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0

曼谷曼谷!

  6年前我跟她说:我一定会回来的 很快要再见了!   周日陪妈妈逛街买衣服 路过户外用品区,突然心跳加速,头晕目眩 我 ……好想西藏……   总有些地方人你会觉得一定要再去了   北京–我竟然在这里定居了; 旧金山–我实现诺言了; 曼谷–很快再见了 苏格兰–但愿我能带盖老咪再去; 西藏–怎么办?我还要去多少次?!我觉得一次不够,两次不够,三次都不够…… 还有很多地方想去,那西藏怎么办?怎样权衡?我没有时间。。。抓狂!   今天又拿起安妮宝贝的莲花,再读,另一番滋味。 墨脱!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Posted in 旅行 | 2 Comments

可能又错了

  今天被XXTV街头采访,关于我在国外旅行的经历及对人身财物安全的看法 有点紧张,一直保持笑容,没法更傻了 记者问到菲律宾人质事件是否会影响我的旅游地选择的时候 我不假思索地说:“不会,这是个别事件,如果是天意的话没办法,即使在国内行走也有可能遇到危险。” 摄影师和记者很感激的说,终于有人肯接受访问了 哎,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傻愣愣地走了几百米,突然想起我整个过程都保持着笑容   惨。。。在这里表明一下立场,想起在菲律宾遇难的香港人,我真的觉得很难受 对菲律宾警方,我是表示愤怒和不安的 我不是故意保持笑容的,一定是惯性,我对关于菲律宾的问题一点预料都没有……   1. 希望这则访问不会出街 2. 希望出街了也没人看 3. 希望看到的网友什么都不多想 4. 希望想到的网友不要人肉我   压力大啊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装修进度 —- 落订

  上月在马可波罗的至尊殿订了批瓷砖,跟朋友的冠军对比了一下价格,贵了超过2.5倍。 周六以为去退,结果继而又在马可家买了更多的东西,可见懒惰的厉害。   瓷砖,淋浴房,2 x 马桶,  浴缸,2 x 浴柜,喷头, 橱柜   另外在安信订了二楼的木地板,在京都订了七扇橡木门, 感觉都不错。   现在住的房子,所有东西都在‘居然之家’搞定 后来发现如果在一般的装修市场和家私店,起码可以省1/3甚至1/2 所以这次装修,下了决心要精打细算。 但是。。。放弃了,还是效率最重要   周六晚看装修的图片到凌晨2点半,跟老于也聊了不少这事,周日一大早给盖老咪揪起来跟装修师傅谈 突然决定要开放式厨房,客厅与餐厅吊顶,二楼吊顶 我说想尽快搞定而又不失艺术范儿,老于说,你还是现实点吧,住的舒服就行!            

Posted in 家/装修 | 4 Comments

记盖小咪第一天上学

  今天请了年假,跟盖老咪,妈妈一起送盖小咪上幼儿园 老师拉过盖小咪的手,带他一直走向教室,我们被示意停步 鼻子酸酸的,等他发现我们没跟上,肯定伤心坏了 下午老师来电,说盖小咪表现挺好的,虽然偶尔就哭了:“妈妈在哪里呢?我想妈妈了。” 盖小咪上午不玩,总是很委屈的样子,但很讲道理,中午自己吃饭,还问老师汤里的是什么 下午4点就到了幼儿园接盖小咪,我觉得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 盖小咪的兄弟豆豆也早早来接盖小咪放学了,本来他们是一起上学的,不过今天豆豆发烧   4点45分,老师才拉着盖小咪出来,盖小咪眼睛有点肿,我抱着他,亲亲他,很快他就笑了 老师说盖小咪下午开朗了一点,晚餐还是自己吃的 在车上,我问盖小咪,明天还去吗? 盖小咪很认真的说:不去了。   ********************************************   西藏回来瘦了很多,这两天体重回升到90斤了,豆豆37斤,从小区门口一直报到家楼下,手臂一只发抖,洗头的时候,双臂差点举不起来。      

Posted in 日志 | 2 Comments

盖小咪上学啦之—暴力

  今天盖小咪的两位老师来家访,明天正式上学啦! 为此我们召开了特别家庭会议   我:盖小咪,不要主动打小朋友 盖小咪:知道啦!但别人打我的话,我会还手的 盖老咪:必须的! 然后我们探讨了一些打架的招式,盖小咪练习了一遍。。。 哎~ 很感触,想当年我是那么厌恶上幼儿园。。。     昨天在早教中心,盖小咪在玩,于是我看书 盖小咪幽幽地跟我说:“妈妈,我找到食物了。” 我抬头说:“那你赶快吃啊!”盖小咪说“嗯,我知道了。” 。。。。。。我又低下头看书。。。。。。 突然我听见一声尖叫,有孩子喊“爸爸,好疼!受不了了!”。。。。。。 盖小咪咬小朋友了。。。-_-”’     今天我教育完盖小咪,盖小咪拿着小蓝球跟他爸爸说:“爸爸,我想砸死她。” 盖老咪很淡定:“就剩那么一只恐龙了,你还要砸死她。。。”   其实从西藏回来真的感受到:盖小咪越来越懂事了,讲道理,会哄人开心,性格很帅.          

Posted in 日志 | 6 Comments

西藏后遗症

  走过那么多路,以为可以不经意;本是去解一个结,却更加沉迷。   抱着可爱的儿子,吃着妈妈做的菜才觉得现实是好。   关了灯,我问老公,我们是躺在家里了么?   今宵酒醒何处?回不过神来,很忙,很烦,很多事情,很累,不男不女,不死不活。   听在西藏反复听的摇滚,突然再高反,更严重了,要窒息一样。   报告,数据,高跟鞋的声音,住持低沉的诵经,阿妈轻柔的低唱,混在一起让我思绪无法自理。  

Posted in 日志 | 7 Comments

逍遥西藏

T28,慢慢离开,以为可以缓解难过,泪水却迅速占据了双眼。那样就仰着头,让泪水倒回去,藏在脑际,酝酿着,酸酸的,让西藏的气息弥漫在内心。   遇过的人,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躺在圣湖旁,对视过的眼睛,陌生又亲切的笑容……总会慢慢在记忆里变得淡淡的,但这曾经的又已经实现的梦想,因为经历过而没有遗憾了。   带不走这片土地和遇过的默契,注定要怀着再来的心事。拉萨回北京,49小时,一路美景,一路认识新的朋友,回到北京马上就要开始周而复始忙碌的充满压力的工作。唯一的安慰就是,北京有温暖的家,儿子和母亲都在等我们回去。我们要回家继续爱他们,继续努力赚钱,继续装修我们的Town House, 我得设法不想这些天的醉生梦死,回到现实里,要不我就醒不过来了,奔30、有家庭的女人,没理由停留在梦幻里。花开总要花落,旅程总要结束   记录一下这些逍遥与自由的日子,“我像风一样自由…”一直在听许巍’在路上’这专辑,郑钧的‘回到拉萨’‘灰姑娘’‘私奔’,还有‘梦回唐朝’, 以后再听这些歌,就会找回这一路的感觉和记忆。就像听张震岳的‘秘密’,我总会想起在英国的某个晚上,被一个韩国女孩拉去夜店,回来以后还是不得不继续写论文,一直到天亮,然后动身去伦敦接妈妈。 幸运的旅程不单是一路顺风,因为遇到可以拥抱的陌生人,旅途如此浪漫,凌晨6点,Sue目送我们步过长长的走廊,我哭了;在东措重遇雨露和老杨,盖老咪兴奋地跟哥们儿拥抱着,我觉得我们认识了很久,雨露深情地看着Eygle问:你看得出我心里对你好吗?盖老咪神魂颠倒。我们、雨露和蚊子,在东措的走廊里聊到凌晨一点,我一边笑,一边在墙上涂鸦。东措满墙都是涂鸦和留言,我也到处写写画画。   除了感动还有欢乐,在珠峰大本营里,我们的驴友,郝MM,小男,金MM,一位不吱声的男士,盖老咪,老杨,Sue, 老于,我们一起逗南京来的张智,在他烤焦的T恤上写满留言,一直笑,一直笑,笑得我都说不出话来。我们住在藏民的帐篷里,藏民一家三口,虽然言语不通,但也都乐了。还有我们的司机顿珠,即使在险恶的路段依然能打电话,喝红牛,吐痰,吃果冻…我们还是安全往返了。顿珠很壮,言语不多,人挺好的(说句不搭边的:顿珠在日喀则的妹妹刚考上了南京大学的工商管理系,真不容易!顿珠以妹妹为豪,他努力赚钱供妹妹读书。跑一趟珠峰,他说能赚4000元)   晚上我和Sue在“陌生人”酒吧,它的主题是: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有群男人跟我们搭讪,我们婉拒了,就想两个女人安静地聊聊天。外面在下雨,也许Sue的心里也在下雨,我们离开拉萨的前天,她喝得烂醉。Sue的手机关机了,老杨打着雨伞,站在东措门口默默地等待,一小时,两小时…我觉得心酸,可作为外人我们也不能干涉,但他们有不能逾越的界限,那注定只能承受可惜与痛苦。有些关系,比情人还珍贵,即使把所有风景都看透,他们也不能陪你看细水长流,但,这种感情会一直支撑你度过今后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盖老咪和我是一路牵手而来的,对所有不应该的爱情,不应该发生的关系,我们都抱着一种接受的态度,激情与痛苦,在拉萨这座艳遇之城里碰撞,要爱就要做好疼痛的心理准备。这里的爱情只开花不结果,因为谁和谁都会迅速离别,不是爱上你就是爱上她/他。   所以,我和盖老咪一起来,一棵据说会带来桃花运的老树,盖老咪下车就屁颠屁颠地转起圈来,而我在原点等他,呵呵。   途中有一个15岁的女孩,她喜欢跟我玩,喊我姐姐,凌晨3点半约我去涂鸦,照顾拉肚子的我。她叫之彬,一个到了日喀则却放弃珠峰的驴友。她还小,还能再来,她可以放弃很多东西,而我,于她两倍的年龄,已经不能随便放手和任性了,而幸运的是,我有陪着我任性的老公。   和Sue一起喝的醉醉的,晃荡在长长的走廊里继续涂鸦,几个男生还坐在地上提着啤酒瓶跟我们打招呼,盖老咪大摇大摆而来,押送我们回到233。这晚我失眠,在墙上写上“Could not fall asleep. Poor Julia.”然后画上一只大大的猫,之彬说非常可爱。我真想做一只拉萨的猫,悠然自得地躺在窗台下,被温柔的手抚摸,一点害怕也没有。其实在这里,即使是菜狗也很幸福,没有人要吃它们,它们也是拉萨的主人。这座充满自由气息的城市。不管装逼的也好,因长途旅行邋里邋遢的也好,我们都是陌生的朋友,见面就点头微笑。因为我们都爱拉萨,都已淹没在西藏的梦里。   在火车站的超市里,我感觉有个男人蹲着看着我,我回头也看着他,停顿了5秒。老于!哈哈!没有留电话,以为不会再见了却又再不期而遇。我们都是被迫要在8月来西藏的,我羡慕他的工作,喜欢他爱和关怀他的妻子。老于是我们在定日捡到的驴友,在日喀则扔了,我没相信他会去4号车厢找我,因为,遇到过敷衍,也充分地敷衍过别人。离开拉萨,我给Sue, 老杨,存良,殷大侠,张智都发了短息告别,我没有老于的电话号码,那么长的列车,那么多人。。。刚才老于来坐过,回味了一下极其短暂的篷居生活,想起男MM和张先生深夜两点去看流星和逐个帐篷外面学狼叫,我又要笑死了。   张智说当年以一个军人敏捷的身手从窗口跳进火车,发现里面有很多空着的座位,懵了。我一直笑,即使半夜拉肚子想起这个事情都要笑起来。老杨在那曲当了20年的兵,看样子就是忠厚老实,我常常作弄他,但因为他,我有机会跟西藏卫士合照,和吃上最鲜嫩的牦牛肉!干杯!我们在雪域餐厅,愉快的喝拉萨的啤酒。   我和盖老咪在拉萨厨房跟一群法国人拼桌,聊得很开心,因为上菜极慢,我和那法国美女一致认为,我们的相遇是在拉萨厨房为一值得纪念的事情。她说我的口音很好,让蛮长一段时间没说英文的我又充满自信。他们一家六口已经游玩了几乎中国各地,很佩服。   关于好餐厅,还推荐罔拉梅朵,环境是西方跟藏族文化的结合,食物很美味,有点贵,一碟10片的牦牛舌就98元,小小一碟土豆48元。人均消费100元左右。不过,西藏的,即使是邋遢的郊区民餐馆都不便宜。一个有钱(而且比较壮和帅)的哥们在火车上跟我说,大部分乞丐,都是因为旅游者而贪婪和懒惰起来。有次我们在路边的牧场随手拍了几张照片,突然跳出几个牧民,要收我们每人40元。不过,真的不过,我看见的藏民都是淳朴可爱的。猛男给我介绍了西藏的特产,和历史文化,包括他养过的一只纯种藏獒,认识了很多的不可思议,所以觉得很有意思。他们送女儿去西安上中学,好像有钱的藏民都送孩子到外地上学,接受开放并且先进的教育和生活模式。我在考虑,是否早点送盖小咪到国外读书,那样也许他会有更广阔的未来。做父母的总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给下一代,正如我的父母。   很多驴友都在头疼如何离开西藏,因为连5000元一张的飞机头等舱都卖完了,几个驴友,包括在纳木措路上坐我旁边的韩国人,也只买到往北京的硬座。蚊子从成都骑自行车,骑了快一个月才到拉萨,她的膝盖韧带在路上拉伤了,也只能坐硬座回西安。好羡慕,年轻就能更刺激,更疯狂。但盖老咪竟然答应我明年回西藏徒步墨脱,死亡率非常非常高的旅游地带,普遍人均负重40斤,要经历蚂蝗区,雪山悬崖,森林野兽,我会尽力锻炼和安排好家人的生活,明年去疯一把。不过,也许要放弃。越接近自己的极限,对别人来说越不可理解,我就越有勇气生存下去。Kamus说我是一个疯子。而老于说,我的旅游方式有问题,他看不上,认为我不够历练。人跟人无法比啊。背着10公斤重的背包,我觉得很艰难。   还有开心的事,就是见到很多只羚羊,角非常漂亮,在公路迅速穿过,一直跑往山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可爱的牦牛,自由自在的小花猪。难怪珞巴族人即使要忍受野兽袭击,也不要搬离深山住进国家安排的别墅区,这是人间仙境,连动物都快乐的地方,无法离开。这是林芝地区,疯狂地优美的雅鲁壮布江地域。唯一害怕的是塌山和奔涌的江水上涨,所以我盼望能早点回到拉萨。路上,意料之中,狭窄的公路前方有交通事故,我们在雨中被堵着,心里忐忑不安。对这类事情,我总有点第六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 | 9 Comments

回到拉萨!

歌名而已啦,第一次到西藏,完了10多年的梦 收到妈妈的短信:家里的事请放心,墨墨已经开始懂事了,他已开始听一些小道理了。我四点多就醒了,以为送送你们,不知怎有睡着了。注意安全,注意休息,吃一些感冒茶,防感冒很重要。祝旅途愉快,一路平安,玩得开心。 泪就下来了,一激动就心跳加速,我很想念他们。 早上7点的飞机直抵拉萨,飞机在雄壮的群山之中降落,出来就看见雅鲁藏布江,漂亮,然后就开始忙回邮件,打电话 看见翻车了,整个车队都靠边;从贡嘎机场到市区65公里,当布达拉宫闯进眼前的时候,下巴就掉下来了,布达拉,,,拉拉拉拉拉拉宫啊啊啊啊。。。 全城都是日光,天很低,很蓝,有点心跳加速,但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 下了车,背起10公斤45升的登山包,走了两步,说了两句电话就开始两眼发黑 心脏快要跳出来了,盖老咪幸灾乐祸的样子特别找抽,uffffffff…过了一个地下隧道,爬完楼梯,我就不得不就地坐下发愣 盖老咪嘻嘻嘻地笑完就屁颠屁颠地跑去拍照了,虽然我也很开心,但是,我还是高反的,哎~ 暂停一下 — 在这里,郑重地。。。严重感谢Turner!!!简直就是救星,他介绍的公安厅的哥们非常热心,还很牛, 回程的火车票(竟然还是下铺),布达拉宫的门票给我们搞定了!我们知道这过程非常辗转,复杂,所以很感激,没有小李,火车票是mission impossible, 想这么快进入布达拉宫也没门儿。中午跟小李的几个兄弟一起吃饭,很开心,他们都是警察。然后,我们就顺下去,入住了公安厅的警察招待所,标准间才100元 /晚。 很早就订了青年旅馆,据说有全景布达拉宫View,但是我还是与无返顾地放弃了,休息好最重要,下午头疼得要命,吃了芬必得,好点,盖老咪不肯吃,现在卧床ing. 在看这边的散客团,都很贵啊,比美国旅游还要贵,在北京那边跟团还是会便宜很多的 不过巍巍很懂我,跟团你肯定觉得不过瘾,那就别舍不得钱啦。当时买不到青藏线的票,Shi Di劝我换地方玩,weiwei说,西藏在她心里地位是无法取代的。就是她提醒我,其实放弃就是得到。 这次旅游还不断烦着兄弟健,因为她来过,所以有问题我就找她。 还有Itpub的朋友们,Turner就是在那里主动帮助我的,谢谢!

Posted in 旅行 | 8 Comments

猪你生日快乐 及 准备出发啦

  昨天是盖小咪的新历生日,加班回家,盖老咪跟盖小咪说:墨墨你不是有话要跟妈妈说吗? 盖小咪说:妈妈,其实我很喜欢你。好感动,我陪着他玩到11点半他才肯上床睡觉,我特别喜欢背着他从床上走到洗手间。 我们很开心地聊天,他就像一个小大人。 周日就给盖小咪庆祝生日了,盖小菊和丰丰给盖小咪送了一套滑轮和装备,很cool的。 晚餐后我们一起吃生日蛋糕-是一辆汽车,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盖小咪很开心。 这个生日,盖小咪收到了很特别的礼物,除了滑轮,还有干妈妈的电子琴,还有他婆婆的IMX自行车 3岁,应该是小朋友第二个里程碑吧。希望盖小咪平安健康,快乐美满地成长 再次再次,感谢父母的付出,很伟大的付出,以致我和盖老咪都可以专心自己的工作。 昨天我跟盖小咪说我要去西藏,他说他不怕危险要跟我去,有这么一刹那我真要 决定带盖小咪和他婆婆一起去了,但想想8月雨季的西藏,充满变数,我不想冒险 盖小咪有点难过,以致于后来我都不提了。 明天就要出发了,清晨7点的飞机往拉萨,这是我期待了十多年的梦想中的地方 有幸跟心爱的人一起前往,希望平安顺利。 为了自由,我们最终放弃了跟团,也就放弃了青藏线,因为火车票实在买不到。 最近还是很忙,没有充足的准备,肯定会挺辛苦的,不过的确喜欢在旅途中自虐,从而找到激情和蠢动。 身体下地狱,眼睛上天堂,这句话一直向往,希望旅游愉快。

Posted in 旅行 | 7 Comments

可爱可恶盖小咪

“婆婆,谢谢你给我买的自行车!”只要盖小咪的外婆一生气,盖小咪就如是说。盖小咪的外婆就不生气了。 “妈妈,你一定很辛苦了。”下班回家,盖小咪如是说。 “爸爸,你喝果汁吧,你辛苦了。” 盖小咪如是说. “谢谢你买地铁给我,表舅。” John从浴室出来,盖小咪如是说。     在床上我躺中间,盖老咪躺左边,盖小咪躺右边 我们用薄被罩着,支起盖小咪最喜欢的小空间,讲故事 我伸手把灯关了,盖小咪说不行,再关灯就拿枪了 我又关了 又关 又关 突然灯再开了,我感到右边的脸和身子温温的,好湿。。。   很持续地嘀嗒嘀嗒响   我说,老公啊… 盖老咪说,啊?我俩侧着脸对视着 听见盖小咪咯咯地笑我才意识到…… 老公,打他! 盖老咪就起来打盖小咪的屁股 盖小咪还在笑   气死我了,脸、脖子、衣服、裤子、床单、被子、枕头…全被盖小咪尿湿了   原来拿枪是这意思。。。

Posted in 日志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