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少说些

温馨提示:劝告别人,有些话说一次就是尽义务了,多说是浪费,还很罗嗦。 有两件事情是劝都没用的,一是性格,一是爱情。 其实人生就是不断撞板嘛,又不一定要幸福和成功。

Posted in 日志 | 11 Comments

盖小咪在江门

  我很想念他,万分想辞职。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健康的周日

一觉睡到九点半,被快递员吵醒,然后就忙着给Eygle订机票,终于他决定这周三就回家啦!我突然觉得‘单身’的日子还未够过瘾。 午餐后去Gym, 跑了一公里,帅哥教练过来搭讪,然后做了5分钟器材,换比基尼,跳进蓝色的游泳池,刚游了25米,另一个帅哥教练过来,跟我说,必须戴泳帽啊,我说忘了,别赶我,我游两转就走!又游了75米,教练在岸上扯着一个泳帽,冲着我笑,应该是给我准备的,我说不用啦,起水就去洗澡换衣服。肚子好饿啊~ 以为去民航医院打甲流疫苗,大夫问我有否过敏史,我说青霉素罗,说完就后悔,大夫不让打,我说我不怕,大夫说不怕也不能打。 我说打了会死啊!?大夫说:嗯,有可能。 唉~~ 亏了,一路堵车。不过听听Eminem心情也不错。去超市扫货,然后去菜市场买了活蹦乱跳的鲜虾,回家吃大餐! 菊子差不多已经做好饭了,在我的指引下煲好汤;今天她还擦了地板,十分干净,mmm 真舒服,我跟她说,谁娶到我们都是三生有幸,福气啊!菊子说是啊是啊! 晚上我们一起做了一个小时的瑜伽,她说头晕,我就很舒服,好啦!准备睡觉,突然想起,这两天忘了约了Weiwei, 还放了陶陶鸽子,明天回去死定!唉~ 我做了飞机师十多年了,恶习难改。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

分隔两地

  盖老咪回到江门,跟儿子咪和爸爸妈妈一起了个晚上,据说盖小咪跟盖老咪玩得很开心。   今早盖老咪又飞回上海,然后要去厦门……回家遥遥无期那样。   周五晚陪妹妹去了买西裤和高跟鞋,周六她有一个面试,我和丰丰陪着她,聊天到凌晨四点。   周六晚上白天都看恐怖片,三个人一起又呆了一整个周六。John也来了。一起喝点小酒。   今天去办了健身卡,Judy给电话我,聊了一会,哎,这周末我也无无聊聊的,很想盖父子俩。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程咬金啊

  星期一来的新同事今天下午辞职了,崩溃~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一阵阵的

听说她脾气越来越大,开始抗拒治疗,放下电话,我处于难受和不难受之间,每过一阵就想起,控制自己不去想。 突然又想起,不敢想,又放下……想到她可能越来越瘦了……希望不要越来越远。 一定会好的!一定会!是一定一定会!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为自己加油!

    锦囊:想不开,是因为心没有打开。   Over, 继续OT.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安的Farewell Dinner

加班到八点才赶去世贸天阶的中8楼, 安请吃大餐, farewell + 她找到更高薪的工作。 恭喜恭喜! 工作真累,连续加班两天了,明晚还得努力。Cooly, 我不是跳槽啊,只是工作职责变化而已。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黎明前的黑暗

  在这公司11个月的炼狱也许即将过去,今天把手头上1/3的工作交给了新来的同事。 这只是 Job List Part I 而已,15条,条条烦死人。 Part II 可能要过完年,Headcount下来才能handover完毕。   12月,工作交接、Audit,Year-end closing…将会忙到飞起。。。 好啊,改道会计。。。新的挑战,新的希望。 Goodbye, 行政和HR, 很恶心的说!。。。唉~ 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早,半路跳出个程咬金就完蛋~无论如何,应该是从一个苦海跳进另一个苦海   我跟新同事Tina说:见到你我就兴奋! Tina回信:见到你我也很兴奋,太刺激了!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孤枕难眠

  昨晚早早爬上床,想着可以一个人占整张床心里很爽。。。   但发现,原来没人暖被窝是这么冷的。   平常都是Eygle把被窝暖好了,我钻进去,把冰冰的脚丫和肚皮往Eygle身上贴…虽然随后听见盖咪呜咽   整个晚上没睡好,早晨开始想念老公了。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