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1

生日快乐,我们的宝贝墨墨

刚过去的周五是盖小咪的农历生日,盖小相和John一早就过来带给盖小咪礼物。 本来Hannah也过来吃晚饭的,不过她重感冒,她怕传染盖小咪,说不来了。Hannah爱墨墨。盖小咪今天接我电话,还以为是他干妈妈。 晚餐盖小咪一直惦记着他的生日蛋糕。 生日快乐,我的宝贝,愿你平安健康,快乐地成长!

Posted in 素年锦时, 陪你成长 | 1 Comment

暴雨前,爱,绿城

上周末老朋友一家来北京玩,晚饭后带他们去鸟巢,那夜景还是经典的。 转眼间宗源已经长大了,他像哥哥一样照顾盖小咪。 这周六去绿城的路上,电台说会有大暴雨,改变计划,周日午饭后马上启程,要在暴雨来临之前我们赶回东边家里,上了高速就开始堵,随大流第一次在高速公路逆行,提心吊胆。终于是绕上了五环,然后再绕回南四环回家,很顺利。 在绿城看雨该有多美妙啊,可是明天要上班,盖小菊和丰丰也午饭后赶回国际村。  

Posted in 素年锦时, 陪你成长 | 2 Comments

爱。绿城

 老盖开车,突然轻拍我大腿,冲我笑笑。我问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老盖说,你在想念西藏,还想去布达拉宫。^_ 周末结束,盖小咪都不愿意离开绿城了。

Posted in 日志 | 3 Comments

同一问题的恶性循环

看着天空慢慢亮起来,又一个晚上通宵失眠,又是因为空气里的大蒜气息 今晚加班,临睡前我问盖老咪,吃蒜了?老盖委屈地说,晚上吃饺子,蘸的蒜酱。 辗转反侧,于是牵连老盖也辗转反侧; 因为整夜的失眠,接下来的两三晚,神经衰弱,继续失眠。 然后辗转反侧,继续牵连老盖。 然后我就开始犯颈椎病,然后,我俩都口腔溃疡,脸色发黑。 为了打破这个圈,只好吃安眠药,不能吃药的话,只能死扛。或者半夜放弃睡房。 因为睡眠的问题迅速衰老。 这5年总是因为这个问题而产生恶性循环。偶尔老盖就忍不住晚上吃大蒜,或者大葱,或者什么圆葱鬼葱。 很大部分的时候是家人放他面前让他欲罢不能。 有谁知道失眠的痛苦?不吃这些异味的东西不行? 有时候自己都觉得不让吃对他不公平,没有人权。 但那么谁对我的睡眠负责?谁对我的身体负责?我真的很讨厌很讨厌这些东西在我睡觉的时候散发的气味。 失眠的时候自杀的心都有了。

Posted in 动荡 | 8 Comments