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法语片-朝夕之间

昨晚写完日记准备睡觉,突然停在电视机前,看完一部电影的尾声。 男猪脚不堪工作和生活的压力,疯了,在他发疯之前他对追在后面的妻子说:Don’t love me! 他在公司发疯,惊吓了所有人,被送进了疯人院。他的妻子怀孕了,去看他,她看到他的状态很绝望。 他妻子给他带去一台咖啡机,男主角等妻子走后默默地煮一杯咖啡,嘭!的一声,失败了,男主角满脸咖啡,他突然恢复正常的意识,记起了妻子,极速翻过围墙,追堵在妻子的车前。他们相视而笑,电影结束。。。 有时候我就幻想自己在公司里发疯的情景,很害怕会那样发生,所以这部电影引起了我的共鸣,相信很多朋友都这样,有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今天陶陶在公司冲我发脾气,开始我也有点沮丧,但想想也理解,她也很辛苦的。天气好冷,走出大厦,从心里面就渗出难受。我害怕一个人走在那么冷的夜里。 出了地铁,我给爸爸打了个电话,他说以为你忘记爸爸了。怎么会,这个月实在太忙了。路过小桥边,又看见很多只猫聚在一起,一个女生蹲着喂猫咪们吃东西,我停下来看。 盖老咪用一个纸盒盖子,往里面贴了几张我和他的老照片,搓了一根漂亮的绳子,把纸盒盖子挂在客厅的墙上,他说是新的相框,很漂亮。昨晚他在客户公司工作了一个通宵,而我还在网上抱怨太忙。半夜伸手摸了摸,旁边是空的,开灯起来,凌晨4点多,给电话盖老咪,他还在工作。心很疼。想起昨天那部法国片,男主角教育邻居的女人,他说,别那么多爱的宣言,你丈夫受不了的。所以早上起来我给盖老咪只发了条短信,说,快点回家睡觉!不说我爱你。

Posted in 动荡, 职场 | 68 Comments

不断地忙碌

周末加班把能处理的工作都完成了,周一还是忙得很狼狈,顺便在办公室吸甲醛,够敬业了。 晚上Weiwei问我能不能对自己好点,突然泪水就开始打转。我只是想尽快完成,这辈子。 跟Nancy沟通了明年的工作计划,觉得很惶恐,大家都认为Nancy过来肯定我能轻松不少,但她有她的工作任务,我的工作量只增不减,员工越来越多,明年还要上两个新的财务系统,机票、用车,所有所有的帐单明细都要逐条录入,今年加班就很多,明年呢?怎么办?我可以怎么办??!工作怎么完成?公司还要我读书考证,周末都要上课的话,我就彻底没有自己的生活了。加班多了还不断有不同的人问,这不是我想用来赚钱的途径,我还真不需要这样来赚钱。我只是想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很简单,但我又的确希望得到认同,我想加薪,我想看自己的价值去到哪里?就很难!很努力地工作,但感觉就像打一团海绵,还有人跟你说,你一定可以很轻松的,关键是你要提高你的工作效率!你的工作效率一定可以提高的,看看你哪里做得不足! 我觉得很奇怪,我想不清楚我哪里做得不够,大家都期望我可以做得更多,服务态度吧!但到底我能耗费多少精力去表现我的“服务”态度?!为什么别人的建议可以说得那样轻松?站着说话是不是真的不腰疼?!是的,不喜欢这份工作可以不做,但哪里有喜欢的工作,而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欢的工作是不是适合我。现实就是,这个公司很牛,我不舍得放弃,但我很累,没有很多人能理解,只有会计部的同事。Nancy来了我是欣慰的,至少志同道合,她也很忙,她能理解的。 我的目标不可能是Nancy,我做不到,我不想考CPA,我连最基本的会计证也不想考。但但愿她能理解我帮助我支持我就够了。 转一万个弯,可能忙碌也是好的,工作生活都变得简单很多,就是工作,家务都顾不上,感情都变得很迷离。今天我数数能记住多少个手机号码,也就4个,以后可能就剩3个了,我自己的号码差点记不住。很好,就那样吧,总会结束的,无论悠然自得还是忙碌,若干日子以后,我们都殊途同归。睡什么觉,玩什么玩!?不过可能是,会比别人看起来要老一点,颓废一点,病多一点,死得快一点而已。 大把人比我忙,比我辛苦,比我痛苦,比我无助,抱怨什么抱怨!操~

Posted in 动荡, 职场 | 22 Comments

盖小咪的进步

盖小咪在摊开的小米堆里用手写了个“西”字。 盖小咪每天都在幼儿园练习跳舞的节目,老师常常表扬他。他表演那天无论如何都要请假! 这个冬天太冷了,走在路上感觉特别萧瑟,孤单且冷寂。 恐惧一个人,离开办公室就要匆匆回家了。不能抽烟,也不能喝酒。

Posted in 陪你成长 | 2 Comments

虚惊一场

出差前和盖老咪一起去庇利积臣体检,回家看到体检报告,很沮丧,之前觉得自己状态不错,一点症状都没有,看完报告马上就觉得腰疼。 忙了一周,今天早上把事情都忙完,下午请假去医院,大夫说我好好的,没问题 大概是测试的时候身体的某个状态影响了测试结果,突然间,腰疼就没有了。 给盖老咪打了电话,今天早回家,去接儿子放学。盖老咪太忙了,我们只有躺下才有时间聊天,从香港回来,几乎每夜都聊到凌晨一两点,聊聊他在新疆和玉树临风买买提的友谊,恩墨科技的发展,聊聊我的工作,他鼓励我着手写作,但我连开头都想不清楚。

Posted in 动荡 | Leave a comment

公司终于搬了

经历了一年多的波折,公司终于搬办公室了,很突然。 搬到国贸三期,北京目前的地标,跟Charles一座楼,以后可以随时跟他聚会了。 昨晚加班到很晚,同事先离开的,关门的刹那,突然觉得好荒凉。 告别那个拍杜拉拉升职记的写字楼,两年了,对TEC的同事都很有感情了 国贸III期,北京城里几乎每个角落都可以看见了,公司在最中间的41层,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装修很奢侈,具体到每一样附属的东西都很奢侈,包括抱枕、垃圾桶、咖啡和糖…… 出了地铁,要经过很多名店才能到达国贸III,恍恍惚惚有如迷失 这两天有猎头联络,想离开而又不舍,老咪买买提刚从新疆回来,周而复始地忙碌 有时候发现自己在发呆。好吧,有时候忙也是好事,辛苦也是好事,把自己累得很麻木,也就不需要多依赖。

Posted in 职场 | 9 Comments

重庆森林

由中间翻开Joey给我的书,第一眼就读到关于电影“重庆森林”的简短评论。当然,作者的笔墨放在了后面提到的“甜蜜蜜”和“如果爱”。 这次在香港,路过重庆大厦,进去转了一会,一进去就闻见狐臭味,阿三,妓女。。。我很好奇这个地方,可能只不过是因为王家卫,所以,无论环境多么让人不安,但感觉依然是王家卫,所以说,王家卫是成功的。 林青霞飞奔的镜头一直在脑里闪现,王菲的加州梦想萦绕耳边。 当晚我做了个噩梦,梦里的环境跟酒店房间一模一样,只是梦里我没拉窗帘,看见一个男人站在窗外,低头不语,我鼓起勇气问他,你进来么?他突然拍打我的窗,于是我就惊醒了,窗帘依然是关着的,我住12楼,所以,我告诉自己,真的只是梦而已。于是我在心脏剧烈跳动中再睡过去,再次见到同一个男人,站在房间的门口,他不进来,也不说话,我竭力地让自己醒来,但身体动弹不了,我看不清他的脸,直到他一步步靠近,终于我惊醒了。因为太累了,所以我继续梦见同一个情景,第三次被惊醒前,这个陌生的男人站在我的床边,突然嘭的一声我就醒了,清晨六点半。。。凌晨3点到6点之间,我一直失眠,晚餐以后回到酒店,还没梳洗,倒下床不久就睡着了,凌晨3点醒来,发现没关灯,一关灯就醒了。。。 多么糟糕,我像一只陀螺,没完没了的奔忙。我无法变成一只蝴蝶,即使可以也无法破茧而出。我印象里的工作状态就像这重庆大厦一样纷扰,有时候我还真羡慕,像在坟墓里上班的人,不需要跟任何人打交道,只需要看见自己就行了。 回到北京的家里,妈妈添置了一些小家具,盖小咪还有了自己的书架。我的心情又有了微妙的变化。这晚整晚都没睡着,因为自己睡了半个月,然后又有人在耳边打呼噜,于是就睡不着了。中午和崔华一家午餐,盖小咪和崔小妹妹一起玩,相互抱抱, 躺在地上开心地笑。崔太年轻得像18岁一样,真让人羡慕。盖小咪跟我说:妈妈,你能不能以后不要出差?我以为无论哪里都找不到你了。我听完心里很酸。整天他都要我陪着他玩,要我抱他,陪他睡觉。而盖老咪,我离开了的15天,他一直穿着我离开的同一套衣服。 一个曾经认识的人,她最近自杀了。我的心沉了一下,尽管我知道,即使不是这样,她也会死于疾病。我反反复复地想生存的意义,也许就是因为家人了。生活于自己,本身就是徒劳无功的。

Posted in 动荡 | 6 Comments

HK 13rd day, 终于可以回家啦!

在候机,原来国航的贵宾候机室是很舒服的,各种各样的酒和食物,但之前出差都懒得进来,不知道,刚在机场的“正斗”吃了碟牛肉肠粉,因为这次回广东就没有吃上。 4点钟跟香港会计的同事抱别,她们都很warm,千叮万嘱我路上要小心,不要丢行李,她们给了我纸皮箱,把所有本来要Hand carry的东西都pack起来,结果就剩下三大件行李,差不多60公斤,还好不是经济舱,要么回被罚死了。跟那几个印度人和伦敦过来的Joann这两天才熟了起来,但就马上要告别了。Joann说觉得我的英文很好,嗯,我也觉得在香港连续听了两周英文,讲得多,口语有点接近以前在英国的水准啦!不知道有没有面试机会呢,趁热打铁! 5点整,King’s的Limo准时到酒店门口接我,司机很Nice,上车下车都把我的行李安排得很妥当。奔驰还是很安静稳妥的,每次沾到公司光,我又觉得辛苦点还OK。 盖小咪知道我要回家了,很开心,在电话里问我给他买了什么。我说很多东西啊,还有巧克力。盖小咪说,可是吃巧克力会蛀牙的~~  呵呵,他的声音好像成熟了。盖老咪说要来机场接我,不过公司已经安排了车,我说,那你带上厚的衣服在家楼下等我吧。上次坐CA116, 等行李,回到家已经凌晨1点半了。 在香港每隔几天就会跟盖小咪父子视频,周日加班的时候盖老咪给我打电话,盖小咪在电话那头哭得很伤心,说想我了,让我快点回家。虽然他平常也会说想我,我总觉得是敷衍,但听见他哭得那么伤心,我心里很难受,又觉得很甜蜜。 在时代广场买手表的时候,盖老咪来电说盖小咪想跟我视频,shopping list还没完成,但还是匆匆赶回酒店。盖小咪可能等得晚了,心情不好,冲盖老咪发脾气,盖老咪跟盖小咪吵架,镜头里看见盖小咪鄙视了盖老咪一下,盖老咪生气的躺下床,我在这头劝架,也忍不住笑了。 每次视频盖小咪都很开心,这周末他们去了小牛家的别墅玩,盖小咪拉着牛小妹妹的手到处跑,看到盖老咪发来的照片了。 盖小咪很喜欢盖小妹妹,他说还要找她玩。

Posted in 职场, 旅行 | Leave a comment

HK 12nd day- 孤军作战,继续铜锣湾血拼

Nancy约了朋友,我突然觉得孤零零的。 培训结束后,7点半过后才把工作做完,打车去铜锣湾,不经意间进了Le Saunda,  一个向往了很多年但不舍得买的牌子。当然也不是什么名牌啦。一对高跟鞋、一对靴子、三个手袋、一个钱包。其中两个手袋是买给妈妈和婆婆的,颜色不一样,款式一模一样,两个妈妈不用吃醋了。我自己都很喜欢。 然后去了鱼一丁吃刺身,胃真小了很多,吃了三分一就饱了,刚新鲜送上的一份我送给了邻桌的女孩,她们很茫然,但也笑着接受了。后来才觉得自己这样做很不好,但真没有施舍的意思,只是觉得食物很好,吃不下太可惜了。 最后走了很久才找到朋友介绍的风湿药,1200港币200粒,最显眼的转角的装修得很不错的药房买的,不贵才怪。据说在英国买只要1/3的价钱,太累了,懒得再走,付钱,如果婆婆觉得有效再买。上次在泰国买的风湿王还真是不便宜,但估计是上当,婆婆说没什么用。又买了些虎彪的药膏,希望管用吧。而Michelle 的Givency Play,我转了旺角、铜锣湾、金钟的Shopping mall 和Sasa都没找到。。。累S了,打车回酒店。在MSN跟Lear聊天,挺开心的。 准备收拾行李,一定超重,此地不宜久留,购物天堂,再呆半个月,半年的血汗钱就没了。明晚8点的飞机。还好,带来的书看过了, Joey还送了我两本,其中一本是《香港,你还剩下多少》。我很喜欢这个城市,但也觉得很无奈。每次来都蛮辛苦的,不管是工作还是玩。而香港留给我的最深的记忆,是山顶、天星码头,渡轮… Joey说我跟他老公一定能聊得来,因为都是文化人。我觉得受宠若惊,其实,我不过是个俗气的女人。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HK 11st day – 夜上海

极度疲劳的一天,培训完还要开会,  扛着~~~ Fion介绍我去金钟屈臣氏找她朋友买奶粉,之前美赞臣4期到处断奶,所以Fion的朋友帮我留了三罐,这天我买的所有东西都有9折。所以扫啊扫啊,不知不觉就在便利店买了1000多元,能想象有多杂多重么?不过,真的很感谢Fion和Simon 在香港的关爱,她问我什么时候变婆妈了。 晚上Lillian在Pacific Place里的夜上海设宴,环境很好,所有的服务员都认识她,讨好她,非常有面。她的耳环,戒指,链坠,都是闪闪生辉的巨钻。菜都点得好吃,我和Nancy, TW, Lillian还有三个印度人以桌,其他女孩另一桌。没想到我们能跟几个印度人聊得那么好,差点笑喷饭。其中一个印度的CFO很拽的,后来都能被我们开玩笑了,他自己也笑。虽然很困,但还是吃得很开心。

Posted in 职场 | Leave a comment

HK 10th day – 山顶,天星码头

下班以后跟同事打车上山顶,在一家The Peak Look Out 的餐厅吃饭。灯光很暗,就是你哭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几乎每次来香港都会上山顶。 然后坐双层巴士下山,还是二楼的第一个座位,这是我最爱的事情,一直坐到海边。 天星码头,两元的船票,从中环到九龙,还没到星光大道,坐在海边,聊聊婚姻。 从九龙打车回到谢斐道,这晚就结束了。

Posted in 职场, 旅行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