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1

盖小咪很懂事

前天妈妈对我说话语气重了, 盖小咪皱着眉说:”婆婆你不要说了, 她是我的妈妈. ” 昨天盖小咪想把豆豆倒进盒子里, 问我行不行.  我说行, 他把小手指竖贴在嘴唇上小声问:”会不会不卫生?” 前天盖小咪说:”我想便便, 把我的便盆拿下来吧.” 妈妈问他, 你不是不肯用吗? 盖小咪说:”你不是累吗?” 盖小咪和盖老咪到外面堆雪人, 盖小咪要带一个雪球回家给我玩.

Posted in 素年锦时, 陪你成长 | 1 Comment

雪一直下

周日上午还飘着雪,我和盖咪父子下楼打雪仗,很久没有这样玩疯了,盖小咪被扑面而来的雪弹弄哭了,哭的很伤心。 后来John来了,我和盖老咪一致对敌……这仗打得,累得我手脚发软。 盖小咪在滚雪球,第三张照片最左边像7仔那个雪人才是我们堆的 ^o^

Posted in 素年锦时, 陪你成长 | 1 Comment

第三场雪

盖老咪推的雪人,我说怎么还是那样怪,他说,我们家的雪人有斗篷。。。 今天起得很早,拉开窗帘,看见整个世界又铺满的白雪 和盖老咪一起去家长会,沿着小河,在宁静的白色小路上狂奔; 回来的路上我们散着步,我放着手机里的音乐,周围很安静,只有那首Beautiful in White和脚下的踩着雪的唰唰声。 盖小咪很懂事了,昨天降温,他外婆要把背心脱下给盖小咪,盖小咪说,婆婆,不用了,你给我穿你自己就冷了。 前天下午请了假,一家三口去打预防针,盖老咪去幼儿园接盖小咪,盖小咪坐在后座,他跟盖老咪说,爸爸,你在前面转个弯吧,你把我先送回家,你自己去医院找妈妈,我很勇敢,我一个人在家没问题。。。一下车他就跟我说,我肯定不打针,我一定不打针。。。叨叨了一路。打针前,护士问谁先打,父子俩相互推让着,我勒令,爸爸先打!墨墨等下打! 盖老咪很配合,一直露着亲切的笑容,盖小咪转身就要开门出去, 他说,我还是不打了,我先走了。然后被我抱回去把疫苗打了。盖小咪哇地哭了,后来问他为什么要哭,他说,哭也疼,不哭也疼。。。 最近老咪买了些朱赢椿做的几本书,每天睡觉前我们就一起看。我问盖老咪,如果有天我不见了你怎么办? 盖老咪说:我就变成一架飞机 干嘛呀? 变成飞机去找你啊~ 找我干嘛呀? 找你一起看书。。。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54 Comments

下班

消防培训的时候我质疑国贸III的电梯,物业经理说,放心,这套设备是全世界最安全的。。。 下班一个人坐电梯,还是很害怕,从41层摇晃到32层,再从32层摇晃到1楼。一直摇晃,解释说是风太大。 昨晚11点坐出租车回家,一上车就闻到司机酒驾,不断急转弯,猛刹车,冲黄灯 国贸到家6公里,10分钟 -_- 某天下班高峰,我开车整整开了2.5小时;某天10点半从家出发,到国贸花了整整 1 小时。

Posted in 动荡 | 3 Comments

尽力

Gap VS Armani 再 VS Coach 一副Coach的新款眼镜,怎么看都没有特别,但还是买了,跟以前买的三副眼镜大同小异,自己都觉得闷,但找不到更合适的了。 卡布奇诺 Vs 拿铁 午餐后为自己冲咖啡,先加奶,投进一颗味道最淡的咖啡胶囊,小杯的分量,打泡泡,加入黄糖,很香。很多年不敢喝咖啡了,怕过敏,但这样淡的就没事。Yolanda说卡布奇诺的泡泡比拿铁要多,除此以外我喝不出分别。 今天我跟Nancy说,人生就像一杯卡布奇诺。Nancy问,怎么一样,卡布奇诺有甜的味道? 其实我是想说,卡布奇诺是杯具里充满泡沫…… Nano VS 小音箱 洗碗的时候听着音乐时间会过得快些,我讨厌洗碗,所以动作很迅速,从收拾到打包好垃圾只需要10-15分钟,所以经常摔坏碗。听着音乐就不觉得自己在洗碗了,慢一点,学习喜欢不喜欢的事情。 赶时间 VS 停步 上班,或者下班的时候,经过国贸的溜冰场,总忍不住停下来,趴在玻璃围栏上看小朋友们溜冰,太优美了,伴着音乐在冰场上翩翩起舞,旋转,优雅地着地,丝丝的凉气升上来,贴在脸上。

Posted in 日志 | 4 Comments

阴霾

41层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我说是雾, Michelle说是阴霾.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一口百利甜

TX送的放在冰箱里还没喝完 怕醉,想喝,就一口,怎么会这么浓,可能是太久没喝酒了,一点酒精都觉得和白开水太不一样 在网上买了条白色的长裙,16小时就送到了,凡客的快递员总是很有礼貌。这类裙子从来没有穿过,不如去趟爱琴海? 盖小咪很吵闹,跑来跑去,盖老咪做了一张弓,教他射箭…百无聊赖,翻看了几本书,突然又想进藏,或者长途旅行? 昨晚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如愿进了一家时尚杂志公司做编辑,同事对我都不错,但突然吓了一跳,才2.5K月薪…… 在梦里我都无法放弃拥有经济独立能力的工作,何况现实.  怎么开始一段悠长的,可以远走一个月的长途旅行。 John从江门放寒假回来了,他说想清了很多事情,这几个月,觉得他成熟了,跟以前不一样了。他说北京有种魔力。

Posted in 动荡 | 3 Comments

元宵

 盖老咪下载了好多集《鼹鼠的故事》给我和盖小咪看,里面好欢乐啊,小动物们哭的时候很伤心,笑的时候很开心。公司的女生们小时候都看过了,我没有看过,现在每天看。 晚上婆婆来电,说我在东北出名了,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好媳妇。婆婆的宣传很给力,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元宵那天和盖老咪闹别扭,他等我下班,我高高兴兴跑下楼,他却冷冰冰的,我就不理他了,盖老咪哄了我一回,但我心里还是很难过。外面的烟花很热闹,打仗一样,我们一前一后走着,不等他,会不会这个时候见到仇实同学?那会很丢脸。从来都不会在路上见到他,这下真就见到了。他看看我,看看盖老咪,然后说去买饺子,好尴尬。晚上11点半单挑盖老咪,他说很忙,我不谅解什么的。无理取闹了一会,想想好像是我不对。但这么一个节日就过去了。今天爸爸回广东了,很不舍得。 周五,早上和香港日本VC,SAP2.5小时的培训,下午物业半小时消防培训,累积了一摊活,不断工作,很晚才离开。回家的路今天特别短,想着事情,回过神已经到家楼下。到家盖老咪热情地跟我说了最近他在头疼的一个Project,我想想果然是有难度。不过这些年陪着他,只要他决心做,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晚上偷偷跑去和盖小咪一起睡,整夜恍恍惚惚睡不着,惦记着给他盖被子,快天亮的时候他说要喝奶,我就起来冲奶粉,我歪着脑袋不让他看见我,谁料右手边妈妈问他要不要尿尿,黑暗中盖小咪一直疑惑地看着我,直到灯一亮,他看清是我,就激动地赶我回自己的房间了。 今天轻快地干了一天的家务,收拾,扫地,收拾,扫地。盖老咪缠着我给他理发,看盖老师那么赏面,那只好重新拿起剪刀,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剪好,今天第一次剪刀与梳子结合,还行,盖老师比较满意。他也帮我理了发。 如果我会穿越该多好。 晚上听着在英国经常听的歌,忽然蛮伤感的,时间过的真快,7年了。一切恍如隔世,如梦。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Leave a comment

情人节快乐!

在公司收到包裹, 是一只漂亮的镯子, 盖老咪的礼物! 好惊喜, 真的没有想到~ 很喜欢很喜欢 我们一起五年了…… 今年盖小咪跟我们一起渡过 ^o^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5 Comments

北京的冬天

爸爸临回广东的最后一周,没想到如我愿下雪了,连下了两场,据说过几天还会下雪 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想起老狼的歌:北京的冬天 (歌词)北京的冬天 嘴唇变得干裂的时候 有人开始忧愁 想念着过去的朋友 北风吹进来的那一天 候鸟已经飞了很远 我们的爱 变成无休止的期待 冰冷的早晨 路上停留着寂默的阳光 拥挤着的人们里面有让我伤心的姑娘 匆匆走过的时候 不能发现你的面容 就在路上幻想我们的重逢 *北京的冬天 飘着白雪 这纷飞的季节 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 让我无法拒绝 。。。 今年盖老咪堆的雪人好古怪~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