种活动,东邪西毒里洪七说过一句话,他说:谁说不可以带老婆闯荡江湖的?! 全场掌声热烈。 一美女过来跟我说:你老公那句话真Cool啊。

Posted in 聚会 | 5 Comments

外星来的红豆

看了三个月的卫斯理,觉得身边的事情很多很诡异。 例如前天开始煲红豆沙糖水,高火煮了整整两个夜晚,红豆依然粒粒饱满,神经病一样。 我能作出的唯一解释是:这些红豆是从外星来的。外表是红豆,其实是极精密的高科技仪器,目前人类的科学水平再进步一百年也无法解释其原理。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封神榜》

如果这个庞大的故事能给你一点启发的话,你一定能看化很多苦恼。万物苍生,天造地设。 我妈妈说:一定会有路可走。 你也许真的是神!

Posted in 日志 | 1 Comment

回东北过年

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常常思念得眼泪汪汪。。。。。。 但决定还是兵分两路,盖小米to广东,我和Eygle回东北过年。 希望爸爸能体谅,我想回家,但也想老公能回东北团年,因为对广东人来说,过年的意义,很大。这是我第二次没在家里过年。 希望所有回家的人一路平安。爸爸妈妈,外婆阿姨,我的死党,我很想念您们,愿您们身体健康,岁岁平安。 盖小米,我很舍不得你离开我身边,但你在广东一定会得到更悉心周全的照顾。希望你健康成长,我爱你。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

美赞臣安婴儿A+

同一个牌子:美赞臣安婴儿A+, 头25罐是妈妈在香港买的,Made in Holand;最近2罐是我在北京买的,广州罐装。 对比很容易发现:荷兰产的比广州罐装的奶粉颜色要淡,荷兰产的很干爽,能从小勺底的洞洞轻易漏下;广州产的明显很潮,晃也不漏。 以后还是辛苦点,从江门家里继续往北京运奶粉。

Posted in 日志 | 10 Comments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渔阳滑雪 + 金钱豹自助餐

我跟Eygle说:老公,将来我们一定要去瑞士滑雪   半夜醒来,我兴奋得无法再入睡。等到天亮,我们就可以去滑雪了。那清新的空气,在空中跃起而旋转落下的轻盈,还有极速的快感,马上就能体验,只要你在加速落下的时候,大叫一声:“YoooHoooo!!!!!”   这是一个大晴天,汇合了Eygle的同事,包了一辆旅游巴士,8:15出发,10:00到达渔阳国际滑雪场。 Eygle他们一路玩杀人游戏,一路喧哗;巴士上放着韩三平弱智的《鬼子来了》。闹心,我隐隐作吐。 到达目的地,滑雪的热情减了1/10。在接待站,人山人海,领滑雪服,领雪板和雪杖,储存衣服……折腾了一个小时,滑雪的欲望急速锐减至1/10。岂有此理,在北京玩高危活动都那么拥挤,我一定要去瑞士滑雪。因为没戴墨镜和穿得太多,室外耀眼的白色和满身的汗让我极度不舒服。我抓狂地砸了滑雪板和杖,把羽绒脱掉,瘫倒在雪地上。Eygle过来整理好衣物,帮我穿好雪板,说:勇敢的去! 于是,我就勇敢地去了。。。。。。一米,两米,素面朝天,膝盖扭了一下,很痛。   于是,请了个教练,一拖三,平均每人80元一小时,教练把我带到中级赛道的低段,说:勇敢的去!又于是我Biuuuuuuuuuu地去了。。。。。。Pia!!!膝盖一屈,素面朝天,爬起来,回头远眺,教练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钱已付,始未学,人已渺。TMD, NND, TNND.   Eygle和Hannah Pick me up, bring me to 中级滑道的中段,雪板就顺着赛道的方向放,Eygle让我上雪板,我狐疑地说,应该横着放吧?Eygle说:没事!一样的。。左脚穿上雪板,右脚刚踏上去,Eygle连忙递给我两根雪杖,我迅速握在手里便开始滑动下落,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救。。。救。。。救。。。救命啊~~~~~~~~~~~~~~正前方有三个女人在站着聊天,真是缺德,她们随着我的惊呼声向上望来,我的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在我极速接近那三坨女人之际,突然感觉有人往我侧身一掌,膝盖一屈,素面朝天,眼角还挂着泪珠子。   俺不玩了!勉强没有幸福,强扭的瓜不甜,我放弃折磨自己。可是这时候Eygle和Hannah又前来引诱我坐缆车上坡腰,看准吊板过来的时候我双手一抓,哇!!!没来得及攀上,只好放手,吊板在空中跳了几下就往上Biu了,我回头看身后排队的人,看众人一脸怒容和歧视,我又连忙抓住一块Piao过来的吊板,屁股一坐,双腿一夹,被吊着上升,身体随着颠簸坡面左摇右摆,我可怜的小心脏啊,Don’t don’t don’t don’t !   我跟Eygle和Hannah说,你们先下去,我跟着来,他们犹豫了半天,终于被我劝了下坡,颠屁颠屁地滑走了。我长叹一声,御下雪板,滑不起我还走不起吗?于是我扛着沉重的雪板,穿着沉重的雪鞋,一步一个脚印,缓缓下坡,中途Eygle和Hannah在我身边经过两次,他们自成一Team搜救队,原因是我从没试过Fall down后自己爬起。所以只要有人倒下,他们就要作出判断,是我的话他们就过来营救,御雪板,把我拽起来。Eygle说:可能是你腿短,一般人噌就起来了。   我们准备离开渔阳的时候,120的救护车鸣着警钟才赶到,有个女孩被撞断了锁骨。   如果以后有机会去瑞士,我打死都不滑雪。。。。。。   晚餐在金钱豹狂刷,每位238元,对和Eygle喜欢吃海鲜刺身鲍鱼鱼翅的人来说,实在太划算了。我最喜欢和Eygle一起吃自助餐,因为我吃得像狂风扫落叶的时候他只是笑。过去吃自助餐我总是很优雅,每次只拿一点,总共也只吃一点,无论我有多想吃,超级想狂吃。不过,在金钱豹猛吃一顿,我们仿佛对任何食物都没有感觉了。最后一杯哈根达斯,我塞进胃里的。。。   菲菲和Hannah真是一如既往地细心和照顾所有人。有她们在+我老公在,真是省力省心,好玩开心。 在Gateway等待出发 好刺眼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 | 8 Comments

2008.1.21 北京 小雪

火车票销售网点 第一天排队晚了15小时,剩下站票 第二晚提前两小时排队,前面6个人,起卖15分钟后剩下座票 第三天下午提前4小时排队,排第一,终于给表弟买到回广州的软卧,786元,Oh Yeah! 我崇拜自己

Posted in 日志 | 1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