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8

盖小坚强发烧第五天

晚上盖小咪会咳嗽,总是咳醒了就哭,很可怜。妈妈最辛苦了,除了照顾小咪,还照顾我和老公。 老公也在努力帮忙,在爸爸妈妈眼中,他是一个很好的女婿。有时候老公会烹饪碟拿手好菜给妈妈吃。 这周以来,我也严重缺乏睡眠,很想留在家照顾小咪,可是又不好请假,上下班都得咬紧牙关。 王小波对李银河说过:“我会不爱你吗?不爱你?不会。爱你就像爱生命。” 何止?我爱你们,超过爱我的生命。 今天是小咪的农历生日,希望他生日快乐,平安喜悦。

Posted in 日志 | 11 Comments

King Kong

傍晚回家去小区的儿童游戏场找盖小米,看见非洲宝宝正摁着一个中国宝宝在地上狂吻,中国宝宝拼命挣扎以后站了起来,比非洲宝宝高了半个头。 中国宝宝的爸爸不断怂恿:“打他!快点!打死!”小宝犹豫了片刻,一拳打在非洲小宝背上。中国爸爸哈哈大笑,喊小宝继续揍黑人宝宝。中国宝宝于是又连出两拳打在黑宝宝瘦弱的背上,我觉得黑小宝怪可怜的。 正在我犹豫是否出手间,家长群中甭出了非洲妈妈,虎背熊腰,双臂过膝,双乳硕大,威风凛凛地双手一叉腰,笑着向中国宝宝的爸爸走去:“叽哩咕噜,咕嘎咕嘎~~ (设计对白:小样!你单挑还是你儿子?)”中国爸爸先是一愣,陪笑说:“真的打呀?!开玩笑而已!开个玩笑!哈哈!哈哈!” 周围的爸爸妈妈们也笑了起来。我能看出非洲妈妈有点不高兴,唉! 盖小米和盖大咪在附近跟俄罗斯宝宝玩,小家伙还是有点发烧,蔫蔫的。

Posted in 日志 | 11 Comments

盖小米生病了

周六就觉得盖小米不妥,咳嗽,便便不正常,整夜翻来覆去,睡得很不踏实。 今天发烧,38.4度。很焦虑,不过妈妈在,我总算能安心一点。 这是盖小米第二次发烧,希望过了今夜就能康复。 前两晚陪他睡觉,几乎是两个通宵,不断给小咪和大咪盖被子,凌晨四点喂一次奶,六点半喂一次。早午晚带他散步陪他玩,身体的疲累不可言喻。尽管妈妈还是做大部分的家务,Eygle也帮忙,光陪盖小米玩都腰酸背痛。Eygle提出,这周末让盖小米跟妈妈回广东,等妈妈10月退休再带小米回北京照顾。我和Eygle都不舍得,但盖小米在江门得到的照顾肯定会周全很多。Eygle也可以专心工作吧。不能亲力亲为养育小米,其实我很愧疚。只愿他一如既往地健康快乐。 帖两张这两天拍的照片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盖小米的守门员

盖小米的鼻孔堵了陀鼻屎,于是Eygle把这守门员揪了出来,揩在盖小米的手里。 盖小米把手翻来覆去地看,发现了鼻屎,然后仔细地用小小的指头捻起来,搓成一粒。 原来,搓鼻屎是人的本能。 好!再贴两张东北邻居家的牛牛。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盖小米的国际友谊

小区里有很多宝宝和狗,盖小米每天都出来交友,今天还认识了一个俄罗斯宝宝和非洲宝宝。 俄罗斯BB很白,非洲BB很黑,盖小米也有点黑。我问Eygle, 人家非洲宝宝会不会以为咱盖小米是老乡?老盖嗤之以鼻。 非洲BB有严重的地域性暴力倾向,用力抱着俄罗斯BB狂吻,吓得白色宝宝哭了起来,不断挣扎,裤子被非洲BB扯了下来,露出屁股缝。 非洲BB转身抱着盖小米要吻,盖小米坐在推车上,吓傻了~ 非洲宝宝的样子非常可爱,戴着一条特粗的金链。 大家都喜欢盖小米的玩具。

Posted in 日志 | 1 Comment

桃子

回家路上经过卖桃的,人家说想早点回家,于是我给了6块,丫秤了9斤给我 硬邦邦的桃子,扔一个出去,能砸死好几个大学生!回家一称,只有7斤。真是桃子太硬,我总是心太软。 妈妈也买了4斤回来,真要吃到胃抽筋。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盖小米回家乡

今天早上去北京站接妈妈和盖小米,他们从东北回来了。很开心,我激动得要哭。小家伙晒得黑黑的,看到我一点反应也没有。 北京站候车室 盖小米家乡的彩虹 满园春色 盖小米和爷爷奶奶在一起 邻居家的牛牛 两个小朋友 四兄弟 两个小对眼,盖小米的姑妈买了很多玩具给他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明天奥运会门票第四轮开售

排队买票的人,前天开始,从售票口一直排到三公里以外的地方 阿伯、阿婆、大姐、大哥……个个都是铁人,不怕晒,不怕等,还好意思跟他们抢票?! 我不禁仰望星空,帝哥~ 请赐我两张票!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预言

今天在地铁阅读《王小波文集》第一卷的小说《黄金时代》。从王小波的幽默里领略他的睿智,当年李银河一定被她哄的开心得神魂颠倒。有天晚上,Eygle在床上给我念王小波的作品,我当时就喜欢上了王小波的写作风格。   王小波的死,当年,肯定差点摧毁了李银河,他们是深爱着彼此的。   回到公司,看了一则新闻后,心情立即难过起来。说佛山南海有上万只小白鼠上街,网友联想到大地震,可是政府澄清说是人为放生的。这些年,政府的“澄清”似乎已经失信了,加上巴西预言家说这年夏天沿海地区会被海南岛海啸摧毁,我便担心得想吐。这种感觉,生活在当地的亲朋戚友难以体会的。要么一起经历劫难,要么都平安。“置身事外”的状态让我很崩溃。我不自觉地迷信起来,盼望2008年快点过去,但愿一切都只是虚惊

Posted in 日志 | 9 Comments

盖小米的飞机票

今天才注意到“旅客姓名”一栏填的是:BB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