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9

T O O

  北京天黑得那么早,终于快熬完了一天。  早上接了个电话,崩溃,中午的时候我想如果只是一个梦,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突然一醒,原来真的不是在做梦。如果可以时光倒流。。。。。或者说为什么今天早上起来也没意识到会跳出这样一件事。。。。。。太突然了,想了一整天都接受不了。 如果今晚睡一觉,醒来我将发现这原来是一个梦,该有多好。   我能做些什么?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回到现实

  昨晚的CA986, 海岛船一样降落北京,原来是强烈沙尘暴,端着清洁袋良久未吐。   Cooly把我们送回家,接走了他的欧米伽,然后又迎来了Charles, 接走了他的相机。   11点半爬上床,倒时差,凌晨5点多就醒了,给Eygle做好做饭,收拾一下就上班去!   同样是拥挤的人群,有人在地铁争吵,有人插队,有人打架,我又开始咳嗽,过段时间就该开始溃疡。   离开北京以后,我有大半个月没咳嗽,没口腔溃疡了;而妈妈离开北京,身体也恢复了。到底是,南方人在这里很难适应。   进了电梯才发现忘记公司在几层,按错了,也忘了带钥匙。   悠长假期以后,还有很多后续的事情,耽误的工作,新的任务,两张因为旅途被刷爆并且等待还款的信用卡……   我要很努力,很努力地重新适应忙碌的工作,在下飞机之前,心情很惆怅~  

Posted in 日志 | 9 Comments

魏欧林, 舒瓦辛格 以及奥巴马

在华盛顿,Judy请我和Eygle在景色优美的河边美美地吃了顿午餐,以前的老板Olin亦百忙中抽空前来赴宴,让我觉得很容荣幸,无论如何,对于我来说,他都是一个Great man。Judy说前个晚上,他们刚和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共进晚餐,我才知道,原来基辛格还在世,正如今天才知道,原来赵紫阳去世也是近两年的事。 昨天Larry Ellison Keynote的现场,舒瓦辛格(阿诺)也前来演讲致辞,不枉我和Eygle排了差不多两小时的队,进场抢坐第一排。两大偶像级人物握手的现场,热烈的掌声爆满全场。而拉里进场的时候正在我们面前走过,因为他胖了,我没认出来,倒是举起相机以一米的距离拍了Oracle的CEO. 如我所料,舒瓦辛格在演说的最后说:I will be back! 哈哈。 今天,酒店前的大街被定时封锁,我们住在InterContinental, 总统奥巴马新政演说的旧金山站就入住我们的酒店!好多警察,我们出去玩回来都要排队由警察带领我们进入酒店,此前还要把所有背包放在马路中央,让警犬闻一下。后来才知道,Michelle Obama前几天也跟我们住在同一酒店,不过她的行程就低调很多。整个晚上都有直升飞机在城市上空盘旋,酒店门口还停了防暴车。我很兴奋,拍了些照片,有空再上传啦,也没啥看头啵! 好啦,后天就回来了,离开北京一共19天,悠长的假期就快结束了,今天主要是逛街买礼物给盖小咪。 在Wrap又跟Piner和Biti争论价值观的问题,很激动,其实,事情的根本很简单,我们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我又尝试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想法 -_- Chie~~~~~~

Posted in 旅行 | 8 Comments

想家了

  出来那么久,想回家了,特别想念盖小咪,但是想到要回公司面对繁琐超级忙的工作,挑剔的上司,我就心里难受。   偶尔我就翻出妈妈给我的短信看看:   墨现在很会说话,邻居帮他洗脚,说你的脚很大啊。他说,是啊,我的脚像爸爸的脚,很大;不像妈妈的脚,妈妈的脚很长;我的手向妈妈的手,爸爸的手很大。   我不要吃粥,我要吃饭!我为什么这么饿啊?   墨墨每天晚上8-9时已入睡至第二天7-9时起床,中午睡两小时,一天吃一到两次奶。每天大便一次。今晚我的同事打电话来说了几句话他便说:我要睡了,不要说了,拜拜!   中午他还自己到房间开空调上床睡觉。   墨墨真可爱。还有4天就回北京了,很期待。空间的左边上传了一些照片,先凑合看看吧,有空再去朋友的空间逛逛。谢谢你们的关注!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纽约,尼亚拉瓜大瀑布,钻戒

  10月2日,到达纽约的第二天, Isabella带我们去购物,漫步布兰克林桥,华尔街,我们尝试寻找AIG的办公楼,未如愿以偿。在Trinity大教堂参观了一对新人的 婚礼,而对几位男士来说,纽约证交所和铜牛则是他们的开运神物。坐地铁回家前我们去了世贸遗址,附近仍摆有悼念亡魂的鲜花,不胜唏嘘,过段时间,这块空地很快又高楼林立,无论如何也会往事如烟。晚上,Ningoo也赶到了纽约。Isabella到机场接机,我们在纽约的四天,真是打搅。   10月3日,跟纵横(旅行团,周六/周一出发)去尼亚拉瓜大瀑布,途中坐轮船游了千岛湖,景致迷人,每个小岛上都有富人私有的独特建筑,Heart Castle 相传着一个伤心的故事(省略),当时呢,很感概的,现在写不出来了~   晚上,坐了8个小时的巴士,我们终于到了大瀑布~ 哇~ 好壮观,跟电视中看到的,或者想象的不一样,听到轰隆隆的水声,漫天水雾,瀑布的冲起的气流把雨衣掀了起来,湿身在所难免,当时我们是这样讨论的,一辈子真值得来感受一次如此的震撼,自古以来就不断有人来跳瀑布,有的是挑战极限,有的是自杀,我都能理解了,这力量里头就有中魔力,让人想一头栽进这浩瀚的水幕里。   自助餐以后,我们在Comfort Inn住了一个晚上,Ningoo和Eygle的呼噜声,还有国内的来电,吵得我几乎整夜睡不着,6点就爬起来洗澡。   10月4日,我们登上雾中少女号,绕进加拿大边境,再次身近大瀑布,如有神灵的气势让人屏息惊叹,十分劲抽。从下游进瀑布还行,从上游接近瀑布,船坏了就完蛋了。Eygle亲亲我,到了让人神往的地方都不要忘记亲亲。如果盖小咪看到,他一定会说:“好多的水!浪费~ ”   返程去了康宁玻璃中心,看到一种毛茸茸的草,很高,颜色很可爱,比玻璃还可爱。期间发生一件很尴尬的事,超尴尬。Eygle俯身趴在栏杆上拍照,我跑去上厕所,回来捏了一下Eygle的PP,并且说:“快点去转转啦!”那个穿黑色外套,浅色牛仔裤的人回头并且说:“喂!不要乱来喔!”哇靠~ 吓死我了,原来是Ningoo, 跟Eygle穿得很像,顿时我的脑袋就轰了。   回到纽约已经很晚,在唐人街的一家潮州菜馆吃的晚餐,Isabella来接我们回家。   10月5日,跟纵横纽约一日游,坐游轮环岛,曼哈顿的景色的确不错,看到了自由女神像,大家很兴奋,少不了一阵乱拍,到此一游嘛,导游说什么都没听进去。然后我们又到了第五街,在St. xx 停留了一段时间,最后等洛克菲勒大楼的Top of the rock, 看纽约全景,中央公园和大都会博物馆就在脚下,却没时间走走,确实是遗憾。而联合国,我就觉得没什么看头。   晚上去一家粤菜酒楼吃龙虾,很棒的一顿晚餐,就餐前我和Eygle, BITI, Piner 吵架了,Ningoo是中立的,还好Isabella很了解我,她知道我如此安排行程的理由,无论如何我都觉得很合理,但男士们觉得太累;没办法,不愿意自助游,那肯定就是跟团,跟团肯定就是起大早;而美国之大,路上花时间也在所难免。吵完就好了,大家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说完吃饭!Biti也决定跟我们去波士顿,我松了一口气,要不还得担心他。有钱人就是麻烦,不喜欢走路,不喜欢快餐,不能辛苦。。。这就是我发火的原因,而Eygle总站在兄弟的一旁。我觉得我的爱好及想法都跟Isabella很像,但她确确实实是个天才,看过的书,走过的路,过目不忘,理科的才女,有着坚韧的性格,何止是做技术的红粉佳人? Timmy已经上高中了,钢琴弹得很好,这类特殊高中全美只有三所,以后去耶鲁还是哈佛?连续几天晚上,我们都聊到夜深,最后在纽约的一晚,我和Isabella一直聊天到差点到凌晨4点,我很喜欢她告诉我一些关于艺术的事。   P.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 | 5 Comments

在三藩市‘三人同床’

昨晚关灯以后,我突然就不能动了,能看得见整个酒店房间的动静。看到Eygle躺我左边,我的右边躺着一个女孩,东方脸孔,脸色惨白。她很平静地侧脸看着我。我想喊,但是喊不出来,隐约中听见自己喉咙挤出来低沉的“啊啊”声。我努力地试图动一下:“eygle快喊醒我!”我挣扎着,但是无论如何动弹不了,也喊不出来。后来我是终于勾动了指头,猛地醒了,依然是房间的场景,Eygle睡在旁边。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被鬼压,不过呢,曾经有医生说这是闹神经被压迫产生的幻觉。无论如何,今晚如果还见到她,我一定要换房! 很懒,没有心思写游记~

Posted in 旅行 | 6 Comments

第一站–House of Ezabella

  早上在机场的Leicafe看了阅兵,然后经过俄罗斯和北极,鸟瞰了北极熊和企鹅,来到纽约。 Snow开车来接我们,她的SUV和house都是我理想中的样子,经过过一片片黄叶漫天的路~~ ###@@@&&&&&&&&&&&&& 改天再写,倒时差中头晕眼花,刚吃完大大只的龙虾,还有加州的葡萄酒~我和Piner都摇摇晃晃了,Snow愕然地问:“天啊!你们什么人啊!这么Light的酒~ ”   Eygle在给Snow修电脑,BITI大师功夫熊猫一样坐我后面看着,不写鸟~    

Posted in 旅行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