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0

张小BB出来啦!

   Kamus终于当爸爸了 8斤半!儿子~ 好激动! TX在医院煎熬了两天…… 快点!要去看看他们。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

健一公馆 + 故宫 + 鼎泰丰

  昨晚在J & E的party挺好玩的,晚宴后公司还请了个外国乐队在草坪上演奏,1000元一首歌啊…… 装修是挺有范儿的,味道不错,在三环边上很隐私的地方,有很大一片绿地…好舒服 可惜没见到明星,据说成龙来北京经常在健一吃饭; 大家玩得很High,我也被公司的Y头们逼了上台。。。喝了点小酒,回到家已经23:30 收拾好东西躺下床已经凌晨了,跟盖老咪玩了一会就睡着了 早上六点起床,七点到Riz-, 第一次带团,还好有经验丰富的Grace在 八点半才出发,老外的名字不好记,还好有准备,打印了名单而照片 一半人昨晚在秀玩到凌晨4点,起不来就不去了;剩下10个印度人+日本人+澳洲人 烈日下暴走了1个多小时,刚好来例假,好累啊~ Weiwei带的是长城团,中午在新光天地汇合,在鼎泰丰搓了一顿,好好吃啊,比天津狗不理好吃多了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Offsite

  这段时间我在忙公司装修付款的事情,而大家忙着准备亚太区的offsite 什么是offsite呢?我的理解是:公司有会议室不用,跑到外面的酒店开会,开完会还玩一下 在St. Regis的保龄球比赛安排很不错,没想到真能11个人一条道,每人还能打很多回 看着这群地球上可算是最聪明的物种之一,我就忍不住去幻想他们的脑部构造   很少跟Team的人说话,可能是紧张,但他们很Nice,每次我出的球丢进沟他们都挥手说:“Never mind.” 有一次我回头看他们,他们全部背对着我不敢看……好Shame啊~ 好彩的是,即使我只拿了53分,我们Team还是拿了第一! 哈哈,奖品是一个Royal Selangor的银色奖杯~ 后来每队最高分的两个人都被抽出来,原来最强的人真是最强的,每次仍球不是打10个樽就是9个,他们能很好地控制球的方向 现场气氛比我想象的好,所以玩得很开心   刘大人用她的Iphone给弄了几张花花照,被我Cut了一半(装嫩未遂),杯子是这样的,很滑,很凉 公司楼下的Royal Selangor, 半个拳头大的杯子都要500多元,这个不知道多少钱呢?Anyway, 值10元我也很开心,咔咔~   今晚可能就惨了,健一公馆晚宴,虽然说是非常好的餐馆,但面对整桌都几乎不认识,没话题的老外,怎么吃得下?   明天跟陶陶带队去故宫,也很紧张。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天使与魔鬼

  周末,Hannah同学又给盖小咪带来惊喜,一个美味的芝士蛋糕和一台Casio的电子琴 生日礼物送完又送,弄得我都不好意思 想起小时候妈妈也给我买过一台米黄色的,送我去学琴,可惜被我荒废了 希望盖小咪珍惜他干妈妈的心意,和我一样喜欢这琴,喜欢音乐,如果能弹一手好琴就更好了 有才艺的孩子不会学坏 Hannah总是像天使一样对我们全家很好   傍晚我们去东郊海鲜市场买海鲜,我们特意带盖小咪去买海鲜,一家高高兴兴 分了三家买的:一只巨型的面包蟹,五只海蟹,八两基围虾,十只鲜鲍,总共340元   卖海鲜的夫妇很年轻友善,他们的孩子很可爱,福建人……   回家一秤,你大爷~~~ 一只面包蟹说是3斤8两,收市大平买48元一斤,以只有2斤2两 基围虾说是差不多8两,回家一秤只有4两   另一家买的海蟹说是2.5斤,收市大平买25元一斤,只有1斤2两,还给我调包了, 原本活生生的蟹,用水养着,回到家全是死的(短短路途,如此生猛的螃蟹不可能这么快死)   只有鲍鱼实实在在,按只数……  天啊,是我们太缺心眼还是真的世道不好?! 很沮丧,骗也就给骗一百来块钱,但失去信心,以后买个菜也要打醒十二分精神的感觉很糟糕!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盖小咪孝顺父母

  盖小咪很认真地用娇嫩的手指剥开鹌鹑蛋的硬壳,然后用小手拨掉残留在蛋白上的壳碎   分给我和盖老咪吃,轮流每人一个,我吃了三个,盖老咪也吃了三个   盖小咪的手指都红了,肯定挺疼的  

Posted in 日志 | 8 Comments

期待聚会

  昨晚南航的飞机竟然因为超载而延误了起飞,盖老咪很拽,下来了,回市区跟朋友去酒吧喝酒到半夜 南航安排的免费酒店不住,自己掏钱住机场酒店的商务套间,睡三小时又起来坐飞机去了 南航免费让盖老咪升级国航头等舱,盖老咪昆明的同学聚会可得瑟了 盖老咪说,十年,同学们都有所成了,还多了很多女博士,律师,女商人…都有孩子了 天啊~ 我连个会计证课程都逃避~ 差距啊!!!   想起大学的聚会,记得好似是05年平安夜娟的生日,她当时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给她搞了生日派对,来了不到10个老同学,猫,小可,Wing, 财财,光头仔,岽岽,椰子或者冯同学或者韩彬有没有去呢?想不起来。人不多,但很开心,毕业1年半后的聚会,然后就是我结婚的时候,来了些姊妹。。。都是开心的小聚会。。。   大聚会呢?有没有人搞啊? 好羡慕盖老咪啊,我也想大聚会,再忙也要请假飞回去~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Spa

  期待了很久,终于一个月过去了,Hannah请我去御锦spa + 按摩 这里环境很有feel, 北京地这么贵,竟然有这么大的Spa会所。。。 里面的装修很漂亮,还很隐私,套间很大,有浴室,桑拿室,按摩室,还有半露天的温泉 Hannah选了牛奶温泉,散发着温柔的牛奶味,周围很安静,聊聊天,喝着薰衣草茶,很惬意 接下来一个小时的按摩很舒服,睡着了一会,疲劳的身体舒缓下来了。。。   今晚盖老咪的飞机又不能起飞,滞留昆明。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One world one dream

  第二次跟盖老咪看世界杯,撑到凌晨2:30, 最后一场,无论如何顶硬上 这个时间段看一场没有进球的比赛,感觉像攀五岳一样,很苦闷 补时之后盖老咪扛不住了,那呼噜声一起,嗡嗡祖啦和评述就开始若隐若现了 直到加时赛最后10分钟,进球!爽了! 谁赢都关我事,西班牙赢–我赚盖老咪100;荷兰赢–我输盖老咪100   昨天接到命令,公司亚太区老外的活动,我和另一个中国区老板要陪去紫禁城, 一,怕晒;二怕闷,因为去过好多次,跟响哥没话题,而那些老外一个都不认识,我很害羞 三,怕老外问过关于紫禁城的事,用中文都说不清楚,郁闷; 四,每天都那么忙,跑掉一天,工作都累积起来了 向Teresa暗示求救,Teresa没领会,她说:“You must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It must be very hot in Beijing. ” 好晕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阴天的愉悦

  周六带小冯师傅去房山看看怎样装修, 刚好Kamus也带了设计师在现场,我们在两房子中相互串来串去。 不规则形状的房顶让我对设计毫无头绪,堵车,饥饿让我有点烦躁。一个头疼的问题,town house虽好,太远 记得以前装修我们的第一套房子,我们一点也没有分歧过,整个过程很轻松很愉快地入住了我们的家。 但这次刚开始装修我和盖老咪就开始意见分歧,仔细想想其实是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坏 在这公司,大部分人都是急脾气的,不知不觉自己也染上了这种情绪,又或者是太累 周五晚加班到10点多,盖老咪陪着我,回家打不到车,下大雨,很狼狈,回到家又看福特访问尼克松到凌晨   下午四点才吃的午餐,之后kamus带我们去看三元桥附近的一套house, 几十年楼龄了,也要差不多两万租金 虽然不知道计划会不会在这里实施,但在烦嚣的市中心找到如此世外桃源,真让我们惊喜和愉悦 楼很旧,但很可爱,不装逼的人也会喜欢这里的,何况我们有些许文艺,尽管我在盖老咪眼里已变得世俗 有时候还难以沟通   昨天我们在看 非常男女 的时候,男嘉宾说的话一定程度地让我自省了一下,一定要抹去浮躁 聆听和理想很重要,这些都不会了,没有了,这就真是行尸走肉了 赚钱多了,自信了,却发现自己老了,且俗不可爱, 有时候自己都会抽了口凉气 晚上很晚的时候以为查邮件,见到很久很久没有聊天的一个土耳其网友, 一个经常跑中国的生意人(即使他终于到了广州,我也没有赴约,因为害怕陌生人) 他竟然记得5年前我说过什么,他说聊天中觉得我变化很大   周日阴天,这对我来说是很好的天气,凉快,心情轻松,早上邻居的小豆豆来家里找盖小咪玩 带着两个孩子,虽然累,但也很开心,后来他们打架,刚下午的时候豆豆就跟他爸爸离开了 做完家务,小睡了一会。然后看韩寒出版的《独唱团》 那些文章要比《读库》里面的要容易读,轻松 里面的文章让我想起5年前的自己,那个骑着摩托车狂奔在路上的女生 偶尔在街边吃牛杂,坐绿皮硬座到很远的地方单独旅行,抽烟,喝点酒,听听摇滚,戴一些复杂的首饰。 有段时间觉得那段细碎的时光很装逼,无聊又讨厌;但是突然又很怀念 除了一些消极的姿态, 其实过去的,是自己美好的青春   想多赚点钱来证实自己是有存在价值的,让家人生活可以一直舒适下去,然后再出趟远门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再文艺一下,寻找失落了的理想 请了6天的年假,尽管Tresa明确表示这样我会划花自己的档案,影响会计部的正常运作,影响在公司里的前途 但我心意已决,虽然我一直很尊重她,视她为榜样 加薪是很重要的事情,但自己更重要,我要去玩,踢着人字拖去溜达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晕菜

  昨天半夜胃不舒服,想上洗手间呕吐。 再后来隐约感觉到头部的剧痛,听到妈妈进来房间,听见她跟我说话,然后感觉剧痛 有人扯我的手。痛的我说不了话,动不了。   应该是晕过去了,然后巨响把妈妈招了过来。 应该是晕过去倒地的刹那磕了后脑勺,起了半个馒头大的包。   然后感觉妈妈往我太阳穴,人中……抹药油 过了很久很久,估计妈妈已经不够力把我扶起来了 我像一摊烂泥一样粘在地上,浑身发冷 然后感到有人给我盖被子   然后呢,慢慢恢复知觉了,原地复活   爬上床以后又晕过去了,隐隐约约觉得很冷 感到妈妈给我盖被子,然后又盖了一床被子 好温暖   想起中学的时候我在家里晕倒,妈妈背着我走了很远的路上医院 妈妈对我已经没有多年前的温柔 但那刻我知道,她还是很疼我的 我已经很努力了   直到天空慢慢亮起来,睡意终于战胜头部的伤痛,睡过去了 做了一个短短的梦  

Posted in 日志 |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