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同学的志愿

  记得她当时很喜欢唱歌,她说她想当小姐,因为可以免费卡啦OK,喝果汁,还有得吃。   她现在是公务员   她挺漂亮的,初恋是现在的老公   她我认识的最单纯的女生之一    

Posted in 日志 | 28 Comments

时间变慢了

  长假回来上班的头两天,觉得盖小菊洗刷出门的时间早了很多,我也从容了很多。   后来才发现,原来大钟没电,比之前跑慢了15分钟… 今晚上了新电池,不再比之前快5分钟,不骗自己早点出门了。     记录一下,不知不觉这博客浏览量超60万了。。。感谢我的网友们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每月发作一次

  生理期前遭遇财务月结,就是每个月最忙最烦燥的时候,在公司最多只能黑着脸,回到家,就忍不住了。 盖老咪一点火,我就爆。昨天拌嘴了几分钟,盖老咪撤退回房间了,过5分钟,盖老咪出来哄我。 本来我们一起看些好玩的图片就开心了,可是在公司憋了两天的气始终没有发泄出来,于是又借题发挥,说盖老咪这里不对,那里不对。   过了很久,一看钟,都十一点了,我说,盖老咪,我累了,于是我就哭了。我觉得很累很累。 身体累,精神累,心累。 盖老咪跟我聊了很久,关于职业的问题,还是那个问题,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世界? 同事认为这真的不算事业,不管你挣多少钱。    

Posted in 日志 | 15 Comments

人生就如开长途

  昨晚回到家已经晚上11点,姐姐他们等我到10点才睡觉的,今天一大早他们就开车回东北,路漫漫。。。   挺内疚的,很少有时间陪他们。小外甥说清华北大很漂亮,我说,你努力读书吧,以后往这两所大学考!   上班的路上我想,考上这两所大学,以后就更没时间了。   我走的时候,公司的清华北大海归们还在一如既往地要战斗到凌晨2-6点。   希望他们一路平安,开那么远的路很不容易。   人生就如开长途车吧,有好风景,有很风险,有快乐,有磕碰,肯定是累的,经常能停下来休息就好。   加油啦!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OT

  忍不住上来写篇日记,今天很忙,忙得我眼泪直打转。   我觉得很委屈。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9天长假结束

  昨天去了美容,刮痧,拔罐。。。极不情愿地准备开始农历年工作。    

Posted in 日志 | Leave a comment

950公里,长春到北京,自驾9.5小时

  全程姐夫开的车,中途休息1小时,很顺利就到家了。 途中小外甥特别精神,坐在我和盖老咪中间,时而逗我,时而逗盖老咪,只要他一搞我我就狠瞪他,不时还得吆喝一下。 每隔一会儿小外甥就放臭屁,熏了我一路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卡伦,星空,冰上漂移

往年回来东北,春天的时候去过卡伦,当时就被辽阔的湖面吸引,走在安静的堤坝上,感受着微风与水的气息,湖水的颜色很深,这意味着,人掉下去就要渺小起来了。 两年前的春节是在东北家里过的,姐夫开车带我们去卡伦,辽阔的冰面就我们几个人,我们就在边上出溜冰,放眼望去全是厚厚的白雪铺在冰上,我和小外甥在上面奔跑,叫唤,然后扑倒在雪上,再翻过来躺在阳光底下,呵着白白的气。 今年春节回来,一直就盼着姐夫带我们去卡伦,可是每天都有别的事情让未能如愿,直到昨天姐夫的弟弟小平来家里玩,在我一天接一天的失望甚至绝望中,小外甥指着我,态度坚定地说,等下我们就上卡伦,你一定要去!外甥年纪虽少,但绝对是东北的汉子!我趴在炕上,仰起头看着小外甥。。。 于是,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穿上全套武装,箭一样冲上皮卡,一路颠簸往卡伦进发。村附近的道路全是冰,不是爷们还不敢开! 终于,我们是到了,我的心情,就像卡伦,仿佛无限开阔! 太开心,实在太开心了!我跑呀跑的,腿停下来,手就停不住按快门。老爸说,就你那样,我们早不新鲜了。我说爸,你这是口不对心!你肯定也觉得很漂亮! 后来小平把皮卡开下水库,进冰面来了。召唤我们上车,我们还心思会不会太恐怖了,万一呱唧一声,一条大裂缝分开,我们就葬身冰下了。大伙说,没事,估计冰应该有一米多厚了。啊!不管了!我、Eygle和小外甥坐兜里,雪厚,皮卡以时速70多迈在冰上驰骋,我们站着,像海鸥一样飞起来。车后扬起浓重的冰尘。 小平猛开,在雪地里一个大转弯,车屁股就甩起来了,哇!漂移!我抓紧兜里的把手,心跳加速! 不进来真不知道卡伦比想象中还要辽阔得多,我们开了很久才到边上,Eygle说我们上林海雪域玩玩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一陷,整条腿都被迈进雪里了,真深! 落日的光穿透树林,我用双手捧着,我跟盖老咪说,这景象太美了,梦一样。后来我们又上了皮卡,颠簸了十多分钟又到了另一个孤岛,看到了黄土断崖,我们都很兴奋,eygle和老爸开始研究分层,我拍照,小外甥在翻筋斗,落日散落在一望无际的冰面上,泛起淡淡的的金光,气温越来越低,而我却要融化了。做了一个瑜伽动作,手掌压在冰上很冷,但心是热的。小平说,他也是第一次开车闯进湖区,很不一样,他一直在感慨,实在太不一样了,很震撼很美! 他说心都开阔起来了。 就要走了,我们都依依不舍,我幻想要是能呆到晚上,躺在辽阔的冰上看密密麻麻的满天星光,我想我会感动得大哭起来。前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家的院里倚着Eygle的肩膀仰望,我们很容易地看到了天马座,夜里只能这样在外伫立几分钟,几分钟全身就要冻透了。每夜在外面小便以后我走是依依不舍,这星光灿烂的夜空,比城里的灯光还要密集高照,能像雨一样落下,燃起燎原之火。在城里,我们看到的不是星,而是寂寞,就那么几颗悬在夜里,盖小咪就开心地指着说:星!。。。在村里,你一个人就能热闹起来。 离开湖区前,我问小平,你会在冰上漂移吗?到了冰面,小平一踩刹车,皮卡就360度的原地狂转起来,实在太太太刺激了!我们在车里大笑,心情很久才平复下来。村道上有只黑咪挡道,背对着我们,咬着尾巴,我们看到它黑溜溜的脑袋和竖起的耳朵。我们停下等它走开,它往车厢内看着我。回到家,我穿的两对袜子都湿透了,脚丫像冰一样。

Posted in 日志, 旅行 | 4 Comments

年初三-探索雪地里的生命

村里的生活很有规律,日出而起,日落而息,当然疼我们的老爸老妈让我们生活在规矩之外了。 暖气过敏、颈椎的伤痛、高温的火炕、低温的空气让我彻夜难眠,早上我就睡到自然醒,7:30-8:30? 除了端菜和洗碗,老妈也不让我干其他了,除了跟着外甥看看喜洋洋与灰太狼,走走亲戚,看书,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事。 年初三,洗了头之后,我就嚷着要出去玩,也是老妈领我们去山边看雪景,除了手指要按快门,基本上我是被密封着的。 旷野似乎因寒冷的天气也寂静,但仔细看雪地的脚印就知道,这冰天雪地里自有动物们的热闹,各种小脚印随处可见。盖老咪说,看着有老鼠,野山鸡,狐狸,或许还有野猪。有的小动物跑到一半发现路不好走就往回跑了,我们边研究边乐。盖老咪和小外甥爬到坡顶滑下,雪粉迎风扑面而来,从围巾呼出的热气总把墨镜蒸模糊了,只好摘下来擦完又擦。实在太冷了!在雪地里走路是不容易的,一深一浅地迈着步,有时候根本没有探路的机会,整条小腿已经便陷进雪地里。小心脏总扑通扑通地跳动而肌肉似乎要凝固起来,在雪地里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精疲力竭,盖老咪取笑我,说,你还要走到卡伦水库,我是不想走,你是走不动. 回到家就瘫软在火炕上,缓过来以后才把墨镜、围巾、口罩、帽子、手套、羽绒服、棉衣、棉鞋,一件一件地摘掉。 东北的白天总是阳光灿烂,蓝天白雪;夜幕降临,家家户户门口挂的红灯笼都亮起来了,随风摇摆,再抬头就是漫天星光。简单易见的北斗七星,在城市里是无缘看清,但在这里,就在头顶,彷佛一伸手,就能把北斗摘下来。

Posted in 回老家 | 18 Comments

年初二

在东北家里,时间似乎很多,过得很休闲年初二去了盖小菊家,二婶做了满满一桌好吃的,真是饱口福;然后去了看姥姥和大姨,不久又天黑了

Posted in 日志 | 21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