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1

我的新浪围脖

http://weibo.com/misjulia 很早就注册了,一直没上,上周开始重新玩,觉得还不错。

Posted in 日志 | 48 Comments

追逐 卢沟桥 绿城

周五下班后和盖小咪一起穿着雨鞋在球场的积水上玩,踏着,追赶着,玩得很开心。其他小朋友也想一起玩,但都被她们的妈妈们制止,她们向我和墨墨投来厌恶的目光,跟宝宝说水是脏的。场外围观的男士不吱声,但明显表情宽容很多,有个大爷说“好家伙,痛快!我们小时候也这样玩,多开心!” 周六恩墨科技搞活动,我开车带着妈妈,三姨和盖小咪去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还去了卢沟桥,觉得宛平城挺好的,很宁静,两岸的村民往来都要经过古老的卢沟桥,小时候课本描述的石狮子终于就在眼前,不远处是我们每次去绿城必经的现代大桥,与眼前沧桑形成鲜明的对比,还记得两年前盖老咪去北京理工大学演讲,回来路过这里,看到卢沟桥上的明月,跟随了我们一路。 而盖小咪在纪念馆留恋在平原战役和地道战的激光成像电影里,怎么喊都不肯离开。而刚买好票进了卢沟桥的地盘,他就睡着了。回到房山已经是傍晚,去超市买菜,晚上三姨和妈妈下厨,Eygle他们很晚才回来。晚餐和kamus一家三口,我们一家三口,妈妈,john和三姨,国相一起吃的,很热闹。然后在绿城散步,荡秋千,看星星,郊外的风很凉,三姨说她第一次荡秋千,第一次玩滑梯,可能不是第一次,但以前的多不记得了。 沙发已经送来了,躺在上面,用Ipad搜些老歌,既幸福又心酸,越来越觉得时光飞逝的感觉刺痛,脾气开始变古怪,有时候知道那样说不好,但忍不住冲口而出。日落前去绿城的另一边看看,那边很漂亮啊,有个长型的人工湖,还有很大一片绿地,像MIT那样的,小朋友和狗狗在草地上追逐,玩飞碟,放风筝,很热闹。绿城似乎很大,走很远还有,有很多个区,每个区都是绿色的。越来越喜欢这里,于是,如果要把这房子卖掉,我能想象我一定极不舍得。 妈妈说,在这边住很放松。看她心情很不错。如果爸爸也在该有多好。周日有夕阳陪着开车回城里,才1小时,很棒,以前就不应该走长安街。晚上在家看电视的时候,第一次被盖小咪敷衍,向我平常敷衍他一模一样,百感交集。

Posted in 素年锦时, 陪你成长 | 1 Comment

6月23日暴雨北京

下班的时候同事劝我晚点再走也许能躲过状况最恶劣的傍晚.  但我一心只想回家, 尽快回家, 无论如何.  接到妈妈电话, 说开车来接我, 我说算了, 外面超堵车; 接到盖小咪的电话, 说妈妈快点回来, 我好想你. 抱着各种最坏的打算.  但只如往常的下雨天, 坐三站地铁, 步行20分钟, 虽然有点冷, 但还是很顺利回家了. 微博, 新闻, 同事的描述, 所有都变成只是传闻. 刚还听Nancy说有人不幸遇难了. 网络的图片, 贴着纪念这一天 积水潭地铁站

Posted in 动荡 | Leave a comment

父亲节 新家

父亲节,盖小咪亲手给盖老咪做了一个相框和一只软陶捏的手表,好羡慕啊。。。 周六,盖老咪拉上妈妈、三姨、 John、盖小相、盖小咪、我,还有尾箱满满的东西,奔房山开荒,到了马上找钟点工,物业说,最少得提前两天预订 -_- 没想到盖小菊和丰丰也到了,他们前天登记结婚啦!丰丰突然变成盖小咪的姑父,然后邻居哥们Kamus和TX变成了亲家……关系好复杂啊。Kamus家十分得瑟,豪宅啊,早知道一起装,对比一下,我们家好像没装修过似的。盖小咪虽然更喜欢薯薯家,但他更愿意呆在自己家里,他跑啊跑的,上上下下,很开心。 干正事,盖小菊加入劳动大军,艰苦的开荒下午2点开始,傍晚6点结束,太累了。不过虽然累,心情很愉快,妈妈她们也很开心,大家都很努力。我大吆一声,下班!邻居就过来了。丰丰和盖小菊请吃饭,我们两家人开了三辆车到良乡,大包间,14号人。张小事超可爱的,盖小咪一直绕着包间跑来跑去,小事儿很警惕地左右看,眼神耳朵不离盖小咪。他好乖啊,盖小咪虽然调皮,但也很乖的,讲道理,希望小事长大点以后可以跟盖小咪成为好朋友,像他们爹爹一样。 晚上我们就在房山过夜了,这小区还是很赞的,很大,环境很好,保安友善,虽然安静得很,但一个人出来去超市也不害怕。好喜欢这里,虽然路程远(这次比较顺利,1小时多点就到了)下周我们还想过去住住,现在家具还很不齐,还有好多东西要添置,先上点照片,等以后打点好了再好好拍。 感谢艰辛开荒的七位战友! 更感谢妈妈和三姨周末的美食和辛劳,感谢远方的爸爸、公公婆婆。

Posted in 素年锦时 | 2 Comments

中国电影博物馆 & 798

周日全家去了中国电影博物馆, 身份证或者驾驶证免费换票, 一进去觉得很有感觉, 菲林似的楼梯环在气派的博物馆里. 博物馆电影发明史部分里有小朋友喜欢的部分, 盖小咪很开心. 三姨特别有兴趣, 我们去得晚, 她看得有特别仔细, 以至于一小时只看了两个馆. 想以后有时间再去好好看看. 出来以后以为带盖小咪去798看看那个废铁造的变形金刚, 但我们都被其他艺术雕塑吸引了, 很晚才去找擎天柱. 我们在798渡过美好的傍晚, 有个馆展览”富春山居圖”的复制品, 没想到三姨对这画也有一定了解. 她喜欢这里, 盖小咪第二次来, 挺开心的. 而我都忘了我来过多少次了, 每次都有惊喜. 佩斯北是我们其中一个艺术画提供商, 他们租的地方还真显眼, 里面只挂了4 副岳敏君的作品, 真有钱啊~~~ 没带相机, 用手机拍的, 凑合看看吧. 电影博物馆 798

Posted in 陪你成长 | Leave a comment

大美青海湖

CA1262离开西宁,在飞机穿越云层之前俯视底下连绵高原地貌,没有植被,却忽然之间穿插出一带带的绿洲,辽阔壮观。飞机剧烈颠簸,我们拉紧了手,相视无奈地笑。眼泪模糊了视线,忽然觉得不舍。大美青海湖,于我,大爱,可能大概不是湖,而是水里倒影的云,在公路上驰骋的马帮,夕阳,那个靠在我怀里的藏族小女孩,日出,路遇的微笑,丹霞地貌里的绿洲,清澈的黄河,还有西凉驿。 在高原地区行走,稍微不注意皮肤就会被晒得黝黑,旅途约见的一个女生,环湖骑行的时候晒伤了,鼻梁和脸颊都掉皮,她说很喜欢别人脸颊的高原红,没想到见是阴天,扯下脸罩,半天就被灼伤了。她笑得如此灿烂,用手指抚弄着伤口。而我此刻在敲字的双手,又干又黑,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Eygle满脸胡茬子,跟我一样,头发凌乱,从头到脚风尘扑扑,背包扩充到50升,负重是旅行的一部分,拉萨驴友的短信,疯狂点别留遗憾。而所有的这些,便是我旅行的意义。要深刻就要付出,歇斯底里地玩,以此抵抗生活的平淡,偶尔。 西凉驿在石坡街上,门面很小,一不小心就会被错过。要穿过一条小过道才来到西涼驿的院子,停着两辆吉普,继续入内是藏式与前卫碰撞的客厅,这里人来人往,相互交换着信息和情感。我们不一定志同道合,但一定会相视而笑。 天微亮的时候,山东的那个小伙子准备出发骑车去拉萨,我小声地说:“加油啊!”他问你醒啦?!嗯,一路平安。他说谢谢,黑暗中露出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他套上戒指,把东西抱到走廊外收拾。他的女朋友,跟他一起,从山东骑车到西宁,用了整整半个月,到了拉萨以后他们会马上离开,只为一路骑行。Eygle打着酣,上铺的哥们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安眠药的作用很强大,我睡得很好。这一路,很多很多驴友都是辞职来的,静静地躺在床上我觉得很失落,可能我永远不能实现骑车去拉萨的愿望,因为Eygle总放不下他的笔记本,这些电子设备不适合艰苦的长途骑行。而我放不下我的工作,出来一次仿佛是一年之中的盛事。我知道,旅行结束以后,一段时间,我会厌恶我的状态。 旅途遇到的一位先生,40岁退休,他无数次进入青藏之地,足足10年,他教育在瑞典留学的儿子,40岁前要退休享受生活,要不人生就是等死。他跟,你放弃不了工作,就不能得到你想要的自由。但对我而言,自由是好是坏?我判断不了,很多时候痛苦不堪。 “无腿行者”—张庆利,刚好他也到了西涼驿,摇着他的残疾人代步车,从拉萨到西宁,时速15公里。这几年来,他“走”了很多的地方。这次一个户外品牌要赞助他的旅程,估计不久的将来,他就在欧洲出现。我们聊着,要不是知道他缺失了双腿,从外表他不过是个平凡的人,大伙介绍他的时候我大吃一惊,他的确是无比坚强。我们在最初挣扎的时候,他已经为理想踏上路途,只为自由。 沿路遇见很多人,真诚的,有趣的,不知道哪句是真话的,话痨的,沉默的。。。这次我都没问名字,因为知道,很难再见。而西藏的驴友们,至今保持联系。   无腿行者–张庆利 青藏的美,无法用言语表达,无法用镜头最真实地记录,眼球是美景最忠实的粉丝,要体会,你只能身临其境。 我无数次拿西藏跟青海对比,一路我觉得西藏还是最美,但回来以后仔细想想,青海也很美,尤其是有足够的氧气,一路走着,很舒服。西藏的纳木错虽然惊艳,但缺氧,让人很难受。 而西宁,一个居住着许多穆斯林的城市,看似普普通通,但无数驴友在此停留、中转,辐射性地在周边的青藏地区游离,他们黝黑的肤色,是大爱青藏的证据。 好啦,以下写行程,贴照片,照片太多,只能选几张啦! 很喜欢倒淌河、洱海和黑马河,在倒淌河遇见马帮,在洱海骑马了,沿着湖边奔跑,第一次骑马,很high! 在黑马河看日落日出,晚上玩杀人游戏,有个藏民小朋友喜欢跟着我玩,她住的地方非常简陋,但她和她的家人都很开心,我们语言不通,但一直相视而笑。她们家的藏獒很凶,但跟小女孩特别和谐。第二天临走的时候,看见小女孩坐在家门口,没有笑容,我好想再去抱抱她,可是车开了,车窗外看不进来,我挥手,她看不见,我很难受。 鸟岛 门票115,确实没什么鸟,也有玻璃隔着的,鸬鹚岛则独立出来,在观湖长廊的另一边。 不管有没有鸟,图片长廊的照片很美,这里也是观赏青海湖最佳位置,名不虚传,来了青海湖,就别舍不得115元了,值得一看。坐游船出湖,有幸遇到藏祭湖,他们对这天和湖念完一段藏文以后,吆喝着,把带来的青稞、奶酪等祭品抛进湖中。 花了一天时间去贵德,老驴说远不如张掖,没必要。 但为丹霞地貌奔贵德,最大的收获是沿途的惊喜,尤其是黄河,高原的黄河清澈得不可思议,从浅青色向蓝色渐变,浅处可见河床沙石。“黄河之水天上来”,这天上是不是指的就是高原? 至于这段清清河流到什么位置开始变身的??在网上查了一下:从青海省循化县开始变黄,一路杀到山西兴县处的时候,已经很黄很暴力了,等到了下游时,基本变成黑河。 从西宁去贵德115公里,跟俩美女一起包一辆捷达去的,每人100,司机兼导游的老谢人很好,维族人,说做这行10年了,很喜欢,可以跟不同的人交流,了解这地方以外的世界。10年前他被塌下来的煤埋了,差点死了,抢救的时候气管被开过,锁骨之间的伤疤清晰可见。他有空的时候就开车带妻儿去旅游,还去过拉萨。同行的女生一个深圳人,一个上海人,都因为需要长途旅行而辞掉稳定的工作,贵德结束以后,一个奔拉萨,一个奔敦煌。上海的梦梦很高很漂亮,她狂热于对星座与性格的研究,喜欢文学历史。我们五人一路很愉快,喜欢的地方停下来,老谢从来不催我们。 路上买了些比较新的冬虫夏草,20元一根砍价到16,不准挑,抓得时候不准看,抓到牙签细的算你倒霉。 绕过高山,路过油菜花地,穿越丹霞地貌环抱的公路,一道绿洲渗入视线,让人阔然开朗,我们站立的位置挺危险,土很松,稍不留神就把人家形成了千万年土蹭落悬崖下。回程的时候又经过这里,盖老咪喊老谢把车开到山下,依然是那片绿洲,但已经失去从高处俯视所见的那种明亮秀美,所以说距离产生美? 我们终于开到黄河边,从桥上眺望从静静地远处而来的清清黄河,拥抱过小小的绿岛,流向视平线处,在未来的某处开始咆哮,怒放,惊天动地。。。尼。。。玛。。。 最后说说塔尔寺和东大清真寺啦,如果去过西藏的朋友再看塔尔寺,像我,觉得比较普通,Eygle的视觉不一样,他看的是历史和社会地位。 去塔尔寺,门票可以不买,80元,虽说寺庙很分散,且逐个验票,但喇嘛验票很随性,验几张就跑了。但我们无论去哪里,所到之处,只要有人卖票,盖老咪绝对不逃。我想用妹妹给我们办的学生证半价,他也鄙视我,所以,办证的100元算是妹妹白扔了。我是能想通的。 塔尔寺有艺术三绝,壁画、堆绣,和酥油花。 最肤浅的理解: 壁画用各种矿物质磨成粉上色而成; 堆绣show的是一种立体感; 而酥油花,酥油花,包括整个题材里的天堂地狱佛祖妖魔鬼怪。。。全是酥油凝固以后手工做的哦!当然里头有金属框架。每幅作品要耗费10多位喇嘛3个月的时间在冰冻的环境下雕刻而成,喇嘛的手还不能有温度,稍微温暖了就要把手放进冰水里降温。因为不准拍照,只能百度几张图片给大家看看精美绝伦的酥油花,两副作品反复看,不舍得离开。看过酥油花,不后悔来过塔尔寺,还好没听驴友说的,塔尔寺就那样。其实有些地方或者有些事情,不需要完美,只要有感动你的地方就足够了。 因为不准拍照,只好找了几张图片 东大清真寺 周五那天没赶去看大规模的礼拜活动,这天去,以为门口跪了几排信徒而已,没想到,礼拜结束后,三座殿堂里涌出好多白色的信徒,好像牛奶倾斜而出。 散得七七八八我才敢照相,Eygle还俨然一副掩护我的样子。虽然穆斯林很友善,但我也害怕他们不喜欢照相。穆斯林的女人很优雅,她们不能来清真寺做礼拜。 觉得有点奇怪,到了西宁好像融入新疆文化之中,到处都是穆斯林和新疆菜。 离开 来的时候还跟Eygle说,在拉萨的群山中降落就已经很震撼,西宁,没这种感觉,整个西宁就是平淡无奇。 离开的时候,飞机起飞阶段极其晃动,往下看,觉得很美!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日志, 旅行 | 8 Comments

儿童节快乐 端午节快乐 ^_^

爸爸去了欧洲旅游,天天给我和妈妈发短信Update旅程。  而今天是盖小咪第一次在幼儿园过儿童节,我、盖老咪、盖小咪的外婆和三姨婆一起去幼儿园看表演。好热闹啊,米奇和米妮都来了。盖小咪的班表演的节目是–韵律 爵士之风 老师和小朋友们太棒了!家长们看得笑声鼓掌声不断 🙂 午饭后去BITI,John毕业了,我们去给他拍学士服照。今天天气真好啊,太阳很烈,等傍晚再赶去鸟巢拍照,回家已经超堵车,去用了2分钟,回来赶上下班高峰,开了2小时,开懵了。盖小咪嚷着要去大悦城晚饭,好吧,今天他最大! Hannah昨晚给盖小咪带来了很可爱的礼物,小车拉着动物们跑路,还有新衣服和好吃的! 盖小菊也给盖小咪买了很得瑟的墨镜,盖小咪找的最多就是Hannah, John和盖小菊。上周末在北边看家具,盖小咪嚷着去他姑姑家玩,他姑姑给我们做了好吃的。 前天三姨来了北京,带来我最喜欢的,我吃过最好吃的粽子,是两种-碱水粽和肉粽,肉粽里面有元贝、猪肉、冬菇、绿豆、咸蛋黄!这真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粽子。 下面是盖小咪用Macbook拍的。

Posted in 陪你成长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