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0

30岁啦!

昨天是我的旧历生日,今天是新历。 接到盖老咪的电话,让我下楼,他特意从家里赶来陪我吃中午饭,手里拿着一束花,好感动 还有很多的感动,没想到简,我认识了二十七年的老友 Andy还记得我的生日,收到她们的短信,很意外 还有猫记、娟、小可、小曹、牛总 接到盖小菊和Lear的电话很激动 Lear应聘正科长的笔试和面试都拿第一 然后呢,收到很棒的生日礼物 巍巍送给我的Mango包包, 陶陶买给我的Body butter 接到Reception的电话,说有人给我送花,很迷惑地去签名… 好惊喜!谢谢Yolanda! 盖老咪送给我的这个网站和戒指,我会很珍惜!

Posted in 纪念 | 18 Comments

泰好玩!

坐在旅游车上突然发现自己在笑,又到了泰国,一个风情万种、开放国度,那里的人民淳朴,热情而又腼腆。出发前因为红衫军9月19日的集会而忐忑不安,上有老下有少,责任重大,但五年前自由行就爱上泰国,知道很好玩,所以欲罢不能。谁料五天的行程,一点威胁都没有感受到,依然是那个充满微笑的泰国。 这次是跟旅行团走的,看行程单有不少购物点,但意料之外,整个行程安排得很不错,全家都玩得很开心。导游的忽悠水平很高,老爸老妈爸爸盖小咪是第一次出国门,不管水分有多大,导游推荐的东西都会给他们买,让他们尽兴。 D1:UL888, 斯里拉卡航空,晚上到曼谷就去看人妖表演,虽然不是我不是第一次看了,而且每次看我都觉得很伤感,但看到家人被演员逗笑,我也开心了。到酒店已经很晚,大家都很累了,尤其是盖小咪,还有一路照顾无微不至的外婆,还有经历了思想挣扎才肯来的婆婆。酒店不错,四星的,真个行程的吃很不错,尤其是对喜欢吃泰菜的我来说。 D2: 故地重游大皇宫和玉佛寺,这天很热,游人也很多,想起5年前跟Lear在这里晃悠,我总是不禁地想起她和上次的行程,不断对比。如果气温能凉快点,游人少点,这金碧辉煌的宫殿,是值得细细品味的。午餐后我们去三攀象乐园看可爱的大象表演,还有鳄鱼表演和逗笑的魔术。傍晚我们到了桂河大桥,爸爸和盖老咪和我一样,觉得这里很漂亮,浪漫的气息随着桂河的水流动,不去想这里曾发生的悲剧,躺在河边沐浴着夕阳和微风,即使是一个人也能和自己浪漫。晚上在竹筏漂流屋卡拉OK+ 吃饭,继续欣赏桂河美景。团友都玩疯了,接人龙,尽情舞动,盖小咪也欢跳起来。我也二十多年没像今晚那样拉爸爸的手了,我们一起跳泰国舞,应该多谢导游了。 D3: 血拼暹罗珠宝中心和皮革工厂,盖老咪给我买了一只45分的红宝石戒指,鸽血红的,我给妈妈婆婆买了两只同款的红宝戒,石榴红的,70分的。两位妈妈都很开心,据说石榴红的宝石能带来平安和健康。在皮革工厂,盖老咪给我买了一只白鳄鱼皮的手袋; 姐姐的白鳄鱼皮钱包,鳄鱼皮带买了三条,公公、爸爸、姐夫每人一条……不知不觉,信用卡又爆了,这次旅程爆了两张信用卡(2w each),出动第三张Visa,我问盖老咪心疼不,他说不疼,但我们不够有钱,否则的话都不会问这样的问题。 我含泪沥血地说,我们一起努力吧,争取1-2年带他们一起旅游一次,老爸很爽快地说:好!其实,能花钱就让父母感到幸福的话,最值得不过了。 下午在巴提亚的路上看了可爱的猴子表演,骑大象游丛林,还跟小老虎合照;泰国古法按摩后,又自费跟导游去吃鱼翅燕窝。又是很累的一天,盖小咪睡睡醒醒,哭哭笑笑。 D 4: 坐快艇去金沙岛,蓝天白云,水清沙细,我们享受阳光与海滩,盖小咪则在他的第一次游泳中又惊喜又害怕。没想到降落伞和水上摩托艇这么好玩刺激!飞翔在天空中,觉得自己像一只海鸥哦,有点害怕,快艇突然减速,我就降落在海上,想飞鱼一样跃在海浪中,突然间又飞起来了!水上摩托艇更刺激,离开小岛看小岛,更精致美丽。而香蕉船,相比之下就很平稳了。 这是我呀!开始降落了 盖老咪给盖小咪在海里活捉了一只螃蟹,盖小咪念叨了一整天 中午在无人岛自费吃海鲜餐,我一个人就狂吃了4只大蟹,还有沙鱼,泰国鲍鱼和尿虾…… 嘴巴的享受!在海滩边逛街,盖小咪挑了很多礼物,玩具鳄鱼、大象、Tuktuk,大象T-shirt…… 不买就眼泪汪汪的,受不了。 下午去了水果园,狂吃一餐热带水果,红毛丹、榴莲、芒果、热情果、杨桃、木瓜……盖小咪掉水里了,冲完澡,穿上盖老咪脱下的衣服,好可爱,美女们都给盖小咪拍照;谁料盖小咪吃了一口我为他拌的泰式热情果,马上吐了一身… 今天他真的很可怜。下午在水上市场,拍杜拉拉的一个景点,这么热的天,盖小咪穿着长袖… -__- 傍晚去了金三角风情园,如果不认真听导游讲的故事,你一定觉得这景点很无聊,但当你知道那里有一群被遗忘的中国人,知道他们的处境,你一定会久久难以释怀。这里还有毒品大王坤沙的故事,对于牛人,我总觉得很酷。 晚上在东方公主号看人妖表演,跟团友一起狂欢。黑暗中突然被人妖抱头痛Kiss,这么一个夜晚,盖小咪很累,看着疯狂的人们,他的眼神很迷惘,于是把他抱到游船室外,知道他累了,很心疼,这种地方是不适合带小朋友来的,很无奈和愧疚。这晚妈妈带盖小咪先回酒店睡觉,我们其他人随团继续去看成人表演,5分钟就看不下去,离场,差点呕出来。场外很安宁,看着天上的满月,她可知人间的穷苦和辛酸? 这天是中秋节,我们一家团聚在一起,度过开心的大白天,如果没有这晚上的安排,该有多好!晚上缠着盖老咪聊了很久,心情不平静。 D 5: 土产店 + 蛇药店 + 免税店, 明知道黑,因为没有脱团的购物机会,只能任人宰割。 盖老咪孝顺,给两位妈妈买了风湿丸,给自己买了唯一的礼物– 排毒丸,13元人民币一颗,买了100颗。这次旅游,他要买什么我都不阻止,因为西藏阻止他买东西带来的遗憾,一直让我愧疚。 去金佛寺祈福以后,我们来到了最后一个景点,坐昭拍耶公主号夜游湄南河。湄南河和桂河都是风情万种,热情澎湃的女人,让人留恋忘返,游船的菲律宾歌手唱着Lady Gaga的歌,还有经典的情歌,让落日下的曼谷婉约而生动。远远看着The Dome的Sk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 | 5 Comments

天伦乐

公公婆婆,爸爸妈妈,我们三口全聚北京,第五次南北大聚会,吃着三姨捎来的甜酸鹅和夜兰花,John也在 今晚特别美好。 而昨晚也是一个大聚会,丰丰、盖小菊、John回家晚饭,昨天是北京破历史纪录堵了140条路,没想到他们8点就到了。 今天带妈妈去机场接爸爸,看到他们四个月后再见的喜悦,我心里很愧疚,也觉得安慰。 天气虽然冷,机场外的天空,晚霞很漂亮 盖老咪的公司依然每月搞一次公益讲座,他说,Kamus那么忙,我还到处旅游。 我说,他也准备去百慕达嘛~ 反正,有Kamus、小罗、JJ,DB snake在北京,我就放心拉盖老咪去远游了。 希望一家人旅途平安! 明天就要飞啦!John帮忙看家。 盖小咪的数学班毕业照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4 Comments

幸福生活

  昨晚吃饭的时候,盖小咪突然说:我想唱首歌给你们听。 我们说好啊,盖小咪躲到沙发后面开始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投进妈妈的怀抱里,幸福到来了。 热泪盈眶,虽然有点跑调,但这是我听过最动听的歌。 我也跑到盖小咪面前,他很害羞,我抱着他,也唱起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突然间,我就不想去墨脱了。   半夜的时候盖老咪给我盖被子;上班收到盖老咪的邮件:I miss you much. 今天早上坐地铁,非常挤,盖老咪环抱着我,我把脸埋在他胸前,很有安全感。。。   妈妈给我留了三只螃蟹,前几天妈妈说她好像有很多话想跟外婆说…..公公婆婆明天就到,爸爸周六到!我们又要大聚会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幸福啊,我突然觉得我回来了,清醒了。     ************** 盖小咪上幼儿园,懂事了,饭前便后主动要洗手,打完人会说对不起。   前天盖小咪打我,我说好痛啊!盖小咪很认真的把手搭我大腿上说:不好意思喔。 盖小咪回来跟盖老咪说,幼儿园的玩具很少;于是盖老咪在家长评语栏写:幼儿园玩具少。老师在评语一栏作出了解释:幼儿园以学习为主。   吃饭的时候盖小咪用拖鞋往盖老咪身上拍,盖老咪说: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好像灰太郎 ^O^)   早教班:盖小咪突然侧过脸和小同学对视,大家都皱了一下眉,然后轻轻地相互碰了一下额头,最后同时正过脸认真听课。 我问盖小咪: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盖小咪认真地说:我喜欢漂亮的男生。。。-__- 无语   每次去房山装修前,盖小咪就跟盖老咪说:爸爸,外面很晒啊,你让妈妈自己去就行了。 -_-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7 Comments

采摘,难过的周日下午

周日很早就起来了,盖老咪提议去采摘,盖小咪很开心。 我们开车去了通州台湖镇,现在的水果是葡萄和梨,盖老咪只要可以花钱,就会失去理智,外面的葡萄4元一斤,这里的10元/斤,盖老咪狂摘了10多斤才过瘾,另外要买门票. 好甜哦, 梨也很甜,盖老咪和妈妈摘了好多, 冰箱都放不下了. 盖老咪和盖小咪向大白鹅的方向走去, 大白鹅就一直往前躲, 在梨园里绕了一圈又一圈,后来汇聚了上千只大白鹅一起奔跑, 掀起了一阵阵白色的波浪, 很梦幻, 很热闹,甚至壮观. 盖小咪淡定地走在盖老咪身旁, 微笑着. 幸福很简单. 但有时候某些细节让自己觉得不靠谱, 对幸福变得没有把握. 一些细节会让积累多年的信心和经验动摇, 像一个稳定的屏幕突然扭曲晃动, 让你分神. 这个从下午开始就没有进吃, 加上长期的睡眠不足, 失魂落魄. 为什么一些那么严肃的事情可以被轻描淡写, 为什么简单的事情要被扭曲事实? Lear傍晚的时候给我打了个电话, 说我从西藏回来像撞邪一样. 她劝我, 没有完美的人,没有完美的事, 不要钻牛角尖, 真的失去你会花一辈子去后悔. 我想了整个晚上, 一些事情微不足道, 没必要把它弄得像不可弥补似的. 不就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和随口说的话么? 盖老咪这天哄了我很久. 好像从来我就没有那么难哄, 这次我显得格外较真. 盖老咪说,明年陪你去墨脱吧. 我抱着他的头说,不让你去. 盖老咪趴在我身上哄我,觉得他像个受委屈的孩子,特别心疼他,但嘴里说不出来,我还拧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动荡, 素年锦时 | 10 Comments

装修,一点儿计划

前晚盖老咪从内蒙古回来了,我又可以咬完盖小咪咬盖老咪,抱完这个抱那个,盖老咪在家始终要好玩一点。 周六早上我们一起陪盖小咪上早教,下午赶去房山,小冯师傅说:终于请到你们来了。 堵车,来回开了4个多小时,盖老咪考牌以后基本我就不开了,听听音乐,偶尔吆喝一下。 西藏回来装修队才进场,今天去看进度,厨房改成开放式,一楼主卧的衣帽间删了,儿童房的扩大了,玄关做了吊顶,一楼客厅做了吊顶,水电改造差不多完成;二楼是设计难题,小冯一直等我们过来做计划。我一直懒,逃避。 后来是决心年底前完成装修及配置。 小区的绿化比较完善了,盖老咪看到这些天鹅雕塑就想起罗红的黑天鹅蛋糕。好贵,等月底30大寿整一个吃吃。 30是分界线,过了30要更加善待身边的人。 然后呢,做自己特别想做的事情; 昨晚辗转难眠,没有把握,今天看了张智的留言,去墨脱还是需要实力的,光有勇气和毅力不行。 我也想,面对脚下的万丈深渊,我的腿是否还挺使唤?该死的畏高症。 每年都有一批批人在那里迷路饿死,冻死,被熊吃了,被蛇咬死,掉悬崖死,泥石流冲走,塌方死,被珞巴族人下毒毒死,雪崩死…… 当地人看死人就像看死老鼠,若无其事。 在车里跟盖老咪谈起墨脱的事情,盖老咪翻了几页伍娟的日记,今天他表态,这条九死一生的线路,他不想去了。 不过明年还可以去西藏,再玩一次,去趟阿里,走走尼泊尔。 我说,好啊,你不去更好,至少留一个人照顾盖小咪和家里的老人。 走不出来当时回归大自然,走出来就是重生了。 盖老咪说,我们可以雇几个背夫……其实,我知道Eygle也想去。 不知道,等等看,下周开始体能训练。

Posted in 家/装修 | 7 Comments

威斯汀小聚

  昨晚在威斯汀的26层小聚,前老板Olin也来了,他比以前瘦了很多,帅了很多,依然那么神采奕奕,优雅亲切。 我仍旧崇拜和尊敬Olin。   聊了有20分钟,Olin赴约去了,Judy和我去了Grand Steam 吃晚饭。 蛮开心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我们认识已经4年了,做她下属,感觉很Warm,很安全;做她朋友亦如此。 餐末,Judy说,不如我们拍张照片吧。 我用黑莓自拍了一张,她说:“You haven’t changed.” 我说你也是。 我们一起大笑,因为跟6个月前自拍的那张很像。 慢慢跟她是越来越有默契。   重新走在金融街上,依然感觉那样安宁,熟悉,想念;走过Winland的时候,不知道Angela和Michelle是不是在加班呢? 在地铁的一路看了半本的墨脱徒步游记,当年在AIG,路上总有很多时间看书。现在没有了。   昨天和6个月前拍的  

5 Comments

聚会,很秋天了

  北京8月就入秋了,能闻见秋天的气味,现在天气更是越来越凉快,忍不住走路去地铁站,听听音乐,很自由自在。今天脚以上穿得斯斯文文,黑色上衣,黑色裙子,黑色长袜,思想挣扎了一下还是穿了那对脏脏的白色帆布鞋,挂一个米老鼠古董破包(6年了,能想象如何的破么?) 这么样衰去威斯汀肯定要遭歧视. 但无所谓了,人总是会死的,穿高跟鞋走远路会痛死。   X-boss和Judy来中国了,周一的大聚会又因为盖小咪生病没去成,Judy约了我今晚小聚,金融街…好远啊…不过已经几个月没见她了,每次她来中国都跟她小聚,这次也不例外了,挺想念她的。   昨晚Hannah来家里玩,给盖小咪买了两件漂亮的衣服,第二天盖小咪就要穿了,妈妈说,这么厚,现在还不能穿…于是穿盖小菊买的衣服,我把拉链上没用的小胶圈剪下来以后,盖小咪眼泪汪汪,自己挑了一件很土的二手衣服穿上就上学了,脾气很倔。今天,他自己挑了一件很帅的长袖上衣,配了条短裤,很帅!每天他都要花10分钟折腾衣服。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6 Comments

对墨脱的向往与却步

  从8月29日开始例假,直到今天都没有结束(10天),看来身体已经受到高原反应或者是体力透支的损伤,连同内心一起。找回自我引起内心的某种痛苦,无法言语,只能挣扎;有些地方也许永远无法到达,只能不断企图前往,并且幻想抵达。   生活需要规律和自律,而内心抵抗约束,唯独家庭让自己心甘情愿;关于工作,与自由之间还是那种矛盾关系,但工作同样能麻醉蠢蠢欲动的内心,不愿意但需要。于是只能继续承受压力,狂躁与服从同行。这样对自己毫无好处。 从前旅游不过是夹杂着随意,任性和执着;从某天起,一条要左右于死亡的徒步线路则开始让自己纠结,向往接近死亡的诡异感,热衷于体力和精神的极限,但又抛不开家庭责任,上有老下有少,有今生无来世,不舍得,不想隔绝。 一段状态,是以为记。  

Posted in 动荡 | 6 Comments

轮到盖小咪发烧了

盖老咪–> 妈妈 –> 盖小咪 周六晚上去看张小事,好漂亮的宝宝哦,卷卷的头发,有Kamus的眼睛,TX晶莹剔透的皮肤。 Cooly带了女朋友来,也是搞艺术的,是经常上电视录节目,到国外表演,有自己事业的80后美女。 还有蜥蜴,丰丰和盖小菊,聚会很开心,约了好久了,就等盖老咪病好。 回家盖小咪发烧,他很乖地吃药,不哭闹。周日退烧了,于是带他去中国古动物馆看恐龙化石。 最近盖小咪迷恐龙,逛完博物馆在商店了买了一堆恐龙玩具。 晚上盖老咪飞呼和浩特讲课去了,盖小咪又开始发烧。 忘了北京儿童医院有多远,开着开着,越开觉得越远,来回差不多40公里。 挂了个7元的号,上二楼看到人山人海,赶紧去国际部-新世纪儿童医院,挂了个700元的号,另加50元登记费。 国际部里的小朋友寥寥可数,妈妈们都是LV Gucci, 我挂了个米奇老鼠古董破包 医院的环境很温馨,又以为这样可以免去排队之苦 没想到我们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后来我想清楚了,因为挂号费贵,大夫脾气超好,家长们肯定是磨叽着问来问去的。 大夫倒是厚道,说是回家观察,没有开药。于是又大老远开车回家。 以后要么就去民航总医院挂5元的号,要么去维世达挂2000元的,反正走医疗保险,还能Direct billing。 去儿童医院太痛苦了,要记住,再远点可以去儿研所。

Posted in 素年锦时, 陪你成长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